shutterstock_175903370

前段时间,我感受到了清理书架的紧迫性,因为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塞进书了。于是我想到将其中一批旧书处理掉。我的一位朋友说,两种方式最简单,扔掉或以极低的价格出手。

捐给图书馆?量太少图书馆不会接受。因此只剩扔掉或低价出手两种方式。

扔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比如《用爱经营: 英格瓦•坎普拉德谈宜家》。这是我以高于定价三倍的价格从二手书商那里买来的,如今已经绝版。对于跑零售的记者来说是一本很不错的教材。

再比如英国纯文学杂志《格兰塔》。这算是我第一次参与纯文学翻译,是我迈进梦想的文学殿堂的第一步,虽然从此以后梦想破灭。

再比如我策划的《风沙星辰》,为了包装好这本书,我找了一个很有名的法语译者,并为此等了半年时间。

Worst Journeys, 这是一本知名旅行作者倒霉旅行经历的串烧 ,是我在泰国一家二手书店买来的,充满了旅途的美好回忆。

不愿扔掉,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低价出售,快速出手。

但该到什么平台上卖呢?我的朋友提议豆瓣二手转让。

这次主要出让的图书是文学类、社科类和生活类,相对来说,聚集了一帮文艺青年的豆瓣确实是一个定位比较匹配的平台。不过豆瓣有一个问题:一是无法及时聊天,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豆瓣上的文艺青年多不靠谱。

58 同城不失为一个不错的二手物品交易平台。我曾经在这个平台上以不错的价格出售过不少电子产品,比如二手诺基亚手机、布鲁斯口琴、储物箱。但在这里我也遭遇过重创。我曾经将 10 多本二手书挂在 58 同城出售,但前来咨询的人只是想买一本书,还希望包邮。

因此 58 同城这一选项被排除掉。赶集网就更不用说了,从来无人问津。

只剩豆瓣一个渠道。

我一边将这些图书在豆瓣的二手转让里标记,一边将书名、内容简介、豆瓣页面同时粘贴在云笔记上。

在我标记完所有转让的图书后,我突然想到,我的一位记者朋友可能与我的阅读趣味相似,于是我将云笔记链接分享给她,没有想到,不到一分钟她就做出回应,一口气选了七本书。

这让我意识到,以创业者、投资人、媒体、公关为主的我的微信好友圈,有可能是比豆瓣更为精准的渠道。尤其是公关、媒体,可能会有类似的阅读趣味。于是我将链接分享到朋友圈。果然,不到十分钟,几乎所有的图书都被订完,并且不少人在下面感叹:喜欢的书都被订了。

接着我迅速准备清理书柜第二季。

在准备清理书柜第二季的时候,我没有再上豆瓣二手转让,因为第一季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在豆瓣回复我。(过了几天仍旧只有一人回复)

在第二季的时候,我不只是将书名、内容简介、豆瓣页面简单地罗列,而是将它们分门别类,并以一句标语提炼每一类图书的收获。整理完后,我将链接分享到朋友圈。

不到两分钟,一位土豪出现包下全场,而这位土豪居然是我替我补了六颗牙的牙医朋友!

这真是出乎意料。他说,他最近正好想看点书。我只好很可惜地告诉几位后来才留言的朋友:本次清仓已经结束。

如果把这些旧书当作一个产品,那它的特性是一个文化消费类产品,属于娱乐用品,定位的人群则是 20 到 40 岁之间,比较喜欢文艺、旅行、音乐、艺术。在定价上,1 元定价实在太低,找钱麻烦;10 元定价太高。因此以 5 元的价格尽快出手。

接下来是通过产品定位测试合适的渠道,并找到最有效渠道,集中火力。同时介入品牌包装。比如,在第二季的时候,进行分类罗列、感性的标语。就这样我找到了种子用户,并完成了交易。

我像唐僧一样啰嗦了半天,是因为在我与创业者接触的一年多当中,一些有创业想法的人和早期项目团队会困惑早期用户从哪里来,或者到底卖给谁,困难该怎么解决?

所有的产品都涉及到定位、定价、找渠道、不断改进产品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不断调整、摸索,最终找到一个自己的最佳方案。

我的一位好朋友,技术出身,准备做一个农村土鸡蛋的网络品牌,在开发半年之后这一项目宣告结束,原因出在生鲜物流。我还有一位好朋友,准备策划一个水果电商品牌,这一项目还没上线就不了了之。

项目在进行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即使是拿到融资的公司,还有投资人跑出来大喊警惕 A 轮死、B 轮死、C 轮死、D 轮死,对于还在早期或萌发中的项目,腹中死的概率就更高。更何况,就我与创业公司交往一年多的经验来说,早期比拼的是产品,越往后才是更大的较量。

因此,在创业初期遇到困难的创业者,不要因为一些困难就气馁,这可是一场超级大富翁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