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周过去,足记凭借着一招鲜吃遍天的 “大片模式” 仍然坚挺在 App Store 免费榜全榜 Top 1 的位置上,并且一周之内,微博相机、友拍(人人旗下图片处理应用)都直接抄了过去,Camera360 更是推出了 KTV 模式的字幕效果。

直到今天才写这篇是因为我想看看这款被” 富有经验” 的媒体同仁纷纷拿来和脸萌、魔漫类比的,属于那种过把瘾就死的 “现象级” 应用在一周的风头过去后,究竟还能有多大的话题和后续的生命力。

事实证明,我们很多的担忧纯属个人偏见。无论脸萌还是种种 2013 年以来被人贴上了昙花一现标签的 APP,它们的生存状态其实都比我们想象的要好。毕竟有一个用户基数在那儿,只不过产品未找到新的爆点所以暂时不足为外人道也罢了。

况且足记从根上就和脸萌魔漫们完全不同,不能直接类比。足记的 “大片既视感” 是个瓶子,供不同的用户装不同的东西进去,你是小文青能装一米阳光,他是大糙汉能装一桶啤酒——本质上是用户自产内容,而后者这种永远只提供一张脸,他们得自己绞尽脑汁捋光头发变花样的岂能相提并论?足记这个瓶子如海洋般辽阔且无穷尽,脸&魔呢?

足记的 “大片既视感” 是个极佳的切入点,事实也证明了确实很成功,如淘宝爆款,但如果足记的价值仅仅是 “用户只需要用它生成一张图” 的话,这种披着借鉴羊皮的抄袭是很危险的。足记怕被抄么?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从它这个 IDEA 的起源谈起。

加拿大摄影师克里斯托弗·马罗尼曾亲赴多个电影取景地,放置相同场景的电影剧照之后,重新拍摄,生成叠加效果。比如奥黛丽·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里曾经驻足的珠宝橱窗,或是让·雷诺在《这个杀手不太冷》里居住过的纽约街巷,Christopher Moloney 将这些场景的实拍照片与电影剧照透视重叠在一起,画面感极强,亦为他在网络上吸引了大批拥趸。

325

创始人杨柳正是 Christopher Moloney 的粉丝之一,足记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普通用户都能够体验 Christopher Moloney 的玩法,带着足记完成的旅行记录,便成为一本电影圣经。按照这一产品逻辑,用户既要热爱旅行,又要对电影耳熟能详,堪称窄众。上线半年内,“足记” 的用户数量仅五位数。改变,始于 2.1.4 版本。增加横向宽屏拍摄、滤镜优化效果、添加中英文字幕等功能之后,足记不再是 “旅行+电影” 了。它使得那些无力去负担 “像电影一样去生活” 的成本的文艺青年,只要免费下载应用、碰触几个按钮,就能轻易满足假装活在电影里的诱惑。

足记这个出生没多久的小屁孩儿,跟走在前面的大孩子甚至成年人们在一片红海里,无论怎么拼,几乎都没有胜算。但要是拼 “大片既视感”,天下之大,没啥对手。为什么前面说足记不怕抄袭,因为任何第一名,在占领用户认知后,只需要做到最好,一直最好,就能巩固江山——别人怎么抄,都是东施效颦,还会变向帮足记做宣传。

至于说足记要做的事情,目前如果让我来,我会深耕细作 “大片既视感”。比如:怎样保证生成图的质量跟原图一致?怎样让翻译更加精准?怎样打造更逼真的电影感滤镜应用在软件中?等等,总而言之,围绕着 “大片既视感” 下功夫,做出让城乡结合部的小芳随手拍一张村口小卖部的照片,出来的效果都跟张艺谋拍的一样。这样一来他们的忠诚度不用愁了,他们还会普大喜奔替你宣传。

这样就够了么?不够。但因为大多数用户,其实没什么追求,审美也都很次。所以你要问风头过后,足记该怎么办?拿什么充分的不卸载的理由给用户?其实,打开足记,有一句话映入眼帘——“像电影一样去生活”,深挖这句话,便是答案。

关于 “足记现象”,有些来自业内的评价,或许也值得一听。

前网易相册产品总监、旅行游记应用蝉游记的创始人郭子威(纯银)对足记的定义是 “一款快速流行然后快速消失的产品”,在他看来,旅行社交本身获得市场认同的可能性相当低,而向娱乐工具发展,足记可能又缺少团队基因,所以 “生死一线,横竖都难”。另外,郭子威还提起了画中画这款 App,“一个月横扫 App Store 十几个国家的摄影榜 NO.1,风头无双。一个月后音量渐小,3-6 个月后几乎从市场消失。工具的品牌沉淀和使用习惯是决定性的。”

迅雷的产品总监兰军(BLUES)认为足记高度符合完形心理学——这是一个起源于德国的心理学派,强调经验和行为的整体——“它的法则意味着人们在知觉时总会按照一定的形式把经验材料组织成有意义的整体,所以足记正是利用用户对于电影的经验,产出了具有共鸣的作品及传播”。但是兰军同样认为,足记如果要往关系和平台方向发展,“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罗辑思维 CTO 快刀青衣建议足记应当瞄准的不是旅行爱好者这一群体,而是 “想用旅行来秀自己来装逼的群体,甚至可以尝试虚拟出行”,如果完全定位在真实的旅行社交,“那么未来的路子会比较窄,特别是变现之路会特别艰难”。

来自网友们的论点:

「时至今日,如果一个应用程序还是靠病毒传播的方式发展,那么它可能注定会失败。现在虽然很流行,但其在现实市场中也就意味着那些大量下载又被秒删的应用,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谁不想成为像 Snapchat 一样估值 150 亿美元的社交大鳄呢?但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地消失了。」

足记和开复推荐的啪啪等是一样的问题,从一个场景切入用户需求,因其短时间的唯一性迅速获得了用户的关注,刷爆了朋友圈,人与人关系的带动和猎奇心理迅速让这款 APP 火爆,但是随着其他摄影类 APP 添加该场景,他就会失去自己的特色和对用户的吸引力,若转型不成功仍会很大概率泯然众人。

整了那么多,乱七八糟指哪儿打哪儿,读到这里的朋友们受累了,希望可以带给大家一些思考吧。最后,衷心祝愿足记 FotoPlace 能够成功,因为,我真的希望看到大家都成功,而不是看别人失败了自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