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现任真格基金投资管理副总裁
刘元现任真格基金投资管理副总裁

一见面,我就为自己的迟到道歉,好在,刘元似乎并不在意。“刚刚采过一家做睡眠监测的智能硬件公司,感兴趣么?”“嗯,可以介绍聊一聊啊。” 他的语速很快,虽然已有多份社会实践以及工作经历,但和 89 年生的大多同龄人一样,说话时眉宇间会透着些许稚气和清澈。

刘元是一名地道的学霸,初三通过英语四级,数学、物理和英语竞赛获得全国一等奖,去美国读大学时获得 16 万元的全奖,甚至还被母校拉横幅表扬。

“因为是走学霸路线,老师都很惯着我,所以,在同学们准备高考我做 SAT 的书时,并没有被质疑。” 在国贸附近的一家星巴克里,坐在我对面的刘元笑着说。刘元长发微卷,穿一件深色 T 恤、牛仔裤,戴一副黑框眼镜,身旁是一个鼓起的黑色双肩包。

“如果考了第二,我就会去找卷子,老师一定是批改错了。”

“有一次,确实发现了这样的错误。” 卷子错误修正后,刘元重回 “榜首”。喜欢沉浸在书本中的他,有时会产生强烈的孤独感,很多个晚上是在看电影还是看书的选择焦虑中度过。初中快要结束时,他尝试了新的东西,做 “文青” 弹起了吉他。

美国文理学院华盛顿和李大学读书时,刘元依然把学习排的满满当当。最多的一个学期,他选了 9 门课,“反正选修课不要钱,就拼命的学习。” 此外,他还申请到了弗吉尼亚军校的学习资质。他的观点是,“什么都学一点对提升人格、技能的完整很有帮助,我学天文、地理、政治正是如此。”

学生时期的刘元还去越南做志愿者、日本做交换生、证劵咨询公司做分析员,甚至还找了份美国参议院的全职工作。“在参议院时,我除了接听访问电话,还要做立法方面的助手,查文献、处理邮件。” 聊到这些时,刘元显得有些兴奋,这让他想起曾经在电话里出现的那些怒气冲冲状告政府的声音。

555415df3247c

小时候没有太多追求,读书的标准就是考试。到了后来,做出正确的选择往往就意味着成功,比如创业。

去年 10 月份加入真格基金前,刘元曾在一家美国风险投资基金公司 Greenspring Associates 作高级分析师,负责风险投资基金母基金投资,及成长期公司的直接投资。他还看过不少 C 轮、D 轮项目,并以 1500 万美金左右的规模直接投资。“从社交的角度来看,那时已经到了一个至高点了,认识的都是市值几亿美金公司的 CEO。” 他很感激 Greenspring 能让刚刚 20 岁出头的自己就拥有这样的体验。

刘元初次见到徐小平(真格创始人)是想请徐以 LP 的身份注资 Greenspring,但由于某些原因并未谈妥。不过,正是这样的机会让他结识了真格以及安娜(真格总经理)。

“这么牛逼的人我们非要投,虽然看不懂他在做什么。”

刘元很喜欢真格展现出的平等、民主和开放。“徐老师和安娜就像父亲母亲一样,也是我们的真 Dad、真 Mom,” 刘元突然放慢了语速,顺势喝了一口果汁,“徐老师看到某个人的办公室,就会去聊半个小时,或 1 个小时。看到做财务的同事由于工作原因无法外出,徐老师会说,我可以做些什么才能让大家更兴奋呢?” 刘元经常因为备投公司和徐小平争的面红耳赤,而这也正是真格倡导的平等,即上下级间并无等级区别。

刘元入职真格半年间,共主导了 8 家公司的投资。在投资理念上,他认为 “人” 更为重要。“有一个 88 年毕业的北大女孩,去了 7 个国家打工学沙拉,回国后在上海陆续开了 3 家沙拉店。我们联系见面当天就敲定了,” 他说,这个女孩基因里面对沙拉的热爱、意志的坚定是投资的主要原因。

“在中国吃沙拉的人还是少数吧。” 我问。“不能这样理解。比如我们现在是 3% 的人吃,未来只要到了 8%,就是在人口基数上的一次大的提升。” 他说,沙拉店在上海已人满为患,需求确实存在,但不知道这种需求在北京、郑州等城市是否一样存在,“我们投了很多吃的公司。我认为,在中产阶级消费升级的过程中,这些公司是有机会的。”

“孙天齐是一位获得过多次 NOI 冠军(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并拥有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清华教书等经验的创业者。” 刘元把孙介绍给徐小平时,徐说,“我看到你翻译了《图灵传》,你英语一定很好。”“英语好不重要,翻译这个的关键是要中文好。” 孙的回答让徐有些震撼。

孙的创业项目当时只有设计手稿,想要达成的愿景是,机器人头上顶着的一棵菜,遇见阳光会自动吸收,遇见水会自动浇水。“看过这个项目后,我们团队普遍表示它太虚幻,没什么用,我是没看懂,所以后来决定不投了。” 刘元说。但在第二天,徐主张跟进,徐说,“这么牛逼的人我们非要投,虽然看不懂他在做什么。”

创业的终极目的,是对短暂人生的恐惧

“如果你去创业,会瞄准哪些方向?” 我问刘元。他笑着称自己身无长物,最大的优势就是什么都懂一点,但不精,“如果没有进入投资行业的话,会去报班充电,或者做名记者、作家或者老师。”

有关创业这个名词本身,刘元的看法与我类似,开办公司只是狭义的理解,广义的理解或许更为准确,即突破自身,找到未知的自己,“如果你想做到财务自由,只能选择创业。但如果想要赚钱,创业很不靠谱。创业的终极目的,是对短暂人生的恐惧,是想要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