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

滴滴司机的雇佣性质曾经引发过一些争论,从表面上看,司机早已经是平台的全职员工,但他们不会和平台签订任何合同或协议,也无法享受相应的员工福利。而对滴滴来说,这种方式能为他们省下一大笔成本。“综合各种各样的开支,企业为一个员工承担的额外支出差不多将近 50%。” 小劳易管的创始人李冠志告诉动点科技。他认为这种趋势为这款产品提供了可能性,从目前来看,一些劳动密集性企业确实开始尝试增加非全职员工的比例,比如餐饮行业或是制造业,各种各样的地推、营销活动带来了旺盛的兼职需求。

李冠志觉得企业在管理兼职员工时多多少少会面临一些问题——由于非全职员工很少与企业签订正式的合同,当出现工伤或劳务纠纷时,企业往往束手无策。另外,“吃空饷” 的问题在营销活动中也时有发生,“公司做地推肯定会招一些兼职人员,尤其是在好几个城市做地推,可能有的地区的城市经理就会只招 20 个兼职,但是汇报里写招了 40 个,多出来的预算就进自己口袋了。” 李冠志说,另一方面,由于兼职的特性,类似代签到的现象也会让企业头疼不已,全职员工的管理方式在管理兼职员工时往往杯水车薪。

“小劳易管的很多功能跟其他企业管理产品确实有重合的地方,但整个产品的设计逻辑还是以兼职员工管理的思路进行。” 李冠志说。比如签到、外勤打卡这类常见的考勤功能和代替任务模块的排班表,在同类产品中都相当常见。比较有特色的地方在于薪酬管理,由于兼职员工的流动性很大,报酬往往会按周甚至按天结算,小劳易管提供了一个可以逐级递交、实时审批的薪酬单系统,配合之前的考勤验证,可以为企业节省很多现场监控成本。另外,产品还提供了一个商保管理功能,它主要用来系统化的为兼职员工投保,当类似工伤这样的意外发生时,保险公司会在第一时间介入。屏幕快照 2016-08-24 00.06.27按照管理人数划分,小劳易管有从 “标准版” 到 “钻石版” 四个版本,每个版本都需要企业按年度付费。另外,小劳易管还会为企业提供兼职人员的招募服务,以钻石版为例,它能管理的员工没有上限,并且拥有 500 个兼职员工的招募服务。目前,大概有 60% 的客户都是小型公司,而大企业的比例大概在 20% 左右,比如美团和格瓦拉这类经常做营销活动的互联网公司。不过对于具体的运营数据,李冠志表示目前尚不方便透露。

在国内,类似的产品并不多。在今年六月,英国创业公司 Lystable 宣布自己完成 11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领投者是 Peter Thiel 的 Valar Ventures 和 Goldcrest Capital,这家公司在当地提供非全职劳务管理服务,目前他们拥有 60 多个企业客户,包括谷歌、经济学人杂志、Airbnb、CNBC 和 MTV,他们每周还管理着 2 万多份合同。另一家美国公司 Work Market 在去年一月获得了 200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他们为企业客户提供自由职业者和承包商资源的一站式 Saas 平台,功能包括查找,核实,管理,雇佣,支付和评价被雇佣者——这与美国的市场环境不无关系,根据自由职业者联盟(Freelancers Union)此前的调查,美国每 5 个非自由职业者中就有 4 个表示愿意从事有酬劳的自由职业。他们预计到 2020 年,自由职业者的人数就会超过全职职业者。

在中国,市场是否支持这样的商业模式,也许还存在疑问。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对于精打细算的企业来说,每一个员工承担的工作都不算轻,因此他们更倾向于雇佣全职员工,而非流动性很大的兼职员工。从小劳易管公布的信息来看,美团网、优步和格瓦拉这样的合作伙伴,其运营模式决定了他们对兼职员工的管理需求,但类似的公司并不算多。对于更多企业来说,也许他们更愿意把钱花在对全职员工的管理上,毕竟他们创造的价值更高。不过另一方面,兼职的市场在欧美国家已颇为成熟,在中国,类似的趋势也在逐渐显露,这也许会带来更多机会。

此前,小劳易管获得了今日资本数千万元人民币的 A 轮融资,他们希望能在年内完成新一轮融资。

注:具体融资信息由受访者披露,动点科技不为其做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