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

罗辑思维撤资 papi 酱”,恐怕是昨天最引人注目的新闻了。就像一场大戏,当初双方的合作轰轰烈烈,这次分手也同样弄得 “满城风雨”。在纷纷扰扰的传言、讨论和质疑的包围之中,大戏的操刀手、papi 酱的合伙人杨铭终于出来发声,确认了罗辑思维退出的消息。

在杨铭给到媒体的官方回复中,列出了以下要点:

  1. 关于捐款与学校的联系从未断过本月刚刚收到全款明年开学会发布捐款细则
  2. 关于罗辑思维在明确 得到业务后他们原价退出了所有的投资项目我们只是其中一家
  3. papi 视频微信阅读均为百万级在微博上更有数条播放量过亿粉丝数全平台仍然在增长微博粉丝数已经过 2000
  4. 广告业务开展后已经合作了欧莱雅集团欧莱雅美即闲趣露怡汤臣倍健接下来你会看到 papi 跟几个国际大品牌的合作以及某位国际顶级导演出现在 papi 的视频中
  5. 关于 papitube 一切都在探索,papi 也不是一下就红起来的……短视频这件事在中国还很漫长。

这则信息量颇为丰富的回复也发在了杨铭的朋友圈。目前罗辑思维未见回应,倒是罗振宇则在这扬铭的声明底下留言:“江湖就这样,别介意。总有人愿意看笑话。”

并不意外的退出

事实上,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可以发现,罗辑思维的退出早在今年 8 月份就已经完成。种种迹象均表明,罗辑思维的退出并非偶然,只是时间问题。

在今年 3 月底的 papi 酱广告招标沟通会上,罗振宇就公开表示 “网红长不了,所以我们要一次性的把未来收割掉,落袋为安。” 回过头来看,这似乎奠定了逻辑思维在 papi 酱投资上的初衷——早日收割,早日退出的 “一次性” 交易。

另外,今年 7 月,罗辑思维 CEO 李天田(脱不花)在演讲中表示罗辑思维要给投资这件事儿画句号,明确专注到 “得到”(罗辑思维的内容变现产品)业务。他甚至用了 “我们的耻辱” 这么狠的字眼来表达后悔之情。

这一点和扬铭在回复里的第二条,正好可以对应起来——在明确 得到业务后,罗辑思维原价退出了所有的投资项目我们只是其中一家。

如果真如扬铭所说,papi 酱只是 “其中一家”,那么罗辑思维退出的投资项目应该还包括:自媒体公众号胡辛束、张德芬,培训机构情商加油站等。这些是罗辑思维在 B 轮融资上亿元人民币之后出手的内容创业项目。而罗振宇和 papi 酱的分手看起来也符合逻辑——这是罗辑思维整个战略转型中的一环。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信息是,“原价退出” 指的是否就是当初投资的 500 万人民币?(根据此前披露的消息,在 papi 酱 1200 万元的投资中,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分别出资 500 万,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分别出资 100 万。)

对此,杨铭和 papi 酱团队方面均未回应动点科技的问题。杨铭方面表示,“这些就得罗辑思维发稿件了,目前正在赶通稿。” 当然,截至发稿前,我们也没见到这份 “通稿”。

papi 酱团队今天早间发布消息称,已经微信和罗振宇本人沟通,他本人的原话是:“我们把所有的投资都撤出了,而且都是原价撤出的,一分不挣。其实就是下个决心,专心做自己的事。江湖各种误读。谢谢关心。”

真格基金接盘?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papi 酱公司剩下的股东有杨铭、姜逸磊(papi 酱本名)、真格基金、光源资本以及星图资本,而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无疑是罗辑思维退出之后最重要的投资者(出资 500 万,持股 5%)。有媒体披露称,罗辑思维退出这些项目之后,真格基金将会接盘。不过真格基金方面并没有回应动点科技的采访要求。

主导真格基金投资 papi 酱的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顾旻曼也表示不方便回应此事,称应该留给扬铭及 papi 酱团队来回应。不过她向动点科技确认,真格基金依然持股:“真格基金还在。”

在此前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顾旻曼就表示非常看好 papi 酱团队。“作为投资人,我可以了解到她的数据增长是非常非常可怕的。视频播放量、粉丝数等在第一梯队里的第一梯队 。” 顾旻曼在谈及 papi 酱的相关数据时,用了好几个叠词来强调其领先地位。她表示,行业里最一线的数据也不过如此。

徐小平本人也多次表示看好 papi 酱,称 “papi 酱是今年投的最好的项目之一”,甚至表示 “papi 酱是轻松版鲁迅,期待在当今创投环境下能帮助 papi 酱成为伟大的商业品牌。”

从目前的情况判断,真格基金应该依然会扮演重要角色。

papi 酱未来怎么上演?

papi 酱团队在给动点科技的回复中表示,逻辑思维撤资不会影响 papi 酱的发展:“逻辑思维有了 ‘得到’ 作为鉴定方向,papi 酱继续奋斗在短视频事业。皆大欢喜。”

不过,对 “papi 酱的变现能力” 的质疑依然接踵而至。

不论是此前试水淘宝电商,还是推出表情包,都被认为是不算成功的商业化尝试,就连此前津津乐道的天价贴片广告,也是过了整整 7 个月之后才得以实现。而相比于动辄收入上亿的电商网红和直播网红,papi 酱依然有差距。此前,papi 酱首次尝试直播,也稳稳的创造了记录,不过在收入方面依然不显眼。

所有的数据都在说明一个事实,papi 酱目前的名气和商业价值看起来并不匹配。

值得一提的是,新浪微博此前发布的一项数据表明,今年微博自媒体收入已经有 117 亿,其中广告收入 4.3 亿,内容付费收入 4.7 亿,而电商收入则达到惊人的 108 亿。可以想见,电商依然是给网红带来 “真金白银” 的最重要渠道。而这一点跟 papi 酱的调性相比,显然又并不符合。

杨铭也没有把电商、直播当作 papi 酱团队的变现渠道,至少在目前不是。此前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杨铭就表示对 papi 酱的直播收入没有什么期待:“就像我们对待微信账号的打赏一样,它是 papi 与她粉丝互动的一个环节,我们的收入不在于此。”

而在昨天的回复中,他把广告推到了重要地位:“广告业务开展后已经合作了欧莱雅集团欧莱雅美即闲趣露怡汤臣倍健。” 按照杨铭的回复,广告业务依然会是 papi 酱的首要变现渠道。而这一点,看起来还任道重远。

现在还没有人能否认 papi 酱在网红届 “数一数二” 的地位,但热度降低是没法回避的事实。挑战在于,papi 酱要么能找到维持热度的方法,要么挑准时机收割红利。此外,重点打造的视频内容聚合频道 papitube,能否借着 papi 酱的粉丝积累和现成经验,孵化出更多不同风格的短视频作者,摆脱 papi 酱一人孤军作战的局面,现在也很难看出端倪。

不过有一点杨铭说得很对,“短视频这件事在中国还很漫长”。而 papi 酱这场大戏,也依然会接着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