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95751583gfg

中国银联在几天前推出了自己的二维码支付标准,包括《中国银联二维码支付安全规范》和《中国银联二维码支付应用规范》两个文件。

在今年 8 月份中国央行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 (征求意见稿)》不痛不痒地承认二维码支付的合规性之前,银联还在大力推广以 Apple Pay三星 Pay、华为 Pay 为代表的 NFC 支付产品 “云闪付”,但四个月之后,银联就已经准备好进入微信和支付宝最擅长的二维码支付了——易观的数据显示,第三方移动支付行业上半年整体交易规模 13.48 万亿元,而交易量排头两名的支付宝和财付通加起来的市场份额达到了 87.5%。

尽管还没有正式的产品,但按照银联的解释,他们的二维码支付的特别之处在于与实体银行卡支付的差异仅在于支付信息交互方式的变化,也就是说,其后台账户仍基于实体银行卡账户。同样,银联二维码支付一端将主要依靠银联自身的 App 以及各大商业银行的手机 App 以及中小支付机构推出的 App,另一端将依靠支持银联二维码支付的终端。还有一点,人们去 ATM 机不用带实体卡,也不需要在手机 App 上预约,只需要通过扫描二维码就能完成取款或转账。

这些特性使得银联与银行的利益高度重合,因为当用户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时,交易数据实际上是绕过了银联的跨行清算体系,银行无法获取用户交易信息——这种现象一直以来让银行很头疼,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各家商业银行都陆续施行了手机银行免费转账,同时向微信和支付宝收取手续费。而在引进二维码支付后,后台清算仍由银联完成,银行获得了全部交易信息,央行则实现对账户资金的依法监控。

同样,银联以一个清算机构的身份推出统一的支付品牌,代替商业银行各自的支付产品,也让银行很有推广动力。在一些特定的场景中,银行的信用与安全性依然能发挥优势,比如对公业务或是大额的转帐。

第三方支付机构同样欢迎这种举措,包括快钱、银商支付、通联支付、拉卡拉和汇付天下等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开始支持银联的支付标准。之前,由于缺少对应的使用场景,这些支付机构难以和支付宝与微信两家寡头抗衡——易观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第二季度,排名第三的拉卡拉市场份额只有 4.40%。

不过,银联得让更广大的商户提起更换设备的动力,过去的几年微信和支付宝花了大力气来补贴商户和消费者,从而建立起成熟的商业生态。从云闪付的运营情况来看,Apple Pay 和三星 Pay 的声浪似乎还是集中在广告和新闻里,大多数的用户在 iPhone 上绑定了银行卡之后,依然选择用支付宝来付款。

《2016 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报告》显示,银联钱包到 6 月末的注册用户刚突破 4000 万,在移动支付榜上排名第四。尽管 4000 万的数量并不少,但还不足以支撑这个推出两年的产品去和支付宝抗衡。

移动支付的推广相当依赖渠道和场景,但对银联来说,他们或许还得多花点时间来塑造自己的品牌形象——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普通人对银联的认知在 “银行卡很多是银联卡”、“POS 机有银联标志就可以刷银联卡”、“银联跟银行好像有点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持卡人都算得上是银联的用户,但没有触及用户的渠道,用户数量就没有任何意义。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则不同,在长时间的补贴和推广中,大多数人已经把他们定义成了支付工具。想要让他们用银联钱包来替代支付宝,短时间内还有点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