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94a0a32d56e4f6dd99a51eb5739b3c

“两年前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去墨尔本旅行,喝到了我人生中最好喝的一杯咖啡。” 咖啡帮创始人黄振隆说,“那家咖啡厅名叫 St.ali。是它让我萌生了将澳洲的咖啡豆卖往亚洲的想法。”

经历了一年的准备期,2016 年 6 月,咖啡帮在新加坡上线,11 月,在马来西亚上线。作为一个精品咖啡豆共享和电商平台,咖啡帮在做的事情非常简单:一头连接着以 2000 多家小型独立咖啡烘焙商为主导,凭借在采购、烘焙和冲泡咖啡等方面的经验,引领了全球精品咖啡交易市场的墨尔本,一头连接着追求精致饮用体验,却苦于海外咖啡豆购买不便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用户。

“想要买到澳洲的精品咖啡豆,有两个难题:一是难找,二是运费贵。” 黄振隆说,咖啡帮就这两个问题提供了一套解决方案。首先,咖啡帮与包括 Auction Rooms、Clement Coffee 等在内的十四家墨尔本大型咖啡馆达成了合作关系,协助他们开设线上商铺,帮助用户进行一站式购买。其次,咖啡帮为高额的跨洋物流费用提供了有效降低成本的解决方案。“一百块钱的咖啡豆,从墨尔本运到东南亚,要三百块运费。” 黄振隆说,精品咖啡豆对冷链运输有很高的需求,运输费用极大地提高了总体成本。针对这一问题,咖啡帮在行业内开创了名为 “Eels”(咖啡厂商的端到端物流解决方案软件)的解决方案,“我们整理平台上的订单,对多个包裹进行合并物流,使得顾客可以尽可能低的运费购买咖啡豆,” 黄振隆介绍说,如果订单数量足够多,甚至可以减免运费。

此外,咖啡帮电商平台开创性地采用了 “订单-烘焙 ” 系统,为要求烘焙的用户提供服务。咖啡馆商家可以实时接收订单,从而确保将最新鲜烘焙出来的咖啡豆送货上门到顾客手中。

屏幕快照 2017-01-16 上午12.32.28

目前,咖啡帮的用户主要来自于 C 端,但他们正逐渐开始对咖啡馆提供批发业务。“我之前看过一组数据,说中国将会在未来十年之内成为全球最大的咖啡豆贸易市场。” 黄振隆说,顺利的话,咖啡帮将在今年进入中国。“中国的电商行业已经比较成熟,我们正在考虑寻找第三方进行合作,一起开发这块市场。”

“从长远来看,咖啡帮旨在通过咖啡连接世界,让任何人都可以从全球最好的独立咖啡馆购买咖啡。” 黄振隆介绍说,咖啡帮也计划将来自其它著名咖啡城市最受欢迎的咖啡品牌推上线上销售,以拓宽自己的咖啡商业路线图。

在盈利模式上,咖啡帮平台上的咖啡豆都采取 “即买即卖” 的模式,没有任何存货和库存压力。在每笔交易成行后,咖啡帮将抽取 20%-40% 的佣金。

目前,咖啡帮拥有一支 6 人的团队,分别负责营销和技术开发等工作。黄振隆及联合创始人陈建翰都有着很强的 “咖啡情结”。“我们希望顾客品尝到咖啡的最佳口味,也正是它应该被品尝到的味道。” 黄振隆说。陈建翰在回忆自己对咖啡的悠长感情时说,“从我的孩提时代开始,咖啡就成为了我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依然记得每天一醒来就能够闻到父亲在煮 kopi ( —种马来西亚传统咖啡)的香味。我们想要把所有这些东西由我们的平台整合在一起,通过咖啡连接人们和分享全球文化。”

去年,咖啡帮获得了来自中国风险投资公司求索创投的 25 万新币(约合 125 万人民币)的 Pre-seed 轮投资。同年 11 月,它又入围 2016 TechCrunch 北京创业大赛 15 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