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diankeji

5 月 27 日消息,此前有消爆料由于聚美入局共享充电品牌街电后,现有股权被严重稀释,创始团队动荡。此后原大股东海翼股份回应称爆料不实,是竞争对手驱动部分员工以不正当行为对街电业务进行损害。不过今日下午,剧情又出现反转,部分原创始团队成员实名在脉脉上撰文称,此前传闻属实,聚美入主街电后,团队成员手上的股票价值减少一半,并言辞激烈一一驳原东家海翼 “混淆视听、恶意毁谤员工。”

截止动点科技发稿,海翼股份并未作出回应,聚美公关方面则回应已关注到此事但 “这应该直接是海翼的事儿吧,具体的信息我们这边的公关部门也不知情。”

上述文章信息量极大作者是陈亮,脉脉认证为 “深圳街电科技有线公司软件研发主管”。此外,街电 “前端开发负责人”“CEM 系统负责人” 及 “后台系统高级开发工程师” 均在评论中表示 “文中情况属实”,他们的认证显示均为街电员工。

jiedian

以下是原文:

昨日海翼洋洋洒洒一篇声明,简直辣瞎了我们的眼睛:妄图花高价请公关公司,发动各大媒体渠道文过饰非、混淆视听。然而,谎话说一千遍还是谎话,各位,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1

海翼声称:「海翼于 2015 年初开始研发和部署”AnkerBox” 移动电源租借箱,期间投入研发和运营费用投入超过 2000 万人民币,高峰期研发团队成员超过 50 人。为了更好的融资和发展这部分业务于 2016 年底分拆为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独立运作」

充电宝租赁项目始于 2015 年初,2015 年 8 月办公地点搬至半工地半装修状态的创客小镇,因甲醛超标,项目团队只能戴口罩上班。2015 年 11 月,项目团队迅速交付第一个版本,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于当月正式成立,而并非其所指「2016 年底分拆为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独立运作」。

且,海翼所谓的「期间投入研发和运营费用投入超过 2000 万人民币,高峰期研发团队成员超过 50 人」,完全失实。实际情况是,2015 年 12 月 至 2016 年 11 月期间,项目团队的主要资源已被强制投放到另两个项目中。

2

海翼声称:「街电科技成立后,原项目组中 11 位研发成员自愿转为街电员工。经协商,他们在海翼限制性股票中的 1/4 获得保留,余下的 3/4 按两家公司的估值比例转化为了街电期权」

此部分描述更是严重偏离事实!

首先,我们转换的是街电的有限合伙人股权,而非期权,均有证据证明。如此基础的问题都描述错误,偷换概念,是装傻卖萌还是险恶用心, 大家自己细品。

其次,员工签署海翼持股协议时,在对股权合同内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要求强制性签署 20 张签名白纸,且在后期不断要求补充签署白纸,试问此种不合常理的行径是何用意? 海翼拿大家签了字的白纸做何事情? 背后到底还有多少普通员工所不知的资本阴谋和伎俩? 真是让人细思极恐啊!

最后,海翼为何绝口不提如何换算的?当时海翼的估值是 30 亿人民币左右,团队在海翼股票的 3/4 被要求按 12 倍转到街电,也即给街电的估值是 2.5 亿左右,而当时街电只有长沙 500 台机器和在亚马逊上跑的几台云服务器,还有 1000 台左右没有生产的机器物料,没有其他任何资产,日收入只有几千块,试问这 2.5 亿是如何得出的?而我们原本的海翼股票可都是真金白银。

这样的转换,海翼好意思称作 “自愿”、“经协商”?!按这种荒谬的逻辑,一个壮汉拿只鸡连哄带骗跟个瘦子换头牛叫 “自愿”,叫 “经协商”?!。而更可笑的是,即便这样的交换,牛早被拿走,小鸡(街电股票)却一直拖着,至今毛都没给。

而最后,大家还是被迫接受这样风险、收益完全不对等的方案,一是海翼承诺团队把项目估值做到 1 亿美金,再额外给予 10% 股权,二是大家对街电项目有感情,把项目看成了自己的孩子,也相信这个项目在大家的努力下能像共享单车一样火起来,所以即使在条件如此苛刻的情况下也仍冒险加入。

3.

海翼声称:「经过 A 轮融资和聚美注资后,街电估值超过 5 亿人民币,账面现金超过 3· 5 亿人民币。为了加速融资进程,街电在完成 A 轮融资时采取了低于员工限制性股票转换时预计的估值。融资完成后,海翼拿出了自己所持的街电股份对员工进行了补差,补差部分的工商手续正在办理中。目前,上述员工持有占街电科技 4.469%的期权,融资过程中价值未受损」

不管海翼怎么玩偷换概念,在估值上做文章,实际情况是大家手上的股票价值,从去年 11 月底到今年 5 月份聚美入主的过程中减少了一半。举个例子,之前持有海翼 4 万股的员工,有 3/4(3 万)股票被换到街电。置换之前,按海翼当时的估值,这 3 万股大概价值 60 万人民币,但是大家辛苦忙活了半年,把公司做到风口上的第一名,结果这部分街电股票的价值非但没增,反倒缩水至仅 30 万,这也能叫价值不受损?!

试问没有团队的努力,街电 5 亿估值从何而来?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整个团队加班加点,有同事甚至因工作环境太差常期加班以致慢性支气管炎。最后大家把街电从几百台柜机做到了上万台,订单从几千做到了几万,而这一切全是在没有外部资金进入,海翼在我们转换股份时承诺的 3000 万资金迟迟不到位的情况下完成的。

在此期间海翼一直逼迫街电创造营收,导致团队战略一变再变,各位街电的用户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街电突然从 1 小时免费变成了半小时免费,这都是海翼承诺的资金不到位还要求街电提高营收的无奈之举!

4

海翼股份声称:「聚美注资后,部分街电员工要求提前对剩余的 1/4 海翼限制性股票进行转让;海翼支持了这个破例的诉求,于 5 月 8 日对本应于 2017 年 9 月 30 日解锁的限制性股票提前解锁,并进一步按这部分员工的诉求,将解锁后的限制性股票按最新的海翼估值兑现为现金并发放,共计 1027 万人民币」

团队确实要求海翼进行股票兑现,但是我们绝没多要 1 分钱!团队持有海翼股票的员工均在海翼工作近 2 年,但我们只要求海翼兑现了 1 年的到手的股票。且很多原来在海翼工作同时被承诺了街电股权的同事,一分钱一分股权都没拿到!

还有所谓的 1027 万,里面有多少是兑现创始成员的?是不是把给到原 CEO 的几百万也算上了?原 CEO 从来就不是街电的创始成员,来了几个月套现几百万走人,不要把清退自己派来的 CEO 的钱都算到我们头上,这锅我们不背!

5

海翼股份声称:「竞争对手因为缺乏成熟产品,无视街电员工与街电签署的竞业禁止协议,以数倍工资和股票等利益恶意挖猎街电员工,导致部分街电成员离职,并驱动这部分员工以不当行为对街电业务造成伤害,更进一步诋毁街电和海翼名誉,我们深感遗憾并将支持街电科技对此进行追诉」

首先,对于海翼对员工的恶意诽谤提出严正的抗议!也呼吁莫名躺枪的竞对们好好看看你们的竞对如何见缝插针的中伤、抹黑你们!用心良苦啊!

同时,对于此前海翼在公众场合进行过的类似诽谤中伤,甚至依靠私人关系到派出所报案对员工家属进行恐吓,我们均保留一切权利追诉到底!

其次,直到 2017 年 5 月 26 号团队成员办离职手续,之前都在岗位上工作,均有邮件、微信截图证明。

最后,正如聚美陈欧所说,风口期员工离职、人员流动均属正常现象,但团队郑重声明在此工作期间绝无任何一人接受竞对 offer!

6

海翼股份声称:「海翼股份十分注重研发投入,700 余名员工中研发人员占比超过 50%,2016 年研发投入近亿人民币。作为街电科技的创始股东,海翼股份将持续对街电科技提供研发和供应链端的全力支持」

注重研发投入并不代表不坑害员工,海翼高到吓人的离职率背后是何原因?大家网上随意搜下海翼炒掉员工方式:性骚扰全公司男同事、强暴同事未遂、头一天还在加班,第二天各种理由开掉你。

根据前几天的报道,海翼 2016 年研发投入 8000 万,研发人员超过 300 人,这个研发费用算起来并不高。

还有海翼每个月按照 2030 元的深圳最低工资给员工缴纳社保公积金,为偷税避税,通过私账给员工发工资,这是一个注重研发投入,重视研发人员的企业会做的事?

最后,致广大读者、媒体、政府监管部门、街电用户和仍在 “火坑” 里的前同事:

1、 任何人不是一座孤岛。创业的环境被这样的企业弄得乌烟瘴气,如果没有人站起来发声,那今天,我们的遭遇,明日,将是其他人的地狱,这个其他人,我但愿不是正在看文的你。

2、 媒体应是社会的良心。我们也深知不知真相时无法做公正客观的报道,因此我们愿把所有真相公之于众,太阳是最好的防腐剂。但那些迫于权威迫于生存压力而轻易写出的洗白文章,但愿这些作者午夜梦回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3、也请政府机构、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国家不是在大力推行依法治国么?不是在建立社会诚信体系么?这样不诚信、有偷税漏税嫌疑、侵犯员工合法权益的企业请考虑列入不诚信名单,以防新三板转板后,坑害更多的股民。

4、 街电用户,我们对团队无法再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而深感歉意。但愿新团队还能继续给你们更好的用户体验和便利。

5、 珍爱生命,远离海翼:奉劝仍在海翼的前同事们,不要拿自己的青春跟魔鬼做交换,前有 “鸡翅公司污蔑女员工猥亵全公司男员工”,现有无数技术人员 “经协商、“自愿” 减少本应有的利益,还有无数被海翼坑过至今无法伸冤、无法呐喊的人在唉声叹气,请不要再前仆后继!珍爱生命,远离海翼!

街电创始软件团队全体成员

2017 年 5 月 27 日

jiedian

部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