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深圳现场报道】电竞人眼中的电子竞技

十年间,电子竞技从一个小众文化变成了资本与玩家聚焦的新风口。在这些年间,人们目睹了资本又一次颠覆固有的商业规律,老一辈的电竞人慢慢发现,电子竞技开始有了新的偶像,他们每年能从俱乐部拿到几十万元的工资,他们中的很多人还能获得直播平台动辄百千万元的直播合同,还有那些一边做视频一边卖肉松饼的、卖零食的、卖键盘鼠标耳机的——还有睡女粉丝的。

IDC 的数据显示,2016 年中国移动电子竞技收入已经达到 171 亿元人民币 (27.5 亿美元)。IDC 预计,到 2020 年中国移动电子竞技收入将达到 537 亿元人民币(86.2 亿美元),和 2016 年比增幅达 214%。就在 5、6 年前,当时的电子竞技从业者都还觉得电子竞技要消失了,没有比赛可以打、没有冠军可以拼,但在短暂的低潮之后,电子竞技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是什么让电子竞技变成了风口?

“直播平台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慢慢有一些游戏直播平台出来,比赛能够被更多人看到,游戏也就越来越火。就算实在低潮期,赛事也不算少,但是大家都看不到这些赛事。”潘婕——LGD 俱乐部的 CEO 这样评价,从美术开始,潘婕在过去几年中几乎从事了电子竞技行业的所有岗位,现在她开始主导电竞俱乐部的运营,“资本看好电竞,更多的投资电竞,有一个很经典的案例——Twitch 以 9.7 亿美金被亚马逊收购,在这之后,国内也兴起了很多电竞直播平台,大量的资本涌入电竞。”

“那时候没有很好的跟观众和消费者接触的手段,当年我们得搭卫星锅盖、一年上百万的费用才能直播,直播的时候,全公司都不能开网页。现在我们随便掏出手机直播,就得有二三十万的观众。”陈峰说,他在 2011 年前后淡出了电子竞技行业,开始从事自行车功率计的研发。淘宝店是另一个原因——一些职业选手和比赛解说员会在视频网站上上传搭配自己解说的比赛视频,随着播放量的提升,他们开始意识到一件事——优酷能放广告,我当然也可以。最开始,这些视频作者会在淘宝店里售卖游戏外设和主题卫衣。后来,专业的电商运营公司找上门来,和视频作者商量好分成。这些视频作者只需要在视频里插播一条淘宝店的广告,剩下的全都交给运营商打理。商品从最初的外设、卫衣变成了零食,肉松饼是其中的代表。当时,一些知名玩家的冠名淘宝店年销售额能够达到上千万元。

vbox4081_922A2163_163353_small

俱乐部的 CEO 都干吗呢?

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的 CEO 都会负责什么工作?事实上,不了解这个行业的人一直觉得俱乐部只是一堆爱玩游戏的人在一起过家家。

“我觉得 CEO 是服务整个公司。我做俱乐部,从做领队、商务、媒介、教练、数据分析、对游戏的理解,我自己都有涉及。在这个前提下,我把整个俱乐部分为相应的模块,比如赛事部门负责安排选手到全国打比赛,商业部门做商业开发,赛事部门做赛事,媒介团队服务俱乐部的媒介、公关。这些都是 CEO 要负责的工作。”潘婕说,“很多俱乐部早期时引进选手都是从我们俱乐部挑的,我们当时有电竞黄埔军校的称号。之后我们又成立了 CDEC 品牌,不断为各个游戏培养职业选手,保障我们的品牌。我们在引入选手方面,成本开支比较少,我们构建了自己的商务体系。我们立足行业考虑,做其他的商业化。”

做主播比打比赛赚钱,电子竞技的商业化过度了吗?

事实上,如果一个游戏想要做强,做长久,那就必须和商业联系起来。在电竞发展的过程中,众多的比赛背后都是各种企业的赞助,从场地,设备,人员,无一不是商业模式下运作的成果。因为商业运作,所以电竞才变得为人所熟知,因为商业赞助,电竞才能从灰色产业发展到现在的新兴产业,商业化对于电竞的影响,功不可没。但这样的商业化的平衡点到底在哪里——当开淘宝店做直播比打比赛争夺冠军更具吸引力的时候,一些人开始思考,电子竞技的商业化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现在的电子竞技仍处于快速发展初期,那么我们必须要清楚,目前的规则体系是不完善的,行业内有很多不够专业的人才,有很多是电竞从业者需要向传统、成熟的其他行业学习的,比如商业化。”潘婕说,“比如选手在做主播或者主播开淘宝店,他能快速赚钱,很多人一窝蜂上去了,但这永远只是小部分人。”在他看来,从业者思维的提升,电竞不断的发展,才会促使规则不断的完善,商业与竞技之间也会得到平衡。

“ 怎么说呢,各行各业都有这样的情况。其实对电竞来说,现在越来越趋向理性,规则比主观意愿强烈得多,不打算遵守规则的人,很快被时代和别的人淘汰。辞职退役当主播,日子过得非常差的大有人在。” 陈峰说。

一款游戏最多火十年,怎么办?

游戏短暂的生命周期是电竞行业难以解决的问题——不能指望一款游戏能像足球、斯诺克一样延续百年。在潘婕看来,这样的难题远非俱乐部能够解决,他们只能顺着潮流走——“从俱乐部的角度来讲,好的俱乐部背后都是有体系的,我们的中台包括商务模块、商业化模块,它可以服务任何一个游戏,对于俱乐部来说,我们评估市场上哪些游戏最火,厂商最看好,我们最容易商业化,我们会快速通过体系选拔选手,快速把队伍打造起来进入职业联赛。”潘婕说,“最近新出的游戏《王者荣耀》、《守望先锋》,我们最多一年内,直接上升到中国顶级职业联赛,这是有俱乐部中台模块保障,这对我们来说,不管游戏如何更替或者现在火热的主流游戏有哪些,对于俱乐部来说,这是完全有保障的。”

 

(照片由全球独家云摄影 V.Photos 拍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