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redesign-russellwarwick

我们依然还记得 Uber 曾经的雄风,接近 700 亿美金的估值占据世界初创公司头把交椅。现在,这家公司正遭遇其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其中,人事危机以 CEO 请辞达到高峰。而实际上,高层流失并不是这家失去很多 O(CEO、CTO、COO、CFO)公司的最大问题,Uber 的商业运营模式正在节节颓败。在硅谷,10 家初创企业中有 7 家会失败。Uber 再不调整的话,会成为其中倒下的一员。

Uber 持续性亏损让投资者坐立不安

虽然其 700 亿美金的估值甚至高于福特、通用汽车,甚至是特斯拉,但这个风光的背后,其一直在亏损。2015 年,Uber 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的亏损至少为 20 亿美元。2016 年 Uber 的亏损总额则达到了 28 亿美元。到了 2017 年第一季度,其又损失了 7 亿美元。

亏损不是问题,很多公司在上市之前也都是处在亏损状态。但最致命的问题在于,Uber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更有效率的模式来提升其运营表现,尤其是面对其他出租车公司时,似乎没有还手之力。而其最大的对手 Lyft 在美国本土已经由当初的不到 10% 增长到了超过 20%,在全球市场,Uber 退出中国市场就按下不说,面对印度的 Ola 和东南亚的 Grab 也是攻击乏力。

这样一来,Uber 就已经陷入了利用其风险投资资金的模式。在一些市场,其激进策略是以每次补贴至少 50%的车费来削减票价,并尝试获得垄断地位,以此来推进业务。由此,Uber 陷入一个窘境,越多的客户使用 Uber,它的亏损越大。

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他们投资项目总是希望得到回报,或者面对如此大的现金流流失,也会对继续投资产生动摇,甚至停止继续输血。这就把 Uber 逼到悬崖边,因为每个创业公司都必须在某一天面对残酷的市场现实,没有造血能力,没有赚取利润,如何维系?在中国,乐视就是个前车之鉴。

Uber 没有找到核心的继续提升运营利润的方式

而 Uber 从现在看来,并没有想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虽然有所尝试但基本都进到了死胡同:

第一:Uber 创建了两个服务,UberEats 和 UberRush,在客运服务的同时提供食物和包裹递送,但是利润率低的惊人。Uber 已经痴迷于寻找更多的方法来提升每个司机的收入,但收效甚微。Uber 司机甚至不想接单,他们在递送的时候发现更麻烦同时等待时间长,有时候算下来还不及最低工资标准,而对客户来说也感觉服务质量上有欠缺。

第二:Uber 试图把更多的乘客放在同一辆车上来增加司机及自身的收入。该公司的最新战略是 UberPool,实际上就是类似拼车,允许其司机接驳多名乘客,这种服务在机场和商场比较受欢迎。但这个服务目前来看好评率只有 13%,司机和乘客端的反应都不是太正面。

来自于各国政府的监管以及 Uber 司机的诉讼不断

在多个国家和地区,Uber 遭遇了监管禁止,而其一直不善于处理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另外最大的威胁来自于 Uber 司机的诉讼,甚至触及到其核心的商业运营模式,Uber 一直坚持司机是独立的服务承包商而不是其员工,但这一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在 4 月份,Uber 突然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马萨诸塞州司机集体诉讼案与法庭达成和解协议:这些州的司机将依然属于独立承包商,但 Uber 同意向他们提供 1 亿美元补偿。而在七月份,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称,它对于 Uber 司机集体诉讼案的赔偿会超过 10 亿美元,原因是原来的 1 亿美元赔偿案现在涉及劳动违法。

Uber 最近在英国和瑞士遭遇类似的情况。而在美国本土法庭上,Uber 面临 70 多起联邦诉讼,所有这些诉讼都涉及到昂贵的费用。如果 Uber 针对司机的诉讼不能解决,司机最终都变成其员工,那么就完全颠覆了它的商业模式。这会是个糟糕的局面,Uber 不是一家以数字技术驱动的公司,而变成一家出租车公司。

要知道,驾驶员,车辆和燃料占打车服务成本的 85%,这些是硬成本。Uber 目前没有太多的空间来提升运营效率,从而使其能够超越竞争对手。Lyft 也在和 Uber 的补贴竞争中损失了大量的资金。除非 Uber 大幅度提高打车费,否则造血能力无法解决,而这点又不会让客户感到高兴。

uber map

自动驾驶技术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救命稻草

对于 Uber 来说,还有一个方式可以逃离硬成本的压力。那就是通过开发自动驾驶车辆来去除司机成本,但是越来越清楚的是,这是 Uber 不能赢得的另一个巨大的赌博,它没有足够的的时间来拯救自己。大多数专家,包括那些以前看好自驾技术的专家,已经认识到完全商业化的自动驾驶运营车辆至少需要 20 年的时间。况且 Uber 并非是自动驾驶技术靠前的公司。

所以,5 月 30 日,Uber 正式解雇无人驾驶汽车负责人 Anthony Levandowski。这是必须做的抉择,放弃在近期没有机会成功的自动驾驶车辆的愚蠢未来主义思想,避免浪费资源和注意力。但对于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来说,这也等于切掉了未来的想象力,Uber 面临着造血生存下去的残酷现实,因为估值已经停滞,风投资金的输血已经停止。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或许是条路子

对于 Uber 来说,无论是谁接任 CEO,都必须马上断掉缥缈的未来空想,聚焦核心的 “打车” 业务,想办法提升运营效率,迅速调整并进行止血。否则,如果亏损继续,再加上内部的动荡,在接下去三年的时间里,其就会因为资金耗尽而黯然退场。不要说是成功 IPO,或许连纳斯达克的钟都敲不上。

众所周知,在武侠小说里,武功是要有内力的,仅有招式的被评为花拳绣腿。而对于 Uber 来说,目前是聚精会神修内力的关键时期,否则再过一段时间,就不再是江湖高手,而泯然众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