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1f4c907681cd6_size59_w1440_h720

日前,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在线招聘平台 BOSS 直聘找工作,两个月后却命丧天津的事件在互联网圈引发高度关注。

据媒体报道,今年 5 月,李文星通过 BOSS 直聘求职,接到 “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 的入职通知。但此后,李文星频繁失联并多次向同学借钱。7 月 8 日晚,他给母亲打电话说 “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后再次失联,直到他的遗体于 7 月 14 日在天津静海区一处池塘被发现。

Boss 直聘 8 月 3 日回应表示,7 月 28 日晚,公司接到了记者问询后第一时间与警方取得联系,并通过记者积极联系李文星家属了解情况,希望能够提供帮助。7 月 29 日晚,公司与家属代表见面,并获得了家属认为的与案情相关的信息。Boss 直聘已根据这些信息第一时间将有关数据提取并保存,随时配合案件调查。

据悉,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调查后表示,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对此,BOSS 直聘回应称:自 2015 年初以来,平台执行的 “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 这一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能及时更新这个策略,是我们的问题。教训很惨痛。

同时,Boss 直聘表示,从 8 月 3 日凌晨开始全面进行了调整,对于所有招聘者执行事先审核认证的流程。不久,在目前材料审核的基础上,BOSS 将会采取如身份证、人脸识别等更为准确的审核认证措施。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BOSS 直聘前市场公关经理朱利安在给李文星母亲的一封信中透露,除了审核机制的问题之外,BOSS 直聘在产品端也存在一些问题。

附文:BOSS 直聘前市场公关经理朱利安《致李文星母亲》的一封信

致李文星母亲,

当我从新闻上得知您儿子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时,我的内心充满愧疚与自责。你我虽素未相识,我也并非此次事件的当事人,但我作为前 Boss 直聘华东市场公关经理,今天(虎嗅注:指的是 8 月 2 日)看到本该被我曾经工作的平台所保护的孩子却为了找工作而丢掉了性命,迫使我冒着得罪老东家的危险也要从良知的角度向公众说明一些事实与真相,希望能以此能告慰您儿子逝去的生命,让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BOSS 直聘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Boss 直聘成立于 2014 年,老板赵鹏来自于智联招聘,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于原百度人才(现百度招聘)和拉勾网。譬如陈文均 Michael 作为联合创始人是前百度人才的副总裁,诸如华东大区总监钱杰 Paul 则是原拉勾网华东大区的总经理,因此这首先是一家传统的人才招聘公司,其次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由于采用了传统人才招聘平台的分公司制度,使得华北,华东,华南,西南片区的各地分公司间在内部存在着竞争的关系,而这种竞争首当其冲的表现在了商务销售端团队的 KPI 上。

大区的市场公关团队和各地的城市经理都需要向大区总监汇报,大区总监向北京总部汇报,而各地的大区总监几乎清一色都是前人才招聘网站的王牌销售员和商务总监出身,因此这种机制下意味着北京总部遥控指挥着市场公关团队的大方向,但各地区的销售团队主导了这家公司的实际前进方向,这种商务绑架市场的状况在我在职期间深有体会。

在公司成立到 2016 年上半年期间,BOSS 直聘一直保持着非商业化运营,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企业进入了高速发展并不断斩获口碑的黄金时期。但随着 2016 年下半年,公司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各种付费工具、付费活动业务的经过全面推广,使产品和团队的重心开始转移。

所谓传统人才招聘网站,说到底就是一个卖 C 端客户简历给 B 端客户的公司。HR 不可能一份份的查看投递者的内容,他们是基于 4 秒钟一张的筛选速度去挑选每张价格不到 3 块钱的简历包,至少卖简历的做法在拉勾和其他招聘网站目前仍然还是这种模式。Boss 直聘虽然不直接卖简历,但仍然可以通过炸弹等一系列付费工具完成排名加权、高亮等广告形式。

Boss 直聘的做法是基于 APP 端,让人才与老板有机会直接沟通而省略了 HR 低效且不精准的海选。但让百事缠身的老板有时间去跟应聘者扯淡的企业只能占据全部企业数量 80% 的 A 轮前初创型公司,因为这些企业的甚至连 HR 都没有,剩下 20% 成长阶段较好的公司则是由 HR 或主管来完成沟通的任务。随着小企业的发展,老板在有更多的事情后便把沟通把关的职责重新还给了 HR,也正是这样的细微变化让人才的沟通成本上涨到了简历时代,这时 BOSS 直聘仅仅只是一个简历收集的渠道,而非沟通面试的工具。

因此,BOSS 直聘并非伪命题,但其核心产品逻辑仅适用于占据各行业绝大多数的小公司,如同饿了么的主要 B 端客户都是面向客单价 30 元内的餐饮外卖小店一样。

为什么文星会遇到传销公司?

在招聘行业每年有两个旺季,一个是春节过后,另一个则是 5-6 月的毕业季。文星投简历的时期正是各大招聘网站一年中业务最繁忙的节点,占平台年度收入的 4 成都会在这个节点通过付费工具完成。

Boss 直聘由于各地区是由商务主导,大区的团队规模控制在 50 人内,而城市团队则压缩在 15 个人内,且绝大部分都是销售。

那么,企业资质是如何审核的?

第一道审核来自于企业自主的登记。此阶段由北京运营总部仅负责收集信息,因为总部没有甄别全国如此多的城市中如此庞大的企业资质登记信息的处理能力。

第二道审核来自于本地区的销售人员。他们具有审核企业资质的权力,但大部分时候仅有完成销售工具达成其 KPI 的义务,他们获取企业信息的方式大部分仅限于网络。

第三道审核,即能够掌握本地区所有企业名录的把关人是本地区的商务总监、城市经理。虽然名为审核的最后一关,但却是地区销售业绩的直接获利者,其审核资质的注意力集中于该企业的发展程度能否给平台支付付费工具从而带来足够的广告收入。

本人曾有一次参加本地区波仕汇活动(本地招聘企业主周末聚会),其中一位老板就分享了他的招人心得:不断的招实习生和应届毕业生,然后试用期到期前将其以试用期不合格为理由劝退或提出必然会离职的要求诸如降薪,然后通过付费工具上 Boss 直聘找新人。

除了审核机制的问题外,另一方面则是产品端存在一些小细节:

  • 当 B 端企业浏览了系统匹配或工具给到的简历名单时,在 C 端即会显示该企业查看了你的简历;
  • 当 B 端企业查看该用户简历时的任何触碰,在 C 端则是显示这家企业邀请你加入
  • 在 C 端用户查看 B 端企业点击沟通时,立刻会触发该用户向企业投递了简历并希望应聘。

基于 Boss 直聘的产品设计,使得原本痛点在于主动性并不高的招聘行业上出现了人才和企业方均对对方表现 “极为主动” 的错觉。

兴许文星只是看到这家科蓝公司时想尝试与对方沟通,却触发了希望应聘该公司的推送;亦或是这家科蓝公司用了 Boss 直聘一系列的付费工具,产品的消息推送让着急找工作的文星以为这家公司的主动伸出了橄榄枝,进而导致了这场惨剧的发生。

谁该对文星负责?

2016 年底我离开 Boss 直聘,期间并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因为原本我带着借助移动互联网打掉中间环节完成 HR 行业的一次革命的理想,却没想误入了销售们靠卖人简历而从中获利的皮肉生意。

您的儿子与我无缘认识,更没想到文星会带着满满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若是还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兴许我甚至能给他带来一个阿里巴巴的内推(但我不知道他走社招渠道是否能被最终录取),毕竟那里机会更多,对新人更宽容,也更容易成长。

在招聘行业确实存在一个 28 定律。当绝大部分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 BAT 或 C~D 轮后仅占 20% 的公司时,势必造成占 80% 多数的小公司高呼招人难,这是招聘行业的现实与客观难题。

BOSS 直聘作为招聘工具让那些占 80% 小公司通过主动出击的形式吸引了不少碰壁 BAT 在内的名企但却能有幸与老板共同创业成为公司创业公司大军一员的做法在本质上其实是正向的。因为如果没有这种机制的存在,在以往人才市场竞争中,创业公司如果找不到大牛或许就永远不可能有出头之日。

但 BOSS 直聘在内互联网招聘企业控制着本该受保护的应届生所接触企业的第一入口,但他们却通过付费工具把路标引向邪恶欺诈的地狱。它让家人、让受骗的孩子和人民对互联网招聘失去了信任,对技术失去了应有的尊重,并让他们在下次使用这个时代获取信息最先进的方式时感到惶恐与不安。随之是不断加深的知沟,我认为所有对刚刚踏入社会毫无防备的孩子们所作的恶,是最深的恶。

“ 都是过来人”,但这难道就代表着理所应当?

招聘信息被利益操控显然是利用了文星找工作时的焦急,并影响了事关前途甚至性命的决策。试问如果没有付费工具的搜索加权和置顶,这家公司是否可能会是一个 211、985 的东北大学本科生的唯一选择?

世间如果有一种极恶,那就是服从。

或许文星不知道,人的前途是不该被 “服从” 的。

但我知道:当我们不再为他人而战的时候,就是我们失去人性的时候。

最后,愿逝者安息,请您珍重。

201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