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这些天大伙耳熟能详的一样,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直播抢答平台各家的规则类似,不过很可惜这种模式 MADE IN CHINA 源于国外,是一款由 vine 联合创始人 Rus Yusupov 和 Colin Kroll 打造的应用 HQ Trivia。这款免费应用也有同样的机制,需要玩家在特定时间登录,参与直播答题游戏。答对全部 12 道题的玩家将平分奖金。

直播中,主持人会迅速提出十几个小知识问题,内容几乎无所不包。据悉,“HQ” 选取了大量的生活常识类问题,涵盖从体育、科技到明星、文化等多领域的内容,充满了趣味性、话题性。这种答题内容的变化降低了用户的参与门槛。全领域的知识问答模式使得每个阶层、每个年龄段的用户都能够得到展示自己的机会。但在五花八门的选题范围里,即使你是大学教师,拥有高等学历,也不一定能够顺利通关。这也让大部分生活中的普通人愿意参与进来。

除此之外,一场游戏竞赛只有十多个问题,总时长不过 20 分钟。这种人性化的设置也能让现代社会中忙碌的人们更加方便的参与。HQ 选取的时间段也很有 “学问”——晚上九点这一播出时间正好是上班族们下班回家、休闲娱乐的时间。仅仅花费 20 分钟就有可能赢钱,试问这种既娱乐又有利可图的游戏谁不想参与呢?

至于大家(特别是国内创业者)关注的 “HQ” 未来盈利模式问题——创始人 Colin Kroll 此前表示过:仅仅是凭借着在线问答的形式,“HQ” 的未来还存在很大的未知。它必须在这个爆点有所行动,才有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目前 “HQ” 可以凭借其 APP 的热度培养用户对其的品牌认知。值得注意的是,“HQ” 在非直播时段,页面一直都非常干净简洁,只有关于节目的预告及一些简单信息介绍。这个界面未来也是广告主们求之不得的流量来源之一。

从去年八月上线过去几个月,HQ Trivia 的发展速度很快,玩家数迅速膨胀,该游戏制作商在 12 月 5 日发布推文宣布,“你好世界,我们听说你也在用安卓手机?HQ 将有一个很好的方式来充实你的生活。” 该游戏的推文甚至直接宣称,“圣诞节登陆安卓”。

有了安卓版后游戏中的玩家数量也迅速扩大,超过百万人每天都会按时登录。有人说,如果 2016 年最火爆的游戏是《Pokeman Go》,那么 2017 年最火爆的游戏则是 HQ Trivia。圣诞期间,该游戏已经在欢迎度和用户上 “爆棚”。完成了从一款名不见经传的应用变成了文化现象的逆袭。

进入到 2018 年,这款游戏顺势将文化潮流席卷到了娱乐业,就连直播主持人也变成了明星——这一点不知道国内的答题吃鸡平台们是否也会跟进。直播主持人斯科特·罗戈威斯基(Scott Rogowsky)和女演员、喜剧明星沙拉·普利比斯(Sarah Pribis)都主持过直播。罗戈威斯基甚至在 Twitter 上发布消息,对周日晚间超过百万人直播在线参与答题的新纪录表示兴奋。他甚至亲切称他们为 “HQties”(发音为 H-cuties)。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赤裸裸的现金有诱惑和低门槛,HQ Trivia 的亮点还在于什么?是因为它把生活小知识传播普及,以至于吸引了如此多的玩家吗?

错了,全靠斯科特罗戈夫斯基,这位脱口秀出身的主持人凭借自身的光环就能够吸引众多粉丝参与进来。这一点,国内一众平台们真该好好花点钱在主持人身上,据笔者观察下来,这些主持的存在感几乎为 0,只会倒腾一些网络用语和鼓动性的提示词,很多时候他们也许在暖场说话评论区全是通篇 “赶紧开始吧”“这人太啰嗦了”“别说了静音了” 之类的吐槽。如果真是为了互动的效果,笔者以为倒还不如请隔壁购物频道的几位导购来串串场子也许更立竿见影一点。

再说回来这位罗戈威斯基,他有一档自己 “running late show” 的夜间节目深得美利坚群众喜闻乐见——在一期节目中他做了一场社会实验,他几乎每天都会搭乘纽约一班人流密集的地铁,当然,手上永远少不了一本很奇葩的书。

有多奇葩?比如《101 种让丁丁变长的方法》、《吃起屁来很简单》、《特朗普:泡女儿的艺术》以此记录大众对他的反应,可谓自黑界的终极 boss 了。视频网上也有不少,据说还有吃瓜群众为此打 call 了一把,不过这个 call 指的是 “歪,911 吗?我要举报!” 大家可以翻查求证一下。他还会在日常通过特有黑色幽默的方式针对互联网时代人性的写照针砭时弊一把,对此奇葩主持,就连纽约时报都忍不住跳出来评论说….live、spunky…(率性真实同时胆识过人)。可想而知,邀请这样一个人来直播节目里,让你每天多见几分钟多听他毒蛇几句也不会不待见吧!

说完了 HQ Trivia 视线拉回到国内,如这些天大家看到并亲身参与到的,直播业在短短一周之内完成了一场 “内容升级”,纷纷华丽上升到了为全民参与的知识付费高度上——国内除了王思聪的冲顶大会,就连刚收到批判的今日头条也推出旗下的西瓜视频增加了的「百万英雄」活动,由于技术门槛低,模仿者很容易就能复制这种模式。预计很快会有更多的模仿者加入。

要一定从中说国内这些模仿者有哪些 “拿来主义” 之外的本地化特色,想必只有这波风口起来如此迅猛背后资本力量和娱乐明星的推动了,前有王思聪 30 岁生日之际应大众对 “富二代” 的人设预期,喊出了 “我撒币、我乐意” 的口号,于当晚 21 点在冲顶大会撒钱 10 万,实现 28 万人在线参与;后又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开炮: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外加上明星圈杨幂这样的好友来替之卖力吆喝,这点怕是老外和鼻祖之流想学学不到的东西了。

不过,这种将电视上的答题节目搬到了手机 App 上,用直播的形式来代替综艺的游戏,不是让你和我从观众站到了舞台的镁光灯下享受一站到底式的刺激和荣耀,也不是真让你好像多了一些认知和常识(笔者看来充其量不过是一些冷门和旁门左道的信息,更有下图为证)。

归根结底,这波答题大战只不过是直播平台在使劲擦边球、游戏主播、明星见面等招数后,想出抢占用户注意力的新一手,至于它们之间的 “一站到底” 到底谁能笑到最后,我们无意探讨,答案反正不会是怀揣知识致富前来下载注册的萌新用户。待浪潮退下后,剩下没穿泳裤的说不定就是每天定个闹钟傻傻打开 APP 的你,念叨着下一回再次冲顶成功,正好就能攒够三五十块提现入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