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赞范凌

范凌是一位我很喜欢的一位创业者,就像上次采访时的那种感觉一样,他身上除了学者的气质之外似乎多了一点别的味道。随着 2050 大会临近,我对这位 “学究感与烟火气息” 并存的创始人进行了回访。

时间过去了一年,特赞因为工位不够和专心业务而搬了趟家,团队从 10 个人扩展到 50 位成员,达成了累计近亿美金以上的融资,并确立了主业务向 2B 大公司提供技能型人才的偏移。而现在最严峻的问题摆在了曾为人师表的范老师面前——缺人缺人缺人。

相见恨晚

电的出现,连接了工业文明。在线网络的出现,连接的是未来世界的文明。电力,从一个用户到 5000 万用户,花了五六十年的时间。而如今一项新技术从发布到获得 1 亿用户,可能只需要两年时间。在线是因,变革是果。在线是一片新大陆,我们还需要深入探索。

——王坚《在线》

根据范凌的自述,他和 2050 大会的主发起人王坚博士三年前云栖大会上就有照面,那个时候范凌所在的分论坛里听到王坚博士在做演讲,言语中处处透露着技术对未来起到的变革作用,这让范凌的价值观受到触动,一些云计算背后的思考也让范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那之后陆续在各种活动上听了他的演讲,每次都觉得收获很大。后来看了王坚博士在线这本书,就觉得他在人文以及科学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这些和特赞在做的事情也是可以有同样出发点,所以这一切可能是最有共鸣的,而且王博士本身是少有的可以从人文社会的角度去阐述先进技术的人物——王坚是心理学博士出身。所以说对博士本身就是仰慕已久了。后来博士在十二月提议了 2050 办一个年轻人的大会,我们就一拍即合承接下来。”

技术永远是移动靶,不做好大喜功的大杂烩

范凌认为其中有这几个点的因素推动他想参与并策划整个大会的召开——第一个是王坚博士不只和大多人那样,看到的是三到五年的技术趋势,而可能是更远的未来 30 年到 50 年的技术方向。

那么未来 30 年到 50 年从技术而言,去关注某一个特定技术可能都是在打移动靶,所以最好的就是关注这些创造技术突破的人——那就是年轻人。

“当王博士说要办一个年轻人为中心的会时我就意识到了,就是这是关注未来 30 年到 50 年最好的一种方式。” 范凌忍不住激动点头道。

这个共同发起的 2050 大会就像是一个粘合剂,像是把技术为主的大会变成艺术音乐多元化共存的 “创造节”、“大集市”。“我觉得现在的中国人一点都不缺活动,不缺会,但是我们缺一个视野明确,愿景清晰的主题,2050 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特赞近况

未来关于特赞在其中的工作,范凌也做了简单介绍:“所以我们希望把自己在这些行业里的视角和资源带进去,去帮助更多七八点钟的太阳们。让未来的技术颠覆者能够有完整的一个愿景。”

2017 年,特赞在媒体的视野中出现得并不是很频繁,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司的发展不如人意,恰恰相反,根据范凌的说法,特赞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并有盈利增长的持续动力——这要归功于其去年三月的2B服务板块上线,整体平台开始向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技术和创意设计相关能力。


目前,特赞的指数级设计、创意和营销供给平台已经服务了 8000 多家中大型企业,包括:联合利华、星巴克、阿里巴巴、平安集团、蚂蚁金服、雀巢、霍尼韦尔、优酷、优信、vivo 和奥迪等。2017 年特赞获得近 10 倍的业务规模增长,覆盖几乎所有的设计创意营销领域。另外,特赞曾在 2016 年 5 月获得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线性资本和 Integral 丰厚投资跟投的 A 轮融资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郑庆生在去年的发布会上曾表示:“创意和设计是伴随中国产业升级和中产崛起的巨大增量市场,非标的需求适合用平台的方式来解决。特赞团队为分散供需的双方提供了高质量和高效率的解决方案,在设计师端和客户端都已经建立起很好的口碑。”

随着新一轮融资的完成,特赞又将进行一次战略性升级,从 “中大企业的指数级设计创意营销供应平台” 升级为 “设计创意营销企业智能平台”。特赞将聚合全球化的设计创意营销供给资源,服务全球化的企业客户,并通过数据、算法和智能赋能企业,帮助企业实现设计创意营销服务的全面智能化。范凌认为:“过去十年是消费者(to C)智能的十年,未来十年将是企业(to B)智能的十年。”

范凌回想当初做那个决定时承认,2017 年看到 C2C 平台一个接一个倒下,那可能算是特赞在共享服务这个新兴领域面临的至暗时刻——好在特赞原本就有不少业务是和大公司合作,所以干脆顺水推舟完成了平台的蜕变。据了解,现在 C2C 的个人设计业务在特赞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特赞在本质上从让一批年轻设计师投入到自己更愿意做的事情,有更多灵活的现代工作方式即成为创意工程的基础建设设施。“无论云计算、AI 如何改变,创造性工作是无法被取代的,这是新的设计机会诞生的摇篮。” 范凌说到。

对于特赞的未来,而立之年的范凌壮心满怀,这份斗志丝毫不亚于他三年前从伯克利设计交互学院的教职岗位辞职归国的那一刻。

图为范凌办公室门前的贴纸宛如 “作战室”

在即将到来的 2050 大会上(5 月 25 日–5 月 27 日),范凌也将以志愿出品人身份,邀请不同专业背景和领域的艺术家、设计师亮相 2050 大会,将中国自主设计和创新带到世界性的舞台,重新定义创意。如果你想从设计的角度解决人和社会的问题,向往更美好的生活,追求以人为中心的设计,那就来 2050 吧!和全世界的年青人一起,成为迸发改变世界的新生力量。亦或许,你也有超前设计的想法和创新,这里有超过 10,000 平米的展示空间,超过 100 个展位,等待你的登陆。来 2050,体验设计与科学技术的交互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