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蓉晖不像是一个投资人。

初见吴蓉晖的时候,我有些惊讶。温婉的短发、温柔的着装、温和的笑容,她更像是一位大学教授。然而,她的 “真实身份” 却是同渡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原九鼎投资 VC 基金董事总经理王毅、原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都在她创办的这家机构的合伙人名单上。

在群雄角逐的投资界,女性投资人的比例本身就比较少,活跃在医疗行业的更是屈指可数。毕竟,很多人认为医疗行业是一个巨大的 “坑”,有的人害怕触及边缘,有的人却希望跳下去看一看,有的人希望把这个坑填起来。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吴蓉晖的故事显得更有吸引力。

“和创始人交流的时候,女性身份会有一些特殊性,你没办法和他勾肩搭背地套近乎。” 吴蓉晖笑着谈起自己的女性投资人经历,“但是女性因为相对坦诚,在交流上可以赢得更多信任,创业者非常愿意接受我们。”

“女性投资人” 只是吴蓉晖的一个柔性标签,如果再多了解她一些,你会发现吴蓉晖还有硬实力的一面——清华技术背景和英特尔投资经历,而这也对她和同渡资本的投资风格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关注以技术驱动的行业应用创新。

吴蓉晖在清华读的是双学位,主修生物医学,辅修金融。而后,吴蓉晖在英特尔经历了十几年的技术项目投资生涯,这也给了吴蓉晖非常扎实的产业视角与投资逻辑,她非常清楚新技术在一个行业的应用曲线,应用路径以及挑战在哪里。“从最初计算机技术在很多行业的应用,到后面的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公司,我都涉及了,所以对技术产业非常熟悉。” 在英特尔投资期间,吴蓉晖参与的项目有很好的成功退出案例,如凤凰网、被望海康信、创业软件等。

与消费行业或者金融行业等相比,医疗是 “路漫漫其修远兮” 的行业。而同渡资本选择这个寂寞的赛道,关注技术对医疗健康领域和消费的改进机会,投资那些能够利用技术完善健康服务、降低费用、提高效率的创业企业,也是基于吴蓉晖经历的烙印和对市场的理解。

在英特尔期间,吴蓉晖投过几个比较成功的医疗信息化项目,如医疗信息管理系统望海康信。2007 年,吴蓉晖促进了英特尔资本对望海康信的早期投资,这个案例成为英特尔在华医疗 IT 领域内第一单投资。2015 年,望海康信被东软集团收购。虽然,医疗行业壁垒高、周期长,但是这次经历给了吴蓉晖很大的信心。

“整个医疗体系存在很多不平衡,供需是最大的矛盾。但是这个矛盾其实可以借助技术得到很好的解决。” 她举例说明,“比如缺乏优秀的医生资源,我们就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让优秀的医生发挥最大的效率,就像用人工智能技术分担一些医生的初级工作。不过,这个过程不会像消费领域一样迅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同时,吴蓉晖对医疗行业的现状直言不讳。

医疗行业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其中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等每个节点都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对于定位的寻找,吴蓉晖透露同渡资本有一套自己的思路。

首先,如前文所述,技术+医疗是同渡资本挑选项目的第一道门槛。同渡资本投过的医鸣技术和深睿医疗,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创始人本身就是技术背景,这直接诠释了同渡资本对技术的强调。“互联网、数字医疗是我们主要关注的方向,同时我们也看好人工智能、大数据对于医疗的改变。” 她说。

其次,基于对医疗的了解,同渡资本避免大而全的平台,而是选择细分场景切入。“医学领域内,病种之间其实共性相对比较少,所以做一个大平台其实是非常难。” 吴蓉晖始终认为 “大而全” 不如 “小而精”。

同渡资本挑选了几个市场潜力较大的慢病管理细分领域切入:糖尿病,妇幼,齿科。“互联网医疗必须和服务结合,所以场景细分的同时要保证体量要足够大,有足够多的用户和潜在的市场规模。一个太小的市场没办法持续发展。” 什么不必要,什么一定要,吴蓉晖分的非常清楚。虽然她的语气依旧非常温柔,但是逻辑的严谨性却非常强势果断。“不同的技术在跟医疗结合时,选择的方向也会不一样,就像现在 AI+ 影像是有眼底筛查的、肺结节诊断的和心血管诊断的。技术与合适的细分场景结合可以发挥更大的力量。” 她说。

所以,我们刚看到同渡资本的投资案例的时候也许会有些许迷惑。他们有投资糖尿病互联网平台微糖、大数据公司医鸣技术、互联网妇幼医院阳光妇儿、AI 医疗公司深睿医疗等等,看起来这些项目领域涉及广,技术也是分门别类。不过,其实他们都是技术+细分领域很好的结合案例。而且,很有趣的一点是这些公司都有非常明显的 “技术派” 风格。

就像深睿医疗,在人工智能火爆的时代,他们却显得十分 “寂静”。虽然不活跃在各种闪光灯下,但这家公司早已完成亿元级别的 B 轮融资。“创业是需要去深耕的。所以我们在项目挑选上也有自己的规则:执行力比较强,能把理念付诸实施的团队、能踏实把事情做的而不是在做好之前就会对外宣传的团队都是我们很喜欢的类型。” 吴蓉晖表示,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 “恋爱关系” 是一定要 “合得来”。

吴蓉晖的挑选不无道理。“团队、产品实力、资源渠道这些因素是一个项目成功的关键因素。” 医疗行业本身很特殊,每个小的因素都是制约着医疗创业项目生死的命脉,医疗创业者一路需要披荆斩棘,需要更踏实、耐得住寂寞。“医疗不像消费行业,消费行业决策方也是付费方。我喜欢这个东西,就花钱去买,这是非常简单直接的一个决策方式。但是医疗体系关系非常复杂,角色是分开、错位的。如我需要药物或者器械的治疗,但是可能需要第三方来付费。一个产品需要得到很多角色的认可如医院、患者、保险公司等,说服每个环节都不是简单的事。所以有的时候好的产品技术未必那么快地得到认可。” 吴蓉晖认为这条漫长且艰辛的赛道上,一个优秀且踏实的创始团队是希望。

其实,同渡资本是 “外表高冷,内心火热”,虽然有着 “宁缺毋滥” 的挑选项目的原则。不过,只要它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项目,它会很热情地倾尽全力去帮助创业公司成长。“我们会把资源,在行业里面的经验,关于商业模式,企业发展的阶段性策略,提供给创业公司,相当于做他们的合伙人一样。我们的团队有大量的医疗行业积累,所以会有很多行业资源。” 吴蓉晖说。这些帮助对于医疗创业者突破每一道难关都是有利的催化剂。

“任何事都有利弊,消费行业发展快但竞争会白热化。医疗行业发展慢一点,但是只要是对患者有利,创业项目会有一个长期的社会价值的体现,同时,随着时间的积累,其商业价值也会逐渐凸显,而且很容易在市场上占领牢固的地位。”

在职业生涯中,我们心里总会有一个偶像,在我们做决策的时候、考虑的时候,这个偶像就像是我们心中的意见领袖。吴蓉晖曾透露过巴菲特是对她投资理念影响最大的人。巴菲特认为好的投资人具备两个重要素质:独立思考能力和冷静平和的心。想必,对于务实的吴蓉晖来说,她是符合标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