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一起住廉价酒店的王佳梁,还有他纽约上市的触宝

印象里,在国外遇到王佳梁的次数比国内还多,因为他经常跑美国,我最初那些在美国省钱的法子,估计不少都是他教的。

旧金山市里酒店贵,所以他习惯住Motel,或者稍好点就住机场附近的酒店,因为比市里便宜很多,而且开车到硅谷各个方向也方便。有一次我们都在旧金山,好像是因为参加GoogleIO,所以住在市里Market Street的一个酒店。还是为了省钱,我和他一起挤了一个标准间。不想房间里竟然出现了老鼠。美国他比我呆的时间长,由他负责去和前台交涉,回来告诉我说酒店给换了房间。然后乐滋滋的说,酒店免了他一天的酒店停车费,20美金。

大概2010年就认识王佳梁和他的触宝输入法了。中秋节的那天(9月24号),他在微信上找我,说触宝这周就上市了。说得很平静,和7年前刚认识他的时候的语气没有太多的改变。我和他电话聊了1个半小时,回忆触宝曾经的那些往事,而我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就是上面的一幕幕画面。

2011年王佳梁代表触宝参加TechCrunch创业大赛进入前三强

触宝的特质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触宝的上市,只是如今中国科技公司海外上市潮中的一簇浪花罢了。不过在我眼中,触宝算得上这些浪花中的“异类”,皆因它有不少特质:

出海——出海的公司很多,但是一直专注海外市场的公司并不多(手游公司除外)。触宝是真正从一开始就专注在海外市场的中国科技公司,所以准确的说触宝不是出海公司,而是一直就在做国际市场,甚至于很多海外用户至今都不知道触宝输入法是中国公司的产品。致力于海外市场的中国应用本就已经屈指可数,海外上市的工具类应用包括3G门户的Go Launcher,猎豹的CleanMaster应该说都是从国内市场起家再发力海外的,而当年海外市场的红人海豚浏览器已经被畅游收购了,而如今国外年轻人非常喜欢的Musical.ly现在也成为抖音。

技术驱动——我还记得,在2012年动点的ChinaBang大会上介绍触宝的时候,我说,中国科技创业公司里,能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技术驱动公司的,触宝是极少数中的一家。盘算下这几年上市的中概股,技术驱动的中国科技公司其实也很少。技术公司在中国并不是资本市场的红人,而在海外更要面对一些技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的挑战。而作为一个中国的手机软件公司,触宝在全球和中国的170多项专利及授权,成为触宝成功的关键。

盈利——很多人都会诟病说中概股公司上市时都是亏钱的。王佳梁说公司人员(即便把美国的研发人员算上)一直都控制在400人样子,而公司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4000多万美元的收入。上市并不是缺钱,而是为了一个更大的梦想。

2012年触宝被评为ChinaBangAwards年度最佳创业公司

三次绝望和重生

触宝很特别,因为它选了一条其实很难走的路。王佳梁说,触宝十年,创业不易,打不死你的人才会让你更强。这似乎不是一句惊天动地的话,因为每个创业成功的人都会这么描述过去。可他说的这种不易,其实并不简单。

2009年,王佳梁看到iPhone引领的移动互联网浪潮,放弃投行和微软的高薪工作,和合伙人一起自掏腰包10万元创业。王佳梁说刚开始的时候,压力非常大,甚至觉得中午买个盒饭都觉得贵。2010年,触宝创立的第二年,“当时公司的现金也不多了”,但是他还是去了巴塞罗那参加GSMA的创新大赛。结果触宝拿到了创新大奖,这也成为触宝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因为这个奖,触宝的技术被更多的海外大公司认同。触宝迈过第一道坎。

2012年,触宝已经成长为全球智能手机第三方输入法市场占有率第二的公司,紧随市场老大美国公司Nuance。2012年底,美国Nuance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指控美国进口的部分手机设备侵犯了其专利权,触宝就是被告方之一。中国公司面对国际上的这类诉讼,胜诉的例子非常少。触宝还是决定应诉。2013年10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主审法官对手机输入法337调查做出判决,宣判触宝不侵犯Nuance公司指控的三项专利。触宝赢了。我问王佳梁,当时有没有想过最坏的打算。他说当时做了两手准备,如果输了,要么触宝就彻底倒了;要不就被迫放弃海外,做国内市场。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输了,现在的触宝一定完全不一样了。这是触宝的第二次重生。

2015年触宝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张瞰和李巧玲在巴塞罗那MWC展

但是Nuance一战也让触宝多少伤了元气,千万元的律师费对于触宝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触宝的创始团队不得不思考触宝的未来,重新审视触宝的商业化方向。

2015年也许是触宝最低谷的时期。用王佳梁的话来说,他甚至感觉到绝望了。触宝对技术驱动的坚持没有错,但是不得不面对的困境是如何用触宝的技术给公司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触宝的商业模式,从最开始的共享软件再到厂商预装,直至2015年公司决定从软件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于是将商业模式调整为免费预装加上广告。但这个转型并不是立竿见影的,反而让王佳梁的团队陷入了痛苦。因为互联网公司的广告模式需要摸索,原来商业模式可以带来的盈利突然没有了,商业化的未来一下子变得非常模糊。他把这个痛苦的过程比喻为武侠小说里修炼,很长时间你都无法将自己的内力收放自如,你绝望了很长时间,可突然一个时间,任督二脉打通了,一切变得豁然开朗。有触宝全球几亿用户的基础和厚实的技术积累,2016年触宝终于看到了希望,2017年触宝作为互联网公司的商业化价值开始彻底爆发。

关于未来

有一句话之前我一直没和王佳梁说过:我之前一直觉得触宝会被某一家大佬收购。我问王佳梁,这么多年,肯定有公司找你们聊过收购。你为什么没卖?他给了一个“俗气”的答案,他和他的合伙人创立触宝,不是为了钱,而是觉得他们能做点改变世界的事情。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都不能算是世界级的科技公司,而触宝已经有了十年的国际市场经验,王佳梁希望触宝能成为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公司。

触宝的海外市场+技术驱动模式能够被复制么?王佳梁认为不是不可以,因为海外市场的红利其实还很大,比如东南亚,印度等等。但是这并不代表做全球市场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未来的触宝期望能用更多的产品以及投资在国际市场打造一个生态,帮助中国的公司开拓海外业务。

和王佳梁电话的时候,他说他正在酒店里锻炼。我估摸着,下次如果再和他在美国碰到,不会有共享酒店标准间的机会了,因为他和触宝都已经有了新的起点。不过有了触宝的成功,它的DNA相信会继续复制给更多的中国公司:中国,一定会有更多真正用技术改变世界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