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 Pixabay

这几年,如果留心观察你就会发现,大街上有的烟民一边拿着一个类似小型充电宝一样的外壳,一手不断把一根笔状物送到嘴边吞云吐雾,街边也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一些这个物种的线下体验商店。

它的名字是电子烟——一种介于真烟和纯电子烟之间的新型产品,在中国烟民中这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但这样的时尚最近在香港却划上了休止符。

香港不是第一个对它 SAY NO 的地方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10 月 10 日在任内第二份 “施政报告” 宣布香港将会全面禁止电子烟。林郑月娥强调这是为了保障儿童及青少年的健康。她引用专家观点认为电子烟祸害大,有研究发现,电子烟可导致男性不育,甚至致癌。消息一出便迎来各方关注,虽然此前一直有学者呼吁香港政府解禁电子烟,但这次全面禁止电子烟走向立法阶段还是给了众人当头棒喝(香港早在 2015 年内地颁布公共场所抽烟管理条例之前就推广普及这项禁烟政策)。

对于电子烟和真烟哪个危害大这个问题,业内还是非常具有争议的。比如英国一项最新研究表明,电子烟的危害性较传统烟草而言较低。就拿一些别的城市举例来说——新加坡对电子烟采取了非常严格的政策。新加坡去年 12 月发布了一个两个阶段的对电子烟销售的禁令;巴西在全国禁止销售电子烟,因为他们不希望这种现象变得根深蒂固;加拿大,含尼古丁的烟油的销售严格来说是禁止的。在理论上,这使尼古丁蒸气产品的销售、购买和使用都是非法的。

同样的,美国人对于电子烟也没有想象中的开放,新的 FDA 甚至规定想要制造或销售蒸汽产品的人必须注册为烟草公司,需具备所有的健康、安全、注册和税务登记。FDA 坚持认为,它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处理电子烟泛滥现象。如果不能保证未成年人避免使用电子烟,将会进一步对电子烟的公开销售作出严厉限制。

电子烟有那么可怕吗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加热烟草制品的危害低于常规烟草。该组织还指出,鉴于此类加热烟草制品上市时间较短,还未能研究其可能影响,不能得出其能帮助戒烟这一结论,需要进行独立研究以确定影响,进而评估有关产品的安全性和风险。不少人始终认为,电子烟对人体不会造成损害,可以取代真正的香烟,甚至可以达到戒烟的目的。

笔者认识的一位老丁(化名)是个老烟民朋友了,她就是看到身边抽电子烟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多数人给她的反馈也都是烟味很小、减少了二手烟的吸入等不错的评价,这才入手了一支,到现在她一共试过三种电子烟——油烟款、一次性电子烟、还有就是电子烟中的爱马仕——IQOS。

图为点评上的电子烟所谓维修点,实际都是销售点

据老丁说,使用 IQOS 的体验算是最 “爽”,抽完嘴里和身上不仅没有烟味,还有种过瘾的感觉,“抽了 IQOS 之后反而有香烟的味道的就不太能接受了!” 她自述道,但 IQOS 让她每天吸烟次数减少了,却也在怀疑是否含有过量的尼古丁成分,因为传统的香烟都会标记的这些有害物质含量在 IQOS 烟弹上都是空白,“不过还没抽多久,有害物质的副总用还感觉不出来,好在它的电量只能支撑一颗烟弹所以即使你想过足瘾也不能让你连着抽。” 老丁苦笑下讲述完了她的电子烟体验。

IQOS 部分产品

作为知名烟草品牌万宝路的母公司 Philip Morris(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研制的产品,IQOS 采用特制非燃烧烟草配方,尼古丁、焦油含量均比传统烟低,不含致癌物,被认为是一种更健康的吸烟方式。虽然通过烟具即加热棒烘烤加热烟弹产生烟雾,而非直接燃烧卷烟,但其实从电子烟的原理来看大概我们也可以发现它并非是戒烟的替代品,而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抽烟。

“吞云吐雾” 的感觉大部分来源依然为尼古丁、丙二醇等,其中尼古丁具有上瘾性且会促进心血管疾病的发生。与此同时,电子烟也会向室内释放可吸入的液体细颗粒物和超细颗粒物、尼古丁和致癌物质。美国的研究发现它不仅不能帮助其戒烟,还容易导致尼古丁上瘾。

数十亿的灰色产业

来自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制造了全球 90% 以上的电子烟,但国内消费市场依然较小,仅有 6% 的产品销于国内,然而欧美市场占据了出口份额的 83.7%。电子烟在我国的生产制造已经形成成熟的产业链体系。

另据媒体报道,在淘宝上以前有很多店铺直接售卖 IQOS 的烟具和烟弹,后来被监管部门要求下架,于是出现了大量以维修为名的商家。实际上,维修基本是幌子,更多还是从事私下烟具和烟弹的买卖。而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有人则直接在售卖。这样被称之为 “一种更健康的吸烟方式”,使得越来越多像是老丁一样的烟民逐渐转向了 IQOS,并由此催生了 IQOS 在网络上甚至线下被非法销售的产业链。他们可以一次性向买家批发上百烟弹。

刚才提到的 IQOS 电子烟就是其中最受欢迎的商品,IQOS 电子烟主要包括 “烟具” 和 “烟弹” 两部分,老丁告诉我们,“她当时就是网上找的代购,电子烟不贵才 700 块钱,但烟弹因为难买所以比香烟贵,一包内含 20 颗的就要 35,平均下来差不多抽一个都要 2 块的成本,当然还有电费不计算入内的话。”

这也是许多 IQOS 电子烟一族获取货物的渠道和方式:从日本等国家代购或者自己出国机会海淘。但背后的黑色产业链却已经收到了执法部门的关注,因为在我国从事烟草生意是一项垄断生意,私人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都属于非法销售。

比如,2018 年 3 月,浙江绍兴警方就破获一起特大互联网销售加热不燃烧卷烟案件。在该案中,杨某和陈某是一对夫妻,原本在义乌一家外贸公司上班,但他们后来发现,销售 IQOS 电子烟可以快速致富。两人很快就在网上注册店铺销售 IQOS 电子烟,并通过微信朋友圈、网站等多种途径进行推广。经过查证,民警发现,杨某和陈某通过导游和留学生进货,该网店销售金额较大。随着深入调查,警方进一步发现,卖家遍布浙江、天津等全国二十余省市。这些卖家组建了专门的微信群,每个卖家都加了十几个电子烟销售群,需要货源,就在群里发个消息,立即会有人提供。卖家之间也会互相调货,职业化程度非常突出。

这样的案子并非个例,背后也折射出这个行业的需求确实存在大量缺口,但抽烟作为一种不文明的风气,如果借着电子产品时尚外衣的名号,特别是给年轻人这样一种以此为流行的影响,那就和我们所倡导的健康生活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