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市场,东南亚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开辟并立足东南亚市场已经成为很多科技巨头的目标。LazadaGrab、VNG 等诞生于东南亚本土的创业公司也迅速发展成为独角兽。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活动上,来自东南亚的创投基金 Openspac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吴权丰、North Ridge Partners 执行总裁 Chris Tran、True Digital Park 首席社群关系运营官 Oliver Becker 和我们聊一聊东南亚的创业公司要怎样从早期阶段跨越到 A 轮。

Openspace Ventures 是基于东南亚的创投基金,成立于 2013 年,目前已经投资了 20 家公司,投资涵盖新加坡、泰国、菲律宾等地。吴权丰表示,Openspace Ventures 投资的公司中有一些公司成长得很壮大,进入到 B 轮和后续的融资阶段。

吴权丰称,他们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生态体系的建立,并建立了一个服务平台,现在已经有 32 万个非常活跃的公司,公司拿到投资之后,从很多中国公司学习到不少经验,这个平台也变成了非常大的广告平台,并且也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电子钱包。

North WRidge Partners 总部位于新加坡,去年开始投资方向开始涉及到电商领域,Chris Tran 表示,相信东南亚的生态系统会不断增长,同时也希望能够帮助东南亚的初创企业融资,实现上市或并购。

Chris Tran 表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中国的金融体系、无现金体系,东南亚在这些方面没有办法和中国比,但是这方面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需求。他们希望建立更多的基础设施,东南亚和美国、中国不一样,在东南亚,通常可以看到有新的服务涌现,以前这些服务可能不存在。

对于东南亚和中国商业模式异同的问题,吴权丰认为,从宏观角度去了解,首先东南亚地区主要通过手机来体验互联网,中国则可能是从固定宽带转移到手机上网。东南亚很多人都相信手机上的服务和平台,采用率非常高,采用速度也非常快,东南亚是增长得非常快的市场。

True Digital Park 是一个数码创业园,大约有 2 万平方米,同时拥有一个创新中心,True Digital Park 也是泰国第一个数码创业园。Oliver Becker 表示,自己在泰国居住两年时间,希望能够在当地建立最大的创新系统。

Oliver Becker 认为 True Digital Park 不是一个投资型公司,True Digital Park 的目标是支持泰国进入 4.0 的时代。他们建立一个生态系统需要有几个组成部分,首先是好的地点,True Digital Park 计划在明年开放,其中有 7.7 万平米用于创新中心的建立,他们将不断促进初创型公司的生长,同时也希望独角兽公司涌现。

Oliver Becker 表示,True Digital Park 有不同类型的租户,这个园区里不仅仅是有初创公司,也有一些孵化区、孵化中心,还有一些高科技公司,还有一些政府机构,他们也会起到检查租户背景的作用,而初创公司是这个园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Oliver Becker 称,True Digital Park 能够吸引泰国以外的人进入到曼谷来投资,并且拥有很多合作伙伴,这些合作伙伴都不是泰国的公司,他们会是一些风投公司,或国际型公司,在这个园区里面有 10 到 12 家大的外国投资公司。

提起泰国,吴权丰表示,在泰国有很多大型的家族企业,印尼也有很多的亿万富翁,他们都有自己的家族企业,也参与生态系统,确保他们的国家也可以快速的融入到新经济体里面。“我们(Openspace Ventures)有很棒的、很有意思的策略,在泰国要建立一些合作伙伴关系,泰国有四五家家族企业,我们要和这些公司合作才行。在这个园区,也有一些银行家,我们会把初创公司带进这个园区,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我们要和泰国本土的巨头合作,这是进入泰国市场最有效的方法。比如像京东,如果要考虑这在这边的运营也可以考虑这种模式。”

Chris Tran 表示,中国有很多去美国留学回来的海归,在泰国也有这样的海归,“泰国人也有很多在美国和欧洲留学回来的,我们看电商公司的创始人,很多都是去美国留学然后回国创业的,现在在印尼也好,还是在新加坡,在菲律宾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说有一些公司的市场驱动是非常成功的,也有可能成为区域冠军型的企业。”

东南亚有 6 亿人口,这样一个市场,涉及 6 个国家不同文化、不同规则和不同的语言,一家初创公司要发展壮大,要如何处理不同的文化、语言呢?

对于这个问题,吴权丰首先发表了看法,他认为这是对东南亚企业普遍存在的批评,这个市场就像欧洲一样,它有很多的多样性,它和中国、美国不一样,“我们要有自己的团队,这个团队一定要本地化,从第一天开始就要有很好的本地化的做法,比如说我们有一家公司征服了印尼这个市场,四年之后我们可以做更加复杂的市场。他们不断的完善他们的商业模式,不断根据本地的文化进行一些改良。” 吴权丰说道。

Chris Tran 则认为有一些公司的创始人经验非常丰富,也非常善于言辞,善于交流,他们很善于适应一个市场。

吴权丰进一步称,一些大公司都有自己的风险投资,也成立了他们自己的投资型的分公司,做了很多并购。这个行业的生态系统是不断的变化和成熟的,比如中国百度的例子,他们的生态系统是不断的发展的。

目前新加坡拥有很多的风投基金,越南也发展得比较快,其他地区可能发展没有这么快,提到这些地区的现状,吴权丰认为要看公司的情况,印尼是很大的市场,中国也有很多在印尼的投资人,“我觉得这将会产生转移,可能转移到泰国,或者是菲律宾这些国家。我看了这些国家的情况,菲律宾是很大的市场,但是有一个问题,你要找到很好的人才。我觉得要花点时间才能够看到这些市场呈现出比较主流的趋势。”

提到泰国,Oliver Becker 表示,过去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从 2012 到 2018 年,泰国公司的数目和获得的融资上出现了很多不错的例子。有一些公司获得了比较多的融资,“比如说有一个研究,这个研究是关于不同国家生态系统的研究,在新加坡,他们的生态系统是最好的,这点我们不感到惊讶,排名第二的是曼谷,获得了很多很好的分数,无论是人力资本,还是基础设施,还是网络,得分都比较高。但是有一方面曼谷得分不高,就是没有很多的加速器,一些公司都聚集在一个比较集中的地方,我们希望能够改善这方面的生态系统要有一个很好的中心,有一个很好的加速器环境,让这个初创公司可以获得很好的发展,也希望很多的公司初创公司,能够把曼谷看作可以落地的中心园区,这是我们的大目标,我们希望能够实现这个目标。”

Chris Tran 表示,他们已经在东南亚吸引了很多消费者,比如越南政府非常积极想要建立无现金的经济体,而且希望能够有更高的能见度,而且在越南有很多成立时间比较短的同类型公司,它们有很大的潜力。Chris Tran 表示,希望能够在东南亚建立一些非常大的科技枢纽,而且这些地方未来会有很多的资金,也会有很多的商业模式能够建立起来,其他地方也能够复制。

吴权丰表示,有很多的东南亚公司,他们都拥有工程技术,中国有很多的技术是可以移植到东南亚的。Openspace Ventures 作为初创基金,也和很多的中国初创公司、投资者共同合作,看是不是能够一起做大东南亚的市场,并且也希望能够去结构这个非常复杂的区域,相信中国在东南亚一定有很大的商机。

对于中国的 VC 和创始人为什么要关注东南亚,吴权丰认为,这也是关于获得性、连通性的问题,“如果你已经有很好的算法和很好的 AI,把它扩大到 6 亿人口当中是很容易,如果你到美国会有很多的法律法规的问题,但是到东南亚可能就不一样了。” 吴权丰说道。

Chris Tran 认为中国企业应该非常积极的和东南亚合作,一方面,东南亚的增长非常快,另一方面看风险和成本,“中国是不是一个低成本的制造枢纽,中国现在已经逐渐成为成本越来越高、科技含量越来越高的制造中心,所以现在需要向外进行寻找低成本的制造基地。东南亚有很多的人力资源,也有很多人力市场,我们可能有更好的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