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有摩拜。

提起熊猫资本,很多人第一时间会联想到摩拜单车。作为熊猫资本的代表作,摩拜在过去一两年里站在互联网创业的风口,收获了不计其数的融资、话题,当然还有质疑。

为熊猫资本投出这家明星公司的毛圣博说,希望未来被提到的,不只有摩拜。

说出这句话时,毛圣博正西装革履地坐在我们的镜头前,面前是一只俏皮的熊猫玩偶。这只憨态可掬的熊猫玩偶出自 “动漫网红” 张小盒创始人陈格雷之手,逐渐成为了熊猫资本的 “卡通代言人”。

“我们四个合伙人中,从体型来说,李论是只熊猫,我们是三根竹子。” 毛圣博笑着说。

这位形容自己是根 “竹子” 的投资人在 2017 年曾入选投中 “ 2017 年度中国最佳天使投资人 TOP30 ”、《财富》“中国 40 位 40 岁以下的商界精英”。《财富》对他的评价是:“ 34 岁的毛圣博曾经是启明创投最年轻的投资副总裁,如今他和另外三位合伙人李论、梁维弘、李心毅共同发起创立了熊猫资本。熊猫资本成立不久就投出 “摩拜单车” 这样的明星公司,毛圣博功不可没。”

冲浪秘诀

吉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毛圣博称自己曾是不折不扣的 “码农”,曾在 Hanna Strategies(后被 Autodesk 并购)和 FalconStor 工作过,却在事业上升期时,辞去工作进入长江商学院,全职攻读 MBA。

“其实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 毛圣博谈到从 “码农” 转变为投资人时讲道,“我们平时开玩笑说,投资这个行业十以内的加减乘除就能搞定,估值也都是整数,这有什么难的。所以投资人必备的是对世界的好奇心,对于世界的想象。技术本身,比如计算机语言就是对于世界的一种描述。”

对于投资人的角色,毛圣博有一套自己的 “冲浪理论”:“在适合冲浪的海域,浪终归会来,二十年一大浪,十年一中浪,五年一小浪。你要做的是在浪快要起来的时候发现浪,然后找到能够站到浪尖上并坚持最久的弄潮儿,如果能抓住大浪就会是成为下一个 BAT。”

理工出身的毛圣博对于未来世界的理解更多基于数据和市场调研,其助理透露,他对于行业数据的要求近乎 “苛刻”,常常对行业分析数据反复钻研总结规律。风口可以人为制造,而数据是真实不可篡改的,在数据的海洋里毛圣博发现了公有云在中国的可能性,所以他找到了七牛云这家企业,并成为其早期投资机构。如法炮制,在自己想象中的未来世界里寻找与之匹配的企业,毛圣博陆续投资了 Face++、凹凸租车、石头科技、Insta360 以及摩拜单车。

投摩拜不是运气

大多数人认识了解到熊猫资本,是因为摩拜。

2016 年,这家成立不足一年的小资本在共享单车还没有飞上风口时,孤注一掷地成为了摩拜单车 B 轮的领投机构。2017 年往后,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热,摩拜力排重敌平分天下,估值几十倍几百倍的翻腾,熊猫资本也随之为大众所知。也因此,毛圣博与胡玮玮共同登上了《财富》评选的 “中国 40 岁以下商业精英 top 40 ”。

开篇便投到一家明星企业,这为熊猫资本带来了声誉也带来了质疑。“很多人说我们是运气,其实投资摩拜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毛圣博说。

“春江水暖鸭先知”,毛圣博形容,他看好的是交通出行领域,而摩拜正好在恰当的时间出现。那时候,摩拜单车在上海杨浦区仅有 170 多台自行车,共享单车不被太多人看好,甚至处处被资本拒绝。在决定投资之前,熊猫投资团队走访了 uber 各城市经理,试骑了很多次摩拜单车,访谈了每一位摩拜单车的高管,也进行了市场调研,用数据和方法论建立研究模型,深思熟虑之后便义无反顾的成为其早期投资机构。

“ timing ” 这个词毛圣博多次提到,他认为这是决定投资最主要的因素。“一家企业有没有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做合适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他可以满足一个真实的需求,可以让人们生活变更好。” 第二点,毛圣博对于创始团队的要求是 “ stay hungry ”,“创始团队的基因要与做的事情相匹配,要有足够大的野心把要做的事情实现作大。” 最后促使他投资的原因是企业自身与众不同的定位,适合自身的运营方式,战略规划等等。

“投资了摩拜之后,会不会很有压力?有没有把摩拜单车作为一个标杆?” 我问毛圣博。

毛圣博一脸轻松的回答:“不会,完全不会,我们从来没有把摩拜当作一个标杆。我们很努力的想发掘下一个明星项目来证明自己是一个独立思考的资金,但风险投资是一个回报周期很长的工作。目前我们投资了很多优秀的早期项目,迅速增长不一定是好事,我们期待着它们后发制人,厚积薄发。”

他以近期投资的一家无人机送外卖的项目举例,目前无人机送外卖的限制很多,很多人并不看好。但是现状是一个小小的外卖需要耗费很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来运送,他认为未来外卖的配送一定会发生改变。毛圣博坚持着,为他想象的未来世界买单。

导师和朋友

以每天接触三到五个项目来算,一名投资人一年可能接触上千个项目,与几千名创始人聊,研究数十个不同的领域,每天的工作量可见一斑。对于快速甄选心仪项目,毛圣博也有几个明确的标签不投:对所处行业没有深刻洞察的团队不投,逆历史潮流的方向不投,不产生实际价值的伪需求不投。

即使有明确的选择标准,毛圣博总是 “心太软”,其助理跟我们透露:“很多一看就不靠谱的项目,拉着毛总一讲就是几个小时,毛总总会耐心的听他们讲完,不会主动打断。他明白创业者都不容易。”

对于创业者的同理心和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让很多创业者都成为了毛圣博的朋友。我们联系到熊猫资本投资的恋爱圈创始人姜宁,姜宁在研究生在读期间开始社交领域创业,且一直专注于社交产品的探索,先后尝试过匿名社交、校园社交、短视频社交等产品方向。

姜宁跟我们分享了与毛圣博相识熟知的经历,两人相识在一次高智商 Mensa(门萨)俱乐部的聚会上,一位是怀揣创业梦的年轻人,一位是寻找创业新鲜血液的投资人,在自由交流争辩的环境下,毛圣博听了姜宁对于社交领域的畅想,随后不久便对其进行了第一次投资。

“他(毛圣博)像一名导师,更像是朋友,我们过段时间就会聚在一起,他更多是给我一些建议,不会参与公司决定,非常尊重我的选择。” 姜宁说道。创业不会是一帆风顺,姜宁也在创业路上坎坷重重,经历过一贫如洗,也在逆风中东山再起,这背后也离不开一位投资人的默默支持。

“毛总投资过我两次,即使失败过,他也一直支持我,很幸运遇到了他。” 姜宁说现在与毛圣博的相处非常轻松自在,两人也经常相约运动,互相串门做客。“真的非常不容易,遇到像毛圣博这样的人。” 姜宁的语气透露着喜悦。

采访接近尾声,我问毛圣博对于在 40 位商界精英中,作为上榜的唯一一位 VC 投资人有什么感受?他表示对于这些荣誉或者媒体的评价,诚惶诚恐。“在感谢的同时,我觉得这只是管中窥豹,优秀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会以此来鞭策自己越来越接近 top 40 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