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携程宣布了对 OYO 酒店 “解禁”,与其达成深入战略合作,随后,美团酒店也宣布与 OYO 酒店达成相应合作。携程及美团均表示,未来将对入驻 OYO 的酒店,从品牌、人才、技术、流量和运营等多方面进行支持,双方将在合作共赢的关系之下,进一步激活下沉市场的消费需求,发挥各自优势,助推中国酒店住宿消费和体验的整体升级。

从疯狂扩张中国市场,到被本土公司不断 “封杀”,再到与美团、携程等 OTA 达成深度战略合作,OYO 这个 “外来者” 似乎已适应了中国市场,并未出现水土不服。从 OYO 酒店在中国发展路线来看,二三线城市已成为 OYO 酒店在中国的主要深耕点,这与当下互联网公司纷纷进入下沉市场的趋势相吻合。除此之外,OYO 被软银、Grab 等金主疯狂融资以及对加盟店进行疯狂补贴,让这家公司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流量,这样的商业模式,与国内的滴滴、ofo 、瑞幸咖啡等靠 “烧钱+高额补贴” 的本土互联网公司有相似之处,而他们在商业上的成功也证明了此模式的可行性。

OYO 于 2013 年创立,是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2017 年 11 月份,OYO 在深圳注册遨游酒店信息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标志着 OYO 开始进攻中国市场,并将目标定在了低端单体酒店。凭借 “连锁化” 加盟模式、收取低廉佣金以及高效的运营管理体系,OYO 迅速吸引了众多经济型单体酒店业主的眼球,从而许多小型宾馆在低成本下迅速成为了国际品牌的加盟店。随后,OYO 共进驻全国 298 座城市(不包括北京、上海),其中以中小城市居多,运营酒店超过 7400 家,客房数超 34 万间,由此 OYO 在极短时间内也成为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这不得不引起国内 OTA 们的注意。

起初,OYO 中国官网显示,OYO 的酒店在飞猪、携程、美团等均能被预订,但从去年开始,OYO 酒店被国内一部分 OTA 平台封杀,其中美团对 OYO 的封杀最厉害。早前就有媒体报道称,武汉、沈阳、长沙等二线城市的一部分加盟商希望与 OYO 解约,因为如不这样做自己的门店将被美团下架。虽然 OYO 与美团等 OTA 的 “牌法” 不同:美团、携程提供平台,并基于平台流量再去连接酒店,而 OYO 则是先连接酒店,再构建平台,随后让用户在自己的 app 上预订出租车和餐馆等,但这样的反向操作,在流量庞大的下沉市场上,OYO 确实能从这些 OTA 中抢走一部分红利。而对于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封杀竞争者或者互撕,似乎是能迎来一家独大、然后赢家通吃局面的好办法。

但实际上,携程、美团平台更多的是提供走中高端路线的连锁品牌的订房信息,而这些品牌大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从而使得低端市场成为空白,而 OYO 正好能填补这一部分空缺。此前,同程艺龙在 2019 年 Q1 财报中表示六成新用户来自下沉市场,可见,对于这样一块兵家必争之地,主动放弃或者迟疑一阵子,就会很快被别人占领。

因此,此次美团、携程对 OYO 的解封,实质上能使彼此在市场上进行优缺互补,有效提升全国酒店整体品质水平,以及使得用户对国内整个酒店市场的满意度快速提升,从而让双方更好地迎合消费升级的趋势。大鱼吃小鱼不见得适应各行业,有时携手同行更能造就未来,更能促进整个生态链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