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下午,早已进入夏季的成都天气湿润凉爽,但 “火药味儿” 正浓。

江湖传言的 “搅局者”OYO 酒店,正在召开酒店升级2.0发布会。在成都的另一边 ,相隔不远,华住旗下的H酒店也在召开发布会。

OYO 酒店 CFO 李维在采访中表示:“今年他曾预测华住将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果然成真了”。

而在另一边,华住的发布会上传来一句话:“我们友商啥都跟我们学,我们干啥他干啥,我们开发布会,他也开发布会。”

进入中国一年多的时间,快速扩张的 OYO 酒店引来了业界同行和媒体的关注,为什么扩张这么快,最近一轮 10 亿美元的融资用在了哪里?升级 2.0 之后要做哪些改变?

OYO 搅了谁的局?

全国超一万家酒店,五十万间客房,OYO 酒店进入中国后用一年多的时间,跃居成为中国第一大单品酒店,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六大管理酒店集团。

李泰熙(英文名 Ritesh)在印度可谓家喻户晓。他出生于印度新德里农村,2013 年时就以 19 岁的年纪成为硅谷风投教父 Peter Thiel 最年轻的学生并获得 100 万美金启动资金,随后又连续获得软银、红杉等国际资本巨鳄的加持,仅用了 3 年就把 OYO 发展成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

如此快速的规模扩张,引起了OTA行业的不安,也搅动了其他竞品酒店的心。

OYO 酒店 CFO 李维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 “传统酒店会感受到 OYO 未来是个威胁,因为我们可能会颠覆他们现有的价格体系,但是在现有的大型酒店管理集团中,华住作为上市公司不可能告诉投资人要亏两年跟我打,而首旅、锦江这些都是国企不需要太考虑。其次就是 OTA,现在看到是 OTA 在跟我们竞争,但我们认为最终会跟 OTA 握手的,未来大家可以一起共赢。”

中国饭店协会张明厚认为 “当年新兴酒店出现的时候,很多传统的酒店业认为这些酒店是 “搅局者”。回头看正是这些 “搅局者” 改变了中国酒店业的结构,老百姓的个性需求也得到了更大的满足。” 在张明厚看来,这种 “搅局” 是一种正向发展,OYO进入的是中国酒店行业最具人文关怀的一个市场。

从 OYO 的高管团队来看,来自阿里、神州、膜拜、饿了么、谷歌、微软等互联网基因极强的团队,这也成为他们快速扩张的原因之一。

这家在深圳起家的酒店为什么在创立初期就制定了快速扩张的战略呢?

OYO 的首席发展官胡宇沸认为:“酒店行业是一个规模化的生意,本身就需要贴合不同城市的出行需求,因此是一个 “多城市,广覆盖” 的业务。其次,OYO 酒店的互联网与技术基因,能够帮助 90% 的单体酒店实现规模化、专业化的管理,缩短与头部玩家的差距,供给侧改革迫在眉睫,尤其需要快速扩张,触达到这些酒店主。”

“OYO 创立之初,城市拓展是非常难的,因为没有品牌知名度,没有用户粘性,没有兑现的承诺。我最初也不确定能做到多少,但团队非常棒,我知道可以做到很好。”

在加入 OYO 一年多的日子里,胡宇沸仍记得去年 OYO 扩张最快最难的时候,他依然制定了 “21 天开 1 座城” 的目标,整个团队分为 9 个大区,从去年五月份开拓了 11 座城市,六月份 34 个城市,八月份到了最高峰 62 个城市。团队的同事每天工作到一两点钟,再去撸个串,四点钟睡觉,八点起床,继续去工作,周而复始。11 月,OYO 酒店中国拓展部,仅用了半年时间,便将 OYO 的旗帜插遍了中国大地,创造了神话。

胡宇沸将 OYO 拓展部的成功归功于团队,他认为:“OYO 招募一个人,解决不了问题,也达不成目标。最重要的是有了一支凝聚力极强,团结,共同奋进的大军。当时的拓展部旗下有 “三总部,九大区” 的组织架构。总部以中央作战室为核心,与 9 位经验丰富的区域总经理协同作战。当时,决策迅速,执行力强,所有人都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

当然,OYO 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人员招聘的压力、与业主的谈判合作、酒店改造等问题。

  • 首先人员照招聘会有很大的挑战。OYO 在几个月的时间团队扩大到了千人规模,拓展部 HR 负责人汪姝贝面临着招人的巨大压力,采用了以老员工带新员工、推荐、与猎头公司合作等方式迅速招募到合适的人才,当时的招聘量最多达到每个月接近 500 人。
  • 其次,在与业主谈判的过程中,采用相应的话术。团队人手一本作战手册,这本手册包含了:OYO 的业务员应该向业主传达什么样的信息、确保所有的信息不会被放大,以及过度承诺等等。每个入职的 BD 员工都需要学习这套手册以便在谈判中运用。
  • 另外在酒店改造方面,因为工程需要大量的勘测、定制、运输工作,因此 OYO 拥有一套非常完备的流程体系,确保酒店在签约后,能够迅速完成改造、系统上线等 60 多项繁琐的环节

烧钱烧在了哪里?

“现在应该很自豪地说我作为 CFO 是每天睡得很熟的,因为口袋里面有很多钱,” 李维在采访中说。

2018 年 9 月末,OYO 宣布获得了 10 亿美元的投资,8 月份客房新增数量就达到 2.5 万间。要知道,截止 2018 年底,已经成立了 15 年的 “如家” 总客房间数还不足 25 万间。

华住旗下的 H 酒店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不是 OTA,我们要创造价值,不是说烧钱,忽悠,吹牛,然后弄得像小黄车一样一地鸡毛”。 H 酒店的表态暗喻了同一时间开发布会的 OYO 酒店一地鸡毛。

李维在采访中回应:“OYO 不是跟 OTA 竞争,OYO 是在做酒店这个行业,在同一个位置我们的价格比汉庭便宜了 30%,他感觉到了危险,我们现在的质量还不够好,但当 OTA 评分都是 4.8 的时候他一定要担心。”

俩家都表明自己不是 OTA,对各自的发展都有了明确定位。

李维谈到:OYO 酒店 90% 的钱花在了自己的人上面。包括对人才的培训以及业主的投入上面。

OYO 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说,OYO 酒店将与签约 “OYO 酒店 2.0” 的酒店业主共同承担经营状况波动、市场形势变化所带来的风险,并将加大对物业更新的投入、为酒店提供更多流量,提升经营收益,让业主乐享其成。朱磊表示,OYO 酒店自成立以来,累计投入 5 亿元资金用于酒店改造、运营提升和赋能,每 1 小时就获得一家新店加盟,每 1 秒就能为业主带来一个新的间夜。

升级后的 2.0 会做哪些改变?

当前中国广大单体酒店普遍面临四大痛点:装修物业老化、经营成本高、消费者年轻化带来消费习惯改变,以及单体酒店面临的竞争越来越大。而消费者则面临三大问题:设施老旧、服务非标准化、入住体验差。OYO 的存在正是为了更好地赋能单体酒店业主,提升入住体验。

OYO 酒店自 2017 年 11 月在深圳运营首家门店以来,品牌规模迅速拓张,目前在全国运营酒店超过一万家,客房数逾 50 万间,成为国内单品牌规模最大的连锁酒店,以及第二大酒店运营和管理集团。“我们的第一万家合作酒店已经在成都正式上线运营,今天我们也把业主杨超先生请到了现场。这是 OYO 酒店发展历程上的又一座里程碑,也是 OYO 酒店新篇章的开始。” 朱磊说。

据了解,在过去的 25 天里,OYO 酒店已在华南区域的多个城市试点了 “OYO 酒店 2.0”,签约全新合作模式酒店 150 家。朱磊介绍,这些酒店自升级签约上线之日起,平均入住率提升达到 60% 以上,平均营收提升 30% 以上。其中位于昆明的 OYO 佳宝商务酒店在签约的首周内,入住率从 47% 增长至最高超过 103%,RevPAR 从 58 元增长至最高 105 元,增幅接近 100%。

“战略正式启动后,OYO 酒店将成为中国当下唯一一个能够全面为合作业主提供收益保障的连锁酒店品牌。” 朱磊表示。

对于广大单体酒店业主们而言,“OYO 酒店 2.0” 意味着什么呢?朱磊将其总结为 “零风险、高品质、享分成、无烦扰”,与此同时,它也为 OYO 酒店带来了 “风险控制、降低成本、共创价值、提升体验” 的机遇与挑战。这也从全新的角度,再次解读了 OYO 酒店 “与单体酒店合作共赢” 的理念。

据 OYO 酒店方面预计,今年内,OYO 酒店的合作门店将覆盖全国超过三分之二县城一级的酒店市场,更深地进入下沉市场,对于边远地区的县市的商旅用户,OYO 酒店或许是他们拥抱消费升级、享受品质旅居生活的唯一选择,而这其中,通过 “OYO 酒店 2.0” 升级签约的酒店将超过 10000 家。这一布局规划也将成为 “OYO 酒店 2.0” 的又一次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