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海是一个总结性投资人,纵横投资江湖十几年来,留下了不少的经典投资招式。

“一横一竖”、“根据地投资”、“两慢两快”……都是他的有名方法论,人们也愿意倾听他的经验之谈。因为作为愉悦资本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有着许多耀眼的成绩。其近期典型投资案例包括:瑞幸咖啡、摩拜单车、蔚来汽车、蛋壳公寓、途虎养车、小猪短租、镁伽机器人等,过往典型投资案例包括:易车、神州租车、人人网、乐逗游戏 、智联招聘、优信、神州优车、乐元素等。“先找到这块湿的雪,然后滚雪球一样把它滚大。” 这即是刘二海的 “根据地投资” 方法,从上诉投资案例中即可窥见一二。

愉悦资本主要投资于早期及成长期 TMT 及创新消费领域,刘二海的投资案例大多也聚焦在消费等领域的技术应用。表面上看,他擅长理解流量,与一些专注基础创新、技术创新的投资人不同。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关注硬科技的投资人。

“假如说商业模式是企业的基因的话,企业要想改变他的基因,硬科技扮演了最重要的一个角色。” 刘二海谈了自己对于硬科技意义的看法。的确,新经济需要科技做支撑,科技作为基础是毋庸置疑的。“有人谈商业模式创新,有人谈硬科技,实际上,不论是 “硬科技” 还是 “软科技” 最终不影响到商业模式,就不会对经济产生非常大的作用。” 他补充说,无论多有创造力的硬科技技术都要落地到市场才会体现巨大的经济价值。

那么,硬科技该如何有效地发挥其巨大的价值?刘二海以其经典的 “一横一竖” 创造价值二分法来解释了硬科技的作用。

首先,一横表示,你在所处的价值体系中能够生存,有你的不可替代性。“同样都是小企业,有可能一个企业是一只小老虎,另一个企业是一只花猫,他们在幼年的时候可能看起来差不太多,但是到成年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他们的基因不一样,创造的价值就不一样。” 他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说明。而一竖则意味着,你面临的各种各样的竞争,如何运营。“同样两家做团购的企业,但其中一家运营效率高,战略制定得当,人员招募合适,管培做得好,资金丰富,那么他就占据了优势。” 他说。

而硬科技则首先可成为 “一横” 价值体系中的重要环节。他表示,就像在战争的时候,如果你手上拥有了原子弹,就可以迅速占领上风。“硬科技在竞争中创造的价值足够大,这也是人们对它特别执着的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说。显然,技术壁垒是非常核心的竞争力。此外,在市场竞争和运营中,技术则可以利于提高效率,拉开与竞争对手之间的距离。

那么,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如何去挑选具有潜力的硬科技项目?

刘二海首先将硬科技的发展阶段分为两个部分,然后再去考虑在不同的阶段寻找最优解。第一个阶段是 “硬科技” 刚出现时,马上就可以在行业内形成几个典型作用。“如互联网出现时,马上有了 email、web 等,人工智能出现后,人脸识别、数据分析等应用很快蔓延开。” 他说。第二个阶段则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硬科技” 转化成了 “基础设施”。如果互联网仅仅只是极客自己玩,不可能产生经济,不会出现 “双十一” 这样的现象。在硬科技基础设施上构建的新公司,它的效率效果也会非常好。显然,科技转化成了基础设施,才会广泛地影响到所有的行业。

“TMT 第一个字母就是 technology 了,实际上就是技术投资。而技术投资有不同的阶段,你在什么时候投到里面去非常重要。” 刘二海介绍,愉悦资本的投资思路则是沿着技术的发展脉络,一是关注硬科技发展早期的项目,二是关注科技转化成基础设施时候的项目。

“移动互联网、支付、物流、中国制造、IOT,我们把它称之为新基础设施。其特点是普遍性、可靠性、安全性、经济性。新基础设施在中国正在形成,会提高整个中国的经济效率,那么必然会有很大的市场行业。” 他表示这既是一个重大的投资主题。关于导入期的硬科技,他则表示,智能技术、机器人技术都是比较关心的方向。值得一提的是,刘二海投资的的深圳柠檬光子和镁伽机器人都是属于硬科技的早期应用。两个项目的共同点则是技术团队都有着非常丰富的积累经验。显然,对于硬核的技术创新项目,刘二海非常注重团队的实力储备。

对于硬科技项目的挑选,刘二海也强调需要关注其是否将技术与市场结合。“两者不结合,就不具有持续性,不能产生正循环。” 他认为,在硬科技领域总有一些人比较着急,“最好明天咱们中国技术所有的世界上都领先。” 这样的想法是有难度的。“科技的超越,需要全面突破,整个经济体可以支持新事物。研发出一个东西,马上可以运用到体系中去,并能产生效益,才会产生动力持续研发。” 他强调,硬科技的发展,讲究 “生态”,要形成一个有机的生态才可能发展,不会平地起高楼。

刘二海表示,在看待一个科技创新项目时,不能盲人摸象,要去了解 “科技” 在里头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就像当初投摩拜单车的 A 轮时,我觉得特别重要的就是电子锁,尽管今天看来这个事没什么大不了,但在当时是很有意义的。里面包含了 IOT 模块、太阳能电池板等等。表面看着非常简单的一个东西,实际上包含了很多创新应用。” 他说道。

“VC 不是资本家,VC 更像是市场资本的配置者,” 这即是刘二海给自己的定位,所以,无论是 “硬科技” 还是 “软科技”,他都希望去透过现象看本质,了解最核心的东西。他始终相信,做一个好的配置着,其实是提高了社会资本的利用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