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为成功退市,聚美优品的名字应该很少有人提起了。

作为曾经的 “为自己代言” 的电商网红,聚美优品头顶着 “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 称号登陆纽交所,股价一度触及 37.99 美元,市值达 55 亿美元,一时间风光无限。但因为打假风波、私有化脱粉,加上主流平台挤压,聚美优品给我们展示了网红发展的抛物线之路。

而在昨天,曾饱受争议的聚美优品长达四年私有化之战结束了,聚美优品发布公告称,根据 2020 年 2 月 25 日达成的私有化方案,公司已经完成了与 Super ROI Global Holding Limited 全资子公司聚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合并,不再是一家上市公司,成为母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这笔私有化交易的价格为每股 ADS 20 美元。

退市不代表破产失败,对于聚美优品来说,从人人自危的中概股中退出未必不是件好事。聚美优品不是瑞幸、好未来们,众所周知它的离开是陈欧的 “蓄谋已久”,关键看退市之后的故事如何谱写。

陈欧为何坚持私有化四年不放弃?

凭借年轻帅气的外表和 “我为自己代言” 的勇气,陈欧曾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创业偶像,他的个人魅力也带动着聚美优品业绩一路攀升,创立仅四年便成功赴美上市,成为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

戏剧性的是,上市后不久,聚美优品遭遇了假货危机,股价连连下跌,之后的转型失败又进一步打击了公司业绩。两年后,美股中中国公司的表现集体下滑,聚美优品更是从 37.99 美元每股跌到了 10 美元以下。这时候,陈欧坐不住了,他联同联合红杉资本等买手团第一次提出私有化,发布的内部邮件中称,“虽然每一个私有化的公司都会强调自己被市场低估了,这看起来是陈词滥调,但对于聚美来说,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时聚美优品回归 A 股至少能让其估值上升 10 倍以上。但由于他们提出的每股 7 美元的收购价远低于发行价 22 美元,遭到了中小股东的联合抗议,陈欧被质疑或从中窃取超千万的资金。在资本的较量中,陈欧败下阵来,次年便撤回私有化要约。在这长达 18 个月的私有化拉锯战中,聚美优品也陷入持续的股市灾难,期间股价近乎腰斩。

与私有化问题纠缠的四年,是聚美优品电商业务陨落的四年。第一次私有化尝试严重伤害了聚美优品的声誉,陈欧也从 “创业偶像” 的神坛上跌落,之后聚美优品业绩一蹶不振,市场份额不断萎缩。艾媒数据显示,早在 2017 年,聚美优品在中国的用户渗透率就仅为 1.70%。

而四年之后聚美优品重启私有化却进行的十分顺利,除了聚美优品股价持续降低以外,与中概股低迷的行情也脱不开关系。因新冠疫情的冲击,美股经历了十天熔断四次的历史,做空机构虎视眈眈,中概股个个自身难保,而聚美这种小盘股,机构投资人不入场,流动性拉不动,未来股价能够提升的可能性比较低。所以当今年 1 月 12 日,陈欧等买手团再次提出私有化要约时,反对声小了很多。

此外,20 美元/ADS(1ADS=4-10 普通股)的出价较要约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也有近 15% 的溢价。虽然这一报价不占优势,但在中概股小盘股流动性难以提振的整体环境下,聚美优品私有化为中小股东提供了相对稳妥的退出渠道,向市场表示了起码的尊重。

在全球股市震荡期,聚美优品顺利退市不仅及时止损,也能为未来的业务转型提供可能性,这一过程可被视为中概股顺利实现私有化的代表案例,这也与陈欧的坚持脱不开关系。而资本市场下行期相对公允的交易价格平衡了各方的利益,是推动私有化的内在动力。接下来,陈欧的创业故事该怎么谱写,这便是下一个故事了。

接下来,该如何代言?

早在没有退市之前,聚美优品一直都在尝试拓展业务线。

在电商业务之外,聚美优品还陆续投资了母婴电商、影视剧、空气净化器等产业,试图通过多元化战略投资来打开更多流量的大门,在主业之外寻求新的增长点,同时也争取在资本市场的更好表现。但努力并不都有回报,尽管采取了种种努力,但聚美优品股价长期处于低位徘徊的状态,始终无法得到改善。有分析人士表示,聚美股票流动性差,融资功能基本丧失,继续付出高昂的成本维持上市公司地位已经没有实质的意义。

而私有化完成后,可让公司不受短期股价涨跌束缚,更关注长期决策,有利于业务转型,似乎带给了聚美优品更多想象空间。众多 “留美” 归来的中概股或为聚美的下一步发展提供可参考的范本,例如完美世界于 2015 年 4 月退市,时隔 8 年完成私有化宣布停牌。2016 年初,作价 120 亿元置入完美环球,成为一家集影视、游戏、院线为一体的影视上市公司,组成现在的完美世界。

至于私有化之后,聚美优品走向如何,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取决于私有化资金的来源。如果这部分钱来自公司创始团队,那么退市后维持私有化可能性较大;如果资金来自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那后续聚美优品或会在 A 股或港股上市。

已有传言说,陈欧这次的私有化操作是为了将来 “以街电为核心再次上市”。2017 年,聚美优品曾用 3 亿元收购了共享充电宝品牌 “街电” 的多数股权,当时这一举动遭到王思聪讽刺 “如果成功了吃翔”。但街电的表现却让人出其不意,截止 2019 年初,街电累计用户超过 1 个亿,用户份额占据了行业的 41%,如今的份额也基本保持了前三的位置。聚美优品持有街电股权达 82.07%,主要营收来源也来自于充电宝业务。

与已经日薄西山的电商业务相比,街电的未来显然更有诱惑力。此时完成私有化,陈欧转移战场的目的十分明显,“以街电为核心再次上市” 并不是没有可能。不过 A 股对于街电这样业务较为单一的模式接度如何,还需要未来时间和资本市场的检验。

除了充电宝,在 A 股上市公司三五互联收购拥有 700 多个网红 IP 和 5 亿粉丝的 MCN 公司上海婉锐的案子中,收购标的背后也出现了陈欧的身影。在陈欧的投资版图中,信息服务和科学技术板块占了百分之五十。对于一个 “过气网红” 来说,陈欧已经吃完了流量的福利,接下来就是看他真正投资敏锐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