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股闯荡 20 年后,老牌互联网公司网易终于回归国内市场。

今日 9 点 30 分,网易(9999.HK)正式在香港联交所鸣锣上市,开盘价 133 元,较发行价 123 港元上涨逾 8%。

继阿里巴巴之后,网易成为第二家回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公司。与 20 年前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暴跌 30% 的窘境相比,回归上市的网易则是站到了众人瞩目的舞台之上,迎来了高光时刻。

顺势而为的回国上市

在中概股面临的监管风险增大的背景下,中概股回国上市已是大势所趋。

不过,顺应趋势赴港上市募资的网易并不缺钱。根据招股书,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网易短期内可支配的资金规模在 315 亿元左右,“足以应付至少未来 12 个月的预计所需现金”。2017-2019 年期间,网易每年都有大量净现金流入,流入的现金规模也在上升。

从招股书分析来看,网易的总资产达 1121 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 34.9%,现金类资产达 596 亿元人民币,属于 “资产质量高,抗风险能力强” 的一类。

20 年前,由于国内市场上市制度限制未盈利、同股不同权等公司上市,众多互联网企业只能选择赴美上市,被迫 “漂流” 海外。而在国内政策逐步放宽的背景下,网易继阿里之后回港二次上市是顺势而为。

“精品战略” 的慢哲学

作为有着 23 年历史的老牌互联网公司,网易以打造精品产品的 “匠心” 著称。因为推出了网易邮箱、Lofter、云音乐、有道、严选等爆款产品,网易在业界赢得了 “网易出品,必属精品” 的口碑。

2000 年起,网易确定了 “精品战略”,在之后的历史里,丁磊用做精品的慢哲学一步步让网易坐稳了头部互联网公司的位置。

在网易官网的描述中,可以一窥网易对自身角色的定位:网易是一家 “在线游戏开发与发行公司,也是中国最大的电子邮件服务商,并拥有自营品质电商品牌、在线音乐平台、在线教育平台、资讯传媒平台,覆盖全中国超过 10 亿用户。”

游戏、邮件服务、电商、音乐、在线教育、媒体六大板块支撑起网易多元的商业版图。网易在游戏、教育和音乐领域都有明星产品坐镇。

游戏业务对于网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现在网易 75% 以上收入都来自于游戏。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按 2019 年 iOS 及 Google Play 综合用户支出计算,网易是全球第二大移动游戏公司。2002 年推出《大话西游 online》是网易游戏业务的起步,在游戏业务的带动下,网易 2002 年收入同比增长了 721.8%,网易也得以从当时低迷的股价中缓过来。而到了 2020 年第一季度,网易游戏收入已经占到了整体收入的 79%,爆款游戏《梦幻西游》《阴阳师》和《大话西游》依旧是网易游戏收入的主要来源。

网易教育业务的开启得益于一次意外。在网站不起眼位置的词典网页点击数据迅猛增长,成为了有道进入教育领域的起点。2007 年,有道推出旗舰产品有道词典,该产品 2019 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超过五千万。通过有道词典,网易将用户流量引流到教育相关的服务和产品中,覆盖学前、中小学和大学生以及成人用户的教育需求。疫情利好线上教育的背景下,有道 2020Q1 在线课程收入 5.19 亿元,同比增长 287%,有道 2019 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 1 亿。对于教育这个慢行业,负责有道的周枫认为丁磊是一个 “super long-term thinker”,教育业务也在 2019 年被上升到集团战略层面。

网易云音乐的诞生和丁磊对音乐的热爱息息相关。他对音乐有自己的理解:“音乐是基于分享的”,而当时市面上大多数音乐产品更像是播放器工具,缺乏用户互动。这为云音乐注入了 “互动分享” 的基因,分享、评论成为云音乐的特色。截至 2019 年,云音乐注册用户总数超过 8 亿。不过,在音乐版权争夺赛方面,云音乐稍微处于弱势,部分作品由于版权被其他平台垄断而无法播放。

网易电商业务的起源则是丁磊对旅游的热爱,他在《三石的私物精选》中写道,自己很喜欢旅游,从 2000 年开始全世界到处走,并且喜欢购物,希望把看到的好产品带给中国的消费者。于是,考拉和严选这两个产品出生了,考拉负责引进国外的优秀产品,严选则致力于打造高质量的中国制造。不过,电商之路并好走,在融资环境不佳的环境下,考拉 20 亿美元卖身阿里,严选也面临着同类竞品心选、有品、京造的挑战,市场规模被牢牢遏制。

除此之外,还有以活跃用户社群著称的网易新闻,涉足养猪业的网易味央……丁磊仍在凭着自己的热爱打造一个个精品、寻找网易的下一个增长点。

“门户三兄弟” 的胜出者

在 2000 年,顺应国内互联网公司奔赴美股上市的大潮,同为互联网门户巨头的网易、新浪、搜狐纷纷赴美上市。20 年后的今天,“门户三兄弟” 的境遇却大相径庭,截至 6 月 10 日,网易在美股市值达到了 547.60 亿美元,新浪市值为 22.80 亿美元,而搜狐市值仅有 3.07 亿美元。网易市值已经是搜狐的 178 倍,新浪的 24 倍。

在股市表现上,网易在 2014 年后逐渐和新浪、搜狐拉开距离,并且一路上扬,而新浪和搜狐则没有止住下跌的颓势,与网易的差距越来越大。

三者在营收上的表现如出一辙。2019 年网易的营收为 592 亿元,而新浪和搜狐的营收分别为 151 亿元和 129 亿元。

昔日的三大门户网站在互联网爆发初期抢尽风头,而经过 20 年的风雨,网易毫无疑问是现阶段的胜出者。

就在昨日,搜狐张朝阳在某活动上表示:“搜狐已经脱离了危险境地,先抢救过来了,开始复苏了,第二季度财报已经发布,不算搜狗我们就盈利了,然后每个季度都会持续盈利。” 张朝阳还提出搜狐之后的战略是 “守正出奇”,一方面把新闻资讯做好,保证持续盈利,另一方面希望能在社交方面爆发。这些言论在微博受到网友热议,在人们的印象中,搜狐已经没有足以让人称道的出色产品,搜狐昔日的光芒已经慢慢暗淡了。

互联网时代,产品才是最终让人们记住的关键。

虽然成立已有 23 年,丁磊在招股书中却强调网易是一家 “仍在成长” 的年轻公司。他希望网易是一个 “有自我进化能力,永远保持 29 岁” 的组织,并声称网易员工的平均年龄保持在 29 岁以内。“29 岁” 对于丁磊来说也是一个成功的节点,2000 年网易赴美上市时他正值 29 岁壮年,对互联网有着 “少年般的热爱和好奇”。

在今天的上市庆典,丁磊勉励网易员工抬头看月亮,低头做事情,继续用热爱和创新,创造出下一个 20 年里,值得被用户记住,也值得自己骄傲的好内容、好服务、好产品。

热爱、内容、产品仍旧是网易致胜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