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20 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官宣,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一时间,上交所和港交所都发来贺信,股民们在当天将阿里巴巴拉升了 3.8 个点,蚂蚁集团内部又多了好几位财富自由者。

据报道,蚂蚁集团此次寻求 IPO 估值至少 2000 亿美元,在国内新经济公司里,这一体量高于美团、京东,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两个超级巨头。从 2004 年从淘宝分拆出去的基金担保平台如今成长为一只庞大的金融科技独角兽,蚂蚁集团经历了什么?早在 2016 年 B 轮融资之后,蚂蚁集团已经有了 A 股上市的资格,为何等到现在?

可能正如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所说,蚂蚁集团已经做好了上市更透明地面对世界,面对公众,而科创板和香港联交所也推出了一系列改革和创新的举措,为新经济公司能更好地获得资本市场支持包括国际资本支持创造了良好条件。

从蚂蚁到独角兽

可能不了解蚂蚁集团,但大多数人都在使用支付宝。支付宝的诞生之初只是为了解决淘宝信用问题,但一不小心改变了现代人的支付方式。

支付宝的雏形是淘宝网为交易信任问题而推出的 “担保交易”,即淘宝上的买家担心卖家会骗钱不发货,于是先将钱打给支付宝,等买家收货并觉得满意之后,支付宝才会将钱打给淘宝卖家。但在马云等高管的重视下,支付宝于 2004 年从淘宝网分拆,并通过浙江支付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独立运营。

独立之后的支付宝,在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浪潮下,它构筑出一种极具想象力的模式:从线上交易的支付渠道角色,变成各种应用场景的广泛吸纳者。在之后的几年中,支付宝切入网游、机票、B2C 等外部市场,以及水、电、煤等公共事业性缴费业务,逐步确立下电子支付市场的龙头地位,并将业务延伸至更广阔的金融服务领域。

它像从一片雪花开始,慢慢滚成金融服务类的大雪球。而取名为 “蚂蚁” 集团,前任董事长 CEO 彭蕾曾解释,是因为从服务小企业起家的,蚂蚁金服崇尚微小的力量,创造 “小而美” 的体验。蚂蚁集团从支付出发,创造了支付宝钱包,从理财出发,给用户提供理财产品,如余额宝、招财宝,从融资出发,给小商家提供小贷型融资,如蚂蚁小贷和网商银行,以及从数据出发,为社会提供征信等数据服务,如芝麻信用。蚂蚁集团拥有中国人交易大数据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构成了独立生态,是各类应用场景的服务者。

发展至今,起家产品支付宝已经成长为拥有 11 亿用户的超级 APP,并在支付领域占得超过 50% 的市场份额,蚂蚁集团则形成了包含支付、理财、微贷、保险、信用、技术输出等六大业务板块的超级独角兽。

同时,蚂蚁集团也有强大的吸金能力。成立至今,企查查显示其共获得 7 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发生在 2018 年 6 月,获得融资 140 亿美元, 投后估值 1556 亿美元。蚂蚁集团的盈利能力也有目共睹,2019 年 9 月,阿里巴巴取得蚂蚁集团 33% 的股权。有媒体根据财报估算,仅 2019 年第四季度,蚂蚁集团就盈利 20 亿美元。 根据阿里巴巴最新财报,在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止 12 个月期间,数字金融服务贡献了蚂蚁集团总收入的 50% 以上,该项业务主要包括理财、微贷、保险三个类别。

蛰伏许久,随着上市计划落定,蚂蚁集团这只由 PC 和移动互联网孕育出的超级独角兽,也终于浮出水面。

为何选择 “A+H”?

蚂蚁集团上市计划尘埃落定,上交所和港交所都发来贺电,对于这个超级大户的选择表示欢迎。

上交所表示,蚂蚁集团申报科创板,展现了科创板作为中国科创企业 “首选上市地” 的市场吸引力和国际竞争力;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蚂蚁集团选择在香港交易所申请上市,再次肯定了香港作为全球领先新股集资市场的地位。

其实早在 2016 年,蚂蚁金服完成 B 轮融资时,蚂蚁集团就已三年盈利,符合 A 股主板上市条件,但一直按兵不动,自身业务完善的同时也在等待合适的市场时机。而选择此时宣布,也有其打算。外界称这是蚂蚁集团送给上交所科创板一周年的 “礼物”,上交所科创板尽管仅开板一周年,但已经迎来逾 130 家科创企业,其中不乏中芯国际、寒武纪这样备受瞩目的明星企业,科创板的国际竞争力正与日俱增。与此同时,在 2018 年改革上市制度后,曾错失阿里巴巴的港交所吸引来小米、美团等新经济公司,并迎来阿里巴巴、网易、京东等知名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港交所的 “科技含量” 也大大提升。

选择在 “离家更近” 的交易所上市,蚂蚁集团不仅能获得充足的流动性和资金程度,还能享有更高的市值和市盈率。此外,“A+H” 的结构也为蚂蚁集团在北水南水涌动中提供了更高的抗风险能力。

为了筹备这次上市,蚂蚁集团也做足了准备,今年 6 月,其将公司名称由 “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变更为 “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把 “金融” 换作 “科技” 符合监管要求。2020 年以来,蚂蚁集团也一直在 “科技化”。今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表示,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五年内,技术服务费占蚂蚁集团总收入的比例将从 2019 年的 50% 左右上升到超过 80%。

从大的阿里巴巴版图上来看,蚂蚁集团肩负着深化交叉策略的重任。支付宝淡化金融支付标签,并越做越 “重”,为了协同饿了么口碑等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业务,对内挖掘存量,对外抵御美团等对手的入侵。随着上市进程的推进,蚂蚁集团在监管层、对手和客户等各方眼里将愈发显眼,各项业务动作也会更加透明。

蚂蚁集团 IPO 背后最大的赢家还是股权掌握者,不得不提到在股权结构上,马云持有蚂蚁集团约 8.8% 的股份,并拥有 50% 的表决权,而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 7 月 20 日的数据显示,马云的身家为 415 亿美元,随着蚂蚁集团上市,马化腾恐怕要望尘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