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进程滚滚向前。当下,它正以惊人的潜力重塑人们对传统生活方式的理解。在 5G、人工智能、AIoT 等前沿热门技术的加持下,未来的蓝图正不断延伸展开。这种改变是否存在边界?我们又该如何看待目前的变与不变?···作为近年来的风口行业,移动支付也正面临着同样的审视。

掏出手机扫码付款,这个过程对绝大多数中国手机用户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种必需。然而从技术和市场层面来看,想要达成如上操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当我们继续把目光移向海外,不难发现这个过程所要面对的是更多挑战。移动支付技术方案解决商 Wallyt 副总裁汤慧秀告诉动点出海,不同于中国,东南亚地区的金融服务水平和渗透率相对较低,加上当地独特的文化习俗以及庞大的人口基数,像移动支付这样的普惠金融产品和工具在当地市场中还有着很大的上升空间。

随着近年来中国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科技的技术方面,以及已经实现的市场和交易规模、场景的广泛应用上取得了全球领先优势,积累了大量的成熟经验和经过验证的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向其他国家,尤其是东南亚诸国输出移动支付就成为了 Wallyt 选择出海发展的一大动力。“这算是有一些我们的使命感在里面。我们希望有一些东西是 Copy from China,不是像以前那样的 Copy to China。”

另一方面,东南亚作为 “一带一路” 的沿线地区,有着一些天然的地缘优势和政治优势,往往会成为中国游客境外旅行的主要目的地之一,面临大量的跨境支付需求。加上移动互联网和移动设备在东南亚地区的快速普及,移动支付生态环境和发展趋势也有了很大进步,“这些都为 Wallyt 前期出海创造了切入点,选择东南亚成为主要市场阵地。”

目前,这家成立于 2018 年的初创公司已经获得了千万美元级别的战略投资,全球范围内服务了超过 100 家头部银行和金融机构,覆盖地区超 55 个,2019 年处理的海外交易金额超 124 亿元人民币。除东南亚地区之外,Wallyt(海付移通)也在中国香港、中东、欧洲等地区继续推进它的前进步伐,为全球头部银行和金融机构提供移动支付技术解决方案。

“出海并不是简单的复制”

随着越来越多的移动支付企业走向海外以及海外本土支付企业的快速兴起,这个领域的竞争也愈发激烈。然而,就行业属性而言,作为金融机构的服务方,移动支付出海企业所要面临的要求会更加苛刻。

汤慧秀指出,“在海外,国家层面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方面,以及对这种交易的安全合规方面的要求会比较高。而且每个市场都有一些自身特色,不同国家也出台了不同的本地政策。想要在每个不同的市场去发展,就要非常仔细谨慎地去考虑每一个国家在安全合规方面的标准。” 面对这个问题,Wallyt 的选择是通过其在当地的合作伙伴,包括银行、金融机构,以及电子钱包的合作运营商,去跟当地的监管先做好充分沟通,以确保所推出的产品是符合当地市场监管要求的本地化产品。

她表示,出海不是简单的去做一个技术复制或产品复制就可以成功的。每个国家当地用户的使用习惯、市场环境、商业文化和特色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所以我们要做好本地化的话,一定要深入当地,建立当地的这种合作伙伴,大量的去做本地化需求分析,然后才能做出来一款真正是去服务本地客户的好产品,为他们提供好的服务。 ”

当然,这些只是出海过程中所要面临的外部环境挑战,企业自身如何正确定位以应对同行挑战也是做好出海的关键所在。汤慧秀向动点出海强调,“Wallyt 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一家偏向于劳动密集型模式的外包软件开发公司。对于 Wallyt 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客户,我们给他们提供的是一站式服务,从前期的业务策略到产品的咨询分析、市场运营、包括后面系统上线之后,我们对产品的市场落地和运营的参与。整体来说我们输出的不仅仅是技术这么简单,也不是说只是去开发一个产品,我们更多的是参与到本地化中,跟我们当地的合作伙伴一起去推动本地无现金支付的发展。

目前大部分提供银行支付服务的公司更多的是去为商户提供支付网关服务,但是 Wallyt 的定位更加清晰。这点在于我们是去赋能这些银行机构,向他们提供一些武器和工具,让他们能够从比如跨境支付或者本地钱包,到 Open Banking 一整套的解决方案上快速应用 Wallyt 的成熟科技,从而得以快速展开业务。而且因为我们服务对象主要是头部银行,加上我们跟当地的监管机构也有很多深入的沟通,所以我们整个系统在稳定性,交易安全、合规等等方面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和市场口碑,这也是我们的一些门槛——我们给竞争对手创造出来的一些行业壁垒。 ”

从支付出海到技术出海

把时间推向再早一些阶段,不难发现金融科技领域的出海更多的是一种把微信支付宝这种中国移动支付方式带到海外,让海外商家通过出海企业的自身配套系统和技术能力接受中国出境游客付款的模式。然而随着海外市场本地移动支付的发展,如何推动普惠金融、移动支付工具在本地的发展,已经成为当地银行金融机构的一个非常关注的话题。汤慧秀认为,这是一种从 “支付出海” 到 “技术出海的” 转变。

“‘支付出海’ 只是 Wallyt 的第一步,是 1.0 版本。现在我们在做 2.0 的事情,我们希望能把这一整套的商业模式和移动支付出海技术应用到本地市场中。所以我们目前可能更多的是在跟本地银行金融机构,以及电子钱包运营方展开合作。然后将 Wallyt 所熟知的这一套的专业移动支付技术跟本地市场的实际需求进行整合。通过对本地移动支付方式的接入,帮助它们搭建一套电子钱包生态,落地实现我们想要做的 ‘技术出海’。

像东南亚的几个本地钱包 GrabPay、GCash 等等这些,我们都已经在跟它们进行对接,有些已经上线。另一方面,我们也正在与东南亚以及中东等多个国家或地区的当地持牌机构展开合作,开发本地化的电子钱包,帮他们搭建一套电子钱包的生态。”

当前阶段,海外的本地移动支付领域也开始百花齐放,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大力发展自身标准的移动支付方式。这时,出海的支付企业也就需要通过自身技术能力兼容更多国家的移动支付标准。汤慧秀表示,“Wallyt 在这里面承担的角色就像是转换器,我们会去提供支持不同二维码标准之间相融合转换的技术解决方案。目前我们已经支持了印尼和泰国的国家二维码标准,其他国家的标准在密切的进行中。这是我们的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此外,作为金融机构的技术赋能方,Wallyt 也搭建一套聚合多国主流移动支付方式的成熟平台,并把它输出给了银行和金融机构,让后者可以跨过自己理解业务、发现需求、构建建系统的过程,快速地直接开展业务,从而参与到移动支付的趋势之中。“现在我们已经支持的支付方式包括像微信、支付宝之类的跨境钱包,还有香港的 FPS、BoC Pay、八达通,以及东南亚和日本的一些本地钱包,目前 Wallyt 支持超过 20 多种电子钱包支付方式,未来还会对接更多。”

她也指出,在当前新趋势和 Open Banking 的大背景下,Wallyt 也在积极地布局和探索让市场驱动的行业场景切入 Open Banking 的机会。“大陆外的话,像香港地区已经发了第一批虚拟银行牌照,而且马上就要开业的一家头部虚拟银行 Livi 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之一。我们现在也在与多个这种 Neo Bank 的虚拟银行客户对接,作为他们的伙伴提供一整套的技术咨询服务,包括像钱包、Open API、虚拟发卡等一系列的开放银行解决方案,这是我们在一个新方向上的持续探索。”

Wallyt 的天时、地利、人和

作为 Wallyt 的 “样板间市场”,Wallyt 在中国香港、印尼、菲律宾这三个地区取得了相当优异的表现。汤慧秀强调,“目前我们在香港的市占率,或者说使用了我们开发的聚合移动支付系统的本地商户已经超过了 3 万家。”

“印尼的话,Wallyt 与印尼五大行之一的 CIMB Niaga 合作完成了印尼标准二维码 QRIS 的改造,在 2020 年的 1 月 1 号正式获得印尼央行的许可,成为了第一家可以在印尼境内合规受理微信支付的银行。Wallyt 也是当地市场中首批支持印尼国家二维码标准的服务商。”

“最后是菲律宾。我们现在已经签了有超过 5 家银行及金融机构,包括菲律宾第一大行 BDO,Asia United Bank(AUB)等。当然,在菲律宾这个 Wallyt 比较存有存在感的市场,我们除了在移动支付收单层面跟当地银行进行了合作,还接入了像电子钱包等发卡侧的开发。另外,我们也在做 Open Banking 领域中关于现金贷业务的延伸和尝试。”

谈到何取得这样的成绩,她表示主要是由于以下三个因素:

  • 首先,移动支付当下还是一个风口上的行业。当前全球的移动支付领域的发展进入了快速增长时期,所以整个支付行业都面临着一些很好的机会和商机。Wallyt 的准确市场地位和目标也为 Wallyt 顺利打开国际市场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也就是说,移动支付产业在全球范围来看是处于在风口时期。
  • 然后是第二点。除了强大的产品团队,Wallyt 也一直在根据在国内市场所吸收的成功经验和对海外市场的了解,不断调整自身产品策略,丰富完善 Wallyt 的产品线,去真正的解决当地市场和当地客户的痛点。这是让 Wallyt 做出一个好的产品的出发点,也是让 Wallyt 的产品在市场中获得长远发展的根基。
  • 最后,Wallyt 通过始终以客户为中心,从它们的需求出发,赢得了这些金融机构的认可。这也是成为了 Wallyt 的一个竞争壁垒。而这是需要时间,需要经验,需要非常多的银行合作参与才能够打造出来的行业口碑。

未来,随着移动支付出海浪潮的进一步演变,无论前方是更大的机遇还是更多的不确定性,这里都将是一个更加广阔的战场。汤慧秀向动点出海表示,下一阶段 Wallyt 将继续立足港澳,深耕东南亚,并深入中东欧洲市场,进行 Wallyt 的全球化步伐。但她也指出,支付出海或者说单纯的中国移动支付出海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企业发展需要,尤其是当下疫情对依靠中国游客出行而产生交易的出海企业可以说是毁灭性的影响。

“所以未来的趋势势必就是,我们一定要做到真正的本地化,把我们的技术真正的应用于本地市场和用户,通过我们的银行机构合作伙伴把我们的产品服务带到更多的 C 端和 B 端的用户中,在解决银行当下转型痛点的同时让移动支付这种普惠金融的工具和平台真正的通过银行在本地进行落地,这样才能够实现可持续的长期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