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两大金融科技公司的 IPO 正在加速进行中。

9 月 5 日有消息称,蚂蚁集团已选定高盛担任 IPO 主承销商,且最快将于本月底寻求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若过程顺利,将谋求 10 月中旬在内地、香港同步上市。科创板上市委最新公告显示,蚂蚁金服将于 9 月 18 日首发上会。

而京东数科内部人士也透露,最快将于 9 月底完成科创板 IPO。

IPO 加速

7 月初,证监会官网公告,京东数科与国泰君安、中信证券、五矿证券、华菁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冲击创业板。

今年 6 月下旬,京东集团通过将利润分成权转换为股权以及增资的方式,持有京东数科共计 36.8% 的股权。这一交易也侧面透露,京东数科当时估值已接近 2000 亿元。

因《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规定,“参与联合保荐的保荐机构不得超过 2 家。”9 月 3 日,京东数科与中信证券和华菁证券签署了终止辅导协议书。

业内人士就此分析,从先前入围的 4 家券商中选定 2 家作为保荐机构,标志着京东数科即将快速完成上市辅导期进入 IPO 的下一阶段。

截至目前,京东数科的上市辅导已超 2 个月,而从公示辅导备案到完成辅导报告,蚂蚁集团也只用了 10 天。目前京东数科尚未提交申请。

想要赶在蚂蚁集团之前先行上市,京东数科真的要加快步伐了。

京东的数字化转型

早在 2015 年,在蚂蚁金服之前,京东金融就提出科技公司的定位。次年 11 月,京东金融宣布将对外输出数据技术。

此后,京东金融依托 “京东行家”、“安全魔方” 等产品不断进行数据与风控等科技能力的输出。

2018 年 11 月,京东金融正式更名 “京东数科”,纳入了智能城市、数字营销、AI 机器人等数字经济新业务,从 C 端消费金融业务转向 B 端产业数字化。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京东金融的转型其实是 2C 向 2B 转化的一个典型套路:由电商和互金业务积累了数据、技术和解决方案,从而进行跨行业的横向输出和赋能,因为底层的逻辑是相通并可以复制的。”

也有人指出,京东数科的转型其实也有金融业务成长不及预期的原因,转型的基础是人才储备比较充分。

转型后的京东数科在 2019 年实现了提速增长:一年内完成了去金融化,在巩固拓展现有业务的基础上也不断完善着四项新业务的布局。

在今年初的年会上,京东数科 CEO 陈生强透露,京东数科 2019 年收入和利润同时实现高增长,实现连续 2 年盈利,且金融科技等新业务已成为支撑公司实现收入和利润高增长的核心。

近期开幕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陈生强也分享了自己对于智能城市发展趋势的洞见,京东数科以数字科技助推产业数字化的实践,也在央视的专题报道中得到了肯定。

独角兽们的实力比拼

在今年 8 月发布的 2020 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单中,排名前 5 位的中国金融科技独角兽公司分别是蚂蚁集团、陆金所、京东数科、微众银行、苏宁金服。

按照最新估值,能与京东数科相比的只有蚂蚁集团和陆金所。动点科技将从核心能力、优势、产品、业务等方面将三者进行横向对比。

公司名 估值 成立时间
蚂蚁集团 1.4 万亿 2014 年 10 月
陆金所 <2600 亿 2011 年 9 月
京东数科 2000 亿 2013 年 7 月
微众银行 1500 亿 2014 年 10 月
苏宁金服 560 亿 2006 年 12 月

蚂蚁集团的核心能力在于多场景服务用户的过程中积累和发展出来的数据分析能力,其优势在于依托自身生态链,形成了从支付到本地生活服务的闭环,思路清晰。

蚂蚁的三大业务板块:场景支付、数字金融、科技服务,旗下产品包括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网商银行、花呗、芝麻信用、蚂蚁金融云、蚂蚁达客等等。

蚂蚁布局 2B,走的是 T2B2C 模式,以 “科技+技术” 的模式,通过服务、助力、赋能 B 端,间接为更多 C 端客户提供服务。

科技赋能 B 端,离不开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底层技术的支撑,而阿里系在这五大领域都有积累。其中蚂蚁金服拥有全世界最多的专利申请,今年 7 月,蚂蚁区块链正式升级为蚂蚁链,目前已拥有超过 50 个落地场景。

目前蚂蚁金服对 B 端企业的助力,已经从金融领域,扩展到了医院、出行、机酒、娱乐、公共服务等非金融领域,地域上,蚂蚁的技术出海也硕果累累:全球各国各个版本的本地钱包交易量、市场规模持续攀升。

未来,蚂蚁集团的价值可能更多体现在市场份额提升与可能的定价权空间。

京东数科的产业数字化能力较强,优势在于用技术赋能产业。今年 6 月发布的《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指出,平台模式是数字化转型和落地的主要实现方式。

依托 AI 科技、智慧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四大核心业务日渐成熟的体系和领先行业的技术能力,京东数科已经成为产业数字化的重要服务提供商。

随着新基建及产业数字化的推进,京东数科正迎来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产品方面,此前知名度较高的 C 端产品有京东金融 App、京东白条等,B 端产品有京东城市、钼媒、京东来客、京东稻田、R 系列机器人、风控超脑等等。

产业数字化的赛道足够宽,在综合考虑数字化空间大小、技术能力匹配度、投入产出比等关键因素后,京东数科总能选到合适的细分赛道,与其他的巨头错位竞争。在帮助客户降本增效的同时,也能为自身赢得利润空间。

虽没能向蚂蚁一样实现全球化的市场拓展,京东数科也在以资本输出的方式进行着自己的布局,其与高盛、锋锐资本投资的电商平台花生好车也刚刚跻身独角兽的行列。

陆金所背靠平安,核心能力是母公司长期从事金融业务所积淀的成熟风控体系。2016 年初刚完成 9 亿美元融资后,陆金所估值飙升至 185 亿美元,是当时京东金融估值的 2 倍多。C 轮融资后,陆金所投后估值一度达 394 亿美元。

逐渐剥离 P2P 业务后,陆金所的业务以财富管理与个人信贷为主。

综合近期发布的平安半年报和一些公开数据,陆金所控股与平安医保科技最新估值合计约 380 亿美元,这个数值已经小于之前陆金所一家完成 C 轮融资后的估值,陆金所的估值正在下滑。

平安集团 2019 年年报中,陆金所财富管理业务交易规模同比下降近三成,其中消费金融资产规模下降 44.7%,这表明,陆金所消费金融的转型并不成功,甚至拖累了平安科技业务的发展。

巨头们都集体转向提供 2B 服务的时刻,陆金所还在 C 端苦苦挣扎。与前两家相比,陆金所控股科技赋能个人金融服务的定位似乎有些上不得台面。

目前这三只独角兽都在寻求 IPO,蚂蚁集团计划募资 300 亿美元,龙头地位一时间难以撼动。而陆金所 IPO 募资金额一降再降到现在的 20 亿美元。虽然京东数科的募资金额还未披露,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陆金所的估值继续下滑,其国内金融科技独角兽第二的位置,将很快被京东数科取代。

 

图片来自京东数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