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器人的整个开发过程中,世界上第一台双足机器人本田 ASIMO 从研究到宣布停产,历时 34 年。软银的情感机器人 Pepper 从研发到批量生产也花了近十年,但其立式形体仍没有改变。

鉴于无论是用于仓储物流自动化领域的轮式机器人,还是履带式或是挂轨式机器人,在实际部署中都需要考虑地面平整程度及地形地貌,有时还需要投入额外的地面改造费用。而后波士顿动力公司量产了一款四足机器人,因其全地形的适应性一时引发轰动。

10 月 14 日 Hello Future 峰会上,在动点科技 CEO 卢刚博士主持的《炉边谈话:人与四足机器人》圆桌论坛后,动点科技现场采访了国内四足机器人企业宇树科技创始合伙人陈立先生,向他了解宇树科技乃至四足机器人的最新动向。

近年来,一大批四足机器人频频在各种展会上暂露头角,引领着机器人研发制造的新热潮。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使视觉和语音交互功能变得相对成熟,但是稍微复杂的移动性功能如步行,爬山和抓握却仍然没有达到较为理想的效果。

“四足是最快能够做行业落地以及大面积使用的产品”,陈立告诉动点科技,“主要还是本身就是学这个专业,我和王兴兴是机电工程专业毕业,然后受到波士顿动力的影响,他们机器狗做得非常好,所以心里有一颗种子,希望国内也可以有这样的产品。”

随着四足机器人技术的成熟,部署机动性更强的四足机器人开始成为企业的一个新选项。与传统轮式和履带式机器人相比,四足机器人具有更好的平衡性、灵活性和适应性,因为四足机器人是一种形似机械狗的机器人,它的足形能适应复杂路面的行走,能完成爬楼梯、奔跑、前进、后退、侧行等多种动作,因此四足机器人也称为机器狗。

商业化变现方面,宇树科技将产品作为硬件通用平台在出售,客户来自于国内外的高校、科技馆以及大的一些科技公司。“现在四足机器人它属于一个非常超前的一个产品,有点像十年前的无人机,我们也在做一些落地方面的积极探索,比如说我们的 ‘大狗’,现在在变电站、石油化工还有一些消防领域,它可以爬楼梯,越过各种障碍物的情况下自由行走,完成任务。”

由于近年来涌现了一批做机器狗的企业,加上从外观来看,非专业人士很难凭外观看出其中差别。而宇树目前最大优势还是其先发优势。技术、专利、商业化程度、市场占有率等方面都走在国产四足机器人前列。

谈到和波士顿动力的区别,他表示,“波士顿动力一直是公司包括同事非常尊敬的一家公司,目前来看其跟宇树科技包括商业化、客户群体都没有直接的冲突。技术层面的话,硬件的差距已经基本没有了,甚至某些方面宇树科技的硬件技术已经有局部优势了,这一点红杉的两次投资可以算是背书。但是软件层面,特别是运动控制算法以及结合高层感知这一块,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这一块技术我们一直在追赶。”

说话间,陈立向动点科技展示了机器狗走路、翻转、跑步等多种姿势,他介绍了其中的深度智能双目相机是用来和机器狗步态结合起来的一个关键。比如在平地上走路的时候,步态是不高,到了爬大楼梯的时候,还是有一定难度,这个其实就是机器人特别是四足机器人主要在研究的领域。

“偏技术层面的有两大块,一个是行业落地,我们把这个产品做出来,能否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行业落地;同时,我们的技术是否能够达到用户的心理预期,价位客户是否能接受,这些是我们现在着力应对的事情。”

现在,机器狗在遥控和自主行走时都较为顺畅,已经满足全地型的运动性能,下一代的进化更多在于感知——结合它的感知去规划它的步态,比如说机器狗可以像活体狗一样跟着主人出门,不仅不会跟丢,还能适当越过一些路障;还有就是机器狗跟人类的情感互动,加强其陪伴属性。

“不管是技术、价格、可靠性、接受度,预计它在两年左右时间会有一个质的变化。” 陈立笑言,“其实现在已经在这个破坏性创新的临界点了,需要再给我们一点时间,也给消费者时间去接受这个东西。”

对于四足机器人的发展,陈立持乐观态度,同时,他希望未来机器人能够走进千家万户,帮人类切实可行地解决一些需求,真正成为人类的伙伴,而不仅仅只是在工业上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