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三巨头长期亏损的状态,由荔枝率先打破。

北京时间 11 月 10 日,国内 “音频第一股” 荔枝发布 Q3 财报。

财报显示,荔枝 Q3 净收入 3.6 亿,环比稳步上涨;净亏损 610 万,环比收窄 72%。 同时,荔枝取得了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层面下的季度盈利,这是荔枝上市后首次实现盈利。

在资本和内容的全方位竞争中,如何打造成熟的商业模式曾是各家平台的头等大事,而荔枝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似乎得到了验证。

进一步打造内容生态

随着 PGC 内容和版权内容成为行业趋势,以及付费模式在年轻用户群体中的普及,精品内容付费被视作移动电台行业潜在的盈利方向之一。

数据显示,荔枝三季度月均活跃用户数达到 5620 万,同比增长 21%;月均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 17%。

此外,播客在荔枝平台的创作力度也不断加大。截至 9 月 30 日,累计播客数量达到 2.34 亿,同比增长 46%,新增播客数量超过 1900 万,相比上季度增长显著。

截至三季度末,荔枝社区月均互动总次数超过 32 亿次,活跃度创下历史新高。

赖奕龙透露,荔枝用户的平均付费金额有所回升,“这也进一步突显了我们独特的内容生态价值。”

目前,音频行业头部节目和精品内容推动用户付费收入大幅增加,音频内容的呈现模式和互动方式也愈发多样,实现全场景生态的深化发展。

助力创作者成长

长期以来,荔枝一直致力于帮助音频创作者进行影响力变现。

2019 年 6 月,荔枝就曾启动播客扶持季,鼓励声音创作者通过生产优质音频节目,分享总计千万元的现金奖励。同年 8 月,荔枝又公布 “回声计划”,以 “现金+流量” 双亿资源的扶持方式,鼓励音频、视频和文字在内各个领域的创作者,进入播客行业。

今年,荔枝持续加大对内容创作者的扶持,并通过回声计划线下播客沙龙、流量扶植计划等诸多活动多维度发掘和培养优质的内容创作者。

9 月底,荔枝启动回声计划 2.0,上线 30 天内,全平台参与播客突破 5 万人。

三季报显示,荔枝三季度月活跃内容创作者数达 615 万,同时基于站内主播与粉丝间的互动不断加强,三季度荔枝音频娱乐版块的用户渗透率从去年同期的 12.8%,增长至 13.5%。

此外,荔枝在三季度进一步优化音频创作工具以支持内容创作,在平台上增加了更多的音频素材,包括明星录音和用户原创素材。

在运营端,三季度,荔枝推出语音直播秀,与热门电视剧、综艺联动,与影视、综艺、选秀和歌手等各领域的明星艺人合作,极大丰富了荔枝影视板块相关内容。

入局车载音频

上市之初,荔枝主要依赖语音直播虚拟礼物打赏的收入模式也曾遭受质疑。其实上市前,荔枝也曾尝试通过粉丝经济探索新的收入方式,包括明星主播粉丝会员制收费、主播周边开发、主播同城定位功能等。

在三季报中,荔枝管理层表示,除对现有社区生态的进一步强化,荔枝还在积极探索新的机会以推进商业模式的多样化,将全面布局车载音频领域,致力于与一些汽车厂商合作并开发这个具有庞大潜力的市场。

在开车、运动等场景中,用户可接收内容的渠道几乎只有耳朵。此时,在线音频具有不可替代性。而车载音频依托其内容的丰富性、分发的精准性、交互的革新性,正在迎来高速增长的窗口期。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 2020 年第二季度,中国车联网市场规模已从 2018 年的 1500 亿增长至 3495 亿,其中车载音频的普及率从 2018 年的 18.8% 预计增长至 2020 年的 31.4%,可见车载音频市场实为一片蓝海。

各平台在智能家居、终端硬件、车联网等音频场景上的争夺进一步加剧。前有喜马拉雅和考拉 FM 都曾在车载音频发力和布局,好在国内还有其他头部汽车厂商与众多汽车品牌,若能找到优质的合作对象,荔枝或许也能讲出不一样的故事。

“耳朵经济” 前景如何

经历前些年的爆发,网络音频的资本热潮曾一度退却,行业集体进入冷静期。

如今,网络音频行业的多层次格局已基本成型:喜马拉雅以其遥遥领先的用户数稳居第一梯队,蜻蜓 FM、荔枝处在第二梯队;企鹅 FM、猫耳 FM、快音等平台用户数又与荔枝拉开较大差距,处在第三梯队。

荔枝在今年初上市时,资本对于音频行业反应也较为冷淡。

而今年 4 月以来,腾讯、字节跳动陆续入局长音频领域,头部公司的加入必然会加剧行业竞争,但同时也给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长音频的价值似乎也得到了某种印证。

近日发布的《2020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预计 2020 年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将达 272 亿元。

上述报告显示,网络音频用户中 80 后、高学历、一线城市用户使用率相对较高,60.3% 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一年,网络音频用户规模还将继续稳步增长。

用户付费能力有了保证,如何激发用户付费意愿成为关键,除了内容本身的价值性和趣味性,制作水平、主播的声音语气,更新的时间与周期也成为影响网络音频节目的关键因素。

报告显示,42% 以上的受访者未来 1-2 年内比较看好的原创网络音频节目包括有声书、课程学习和脱口秀,这也印证了喜马拉雅着重发展知识付费、蜻蜓 FM 开发有声书的战略并没有错。

尽管 5G 时代的到来对于网络音频来说可能是个利空因素,但网络音频本身具备独特的伴随性、多元的应用场景以及声音社交的兴起,“耳朵经济” 仍有其不可取代的价值。而想要长期生存,平台自身必须具备持续稳定的造血能力。

定位小而美的荔枝选择了和喜马拉雅与蜻蜓 FM 不同的道路,虽然走得并不快,但首次盈利的好彩头有望激励荔枝继续执行用户增长策略与内容生态的打造,从而实现平台的第二次、第三次、第 n 次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