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专业服务机器人的应用领域也在不断拓展。目前,智能服务机器人面向餐饮、医疗、酒店、娱乐、零售、场馆、政务、商务办公、房地产、社区养老、银行、邮政、金融、保险、机场、车站等场景不断拓展,逐步完善智慧无人配送解决方案。

2020 年 12 月 30 日,以送餐机器人起家的擎朗完成 C 轮融资,本轮投资由软银亚洲风险投资公司(SoftBank Ventures Asia)领投,这是其在 2020 年内完成的第二轮融资,总融资额达数亿元人民币。近期,动点科技采访了擎朗科技创始人李通,希望能够借此机会了解国内服务机器人发展的情况。

顺势抗疫消毒机器人兴起

擎朗的服务机器人起先是为餐饮业提高服务效率,减低人工成本,打造服务特色而设计的。除了餐厅跑堂传菜,它被用于办公场所端茶递水、收发快递、传送外卖,以及为酒店行业提供物品配送等服务。

在防控疫情的影响下,人员限流、复工延迟、餐饮业停摆、物流停工以及资源紧缺等因素的出现,擎朗也因此面临不小的挑战,不过疫情对于行业主要是短期的冲击,从长期来看更多的是带来利好:无论是疫情期间在医院自由穿梭的无人配送机器人还是后疫情时期的 “无接触配送” 热潮无疑都让人们看到了服务机器人的价值。

新冠疫情期间,擎朗积极开展 “智能抗疫,驰援全国疫区” 计划,驰援数百台机器人送达全国各地疫情重灾区,包含武汉协和医院、方舱医院等近 200 个医院和隔离点,通过医疗物资、医患的餐食配送,在有效避免交叉感染,减轻医护人员工作负担,节约医用防护用品的同时,也加速了擎朗服务机器人在医疗场景下的落地。

在医疗方向,擎朗以集高新技术、高技术门槛和高附加值为特征,对于全院消毒、物资/餐食配送、提升医院服务等方面有着一定影响。李通表示,“各个医院与隔离点使用擎朗机器人的视频的传播起到了良好的市场教育作用,疫情后公司业务不减反增,至于消毒机器人,可以说我们所有产品的研发都是为了能够落地,消毒机器人是基于能够解决医院消毒难、人手紧缺和全面清洁等问题才推出的。”

他认为消毒机器人的推出完全是顺势而为,擎朗也根据医院的需要对该种机器人做了一系列的人性化设计,比如为防止感染变触摸为脚部感应。除了对医院、餐厅、酒店、学校等室内人流密度高、流动性强的场景进行无人消杀,同时,擎朗设计的消毒机器人还搭载了机器人电梯物联模块,能够实现自主乘梯,并提供跨楼层无人配送等服务。

创业十余年打铁还须自身硬

当提及为何在十年前就投身服务机器人赛道,李通坦言:“最初做机器人其实很理想主义,有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参与到了微软的 ROBOTICS STUDIO 项目中,并由此契机进入了微软亚洲研究院,从事与机器人操作系统相关的工作。一路走来,对机器人了解越多,就越想通过这个窗口去改变世界,为人们创造价值,所以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做机器人。” 擎朗在机器人领域做了很多尝试,李通讲机器人本质上解决的是劳动力的问题,而 “很明显服务业需要众多的重复劳动力”,所以他们开始专心做服务机器人。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相关数据,2010-2019 年,全球专用服务机器人销量逐年增长,2010 年为 1.5 万台,2019 年上升至 17.3 万台,增长非常迅速。在 2019 年,全球服务机器人实现销售收入 169 亿美元,其中专用服务机器人实现销售收入 112 亿美元,个人/家用服务机器人实现销售收入 57 亿美元。擎朗可以说是生逢其时。

“行业最重要的竞争力一方面是技术本身”,比如激光雷达、机器视觉、深度视觉、声纳及 SLAM 等核心技术均是机器人落地的必备技术,“同时对这些技术的融合能力则是形成核心竞争力的体现;另一方面则是量产能力,当前行业内产能有限,而擎朗机器人能够以高性价比供企业使用,得益于擎朗具备的一整套完整的供应链,可实现大规模量产,降低生产成本,所有机器人均采用通用底盘,大大降低了机器人开发的难度与开发周期”。

除了上海总部以及 23 个分公司,擎朗之后还计划在华南地区、西南地区以及西北部地区设立区域总部,并考虑将部分新产品的研发进行剥离,目前正在积极跟各地政府进行合作落地洽谈。与此同时,“走出去” 也是擎朗不断在努力的方向。截止目前,擎朗机器人已经出口至北美、欧洲等海外的 60 多个国家。本轮融资也主要用于进一步加深擎朗配送机器人在国内餐饮市场渗透、海外市场拓展以及医疗等新事业部的横向发展。

在李通看来,“即便一些海外发达国家人力服务做得更好,比如日本,但是与国内相比,发达国家市场人力成本更高,无人配送市场需求更大,所以普及起来难度比想象中的低,外国老板一算账就会发现用机器人更划算。”

继全球首家海底捞智慧火锅餐厅后,擎朗还在韩国大田推出了首家机器人咖啡厅 “Storant”,去年 5 月又在日本熊本落地了全球首家智慧图书馆,并与迪拜十七家医院达成合作订单。与此同时,还助力北大打造了国内首个智能食堂。

谈到商业模式,采用租售结合的擎朗被李通形象地称为 “劳动力外包公司”,“只不过我们外包出去的劳动力是机器人”。“目前除了擎朗,真实落地达到量产的商用服务机器人很少,因此市场的需求始终无法满足,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玩家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