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度小满金融 CEO 朱光做客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与多位嘉宾讨论了 “新经济” 的话题。现场,朱光提出,新经济背景下的创新业态还呈现出了唯快不破的特点,新经济时代下,企业发展最明显的特征就是 “快”。

“过去,银行在判断给客户贷款时,分析央行征信报告的模型可能半年迭代一次,能解读出来的变量只有几维或几十维。现在,运用大数据技术,同样一份征信报告,可以解读成 30 多万维的变量,每天都能迭代新的分析模型。并且用户对资金周转需求变的非常快,有 6% 的用户,在放款第二天就还款了。”

同时,朱光进一步表示,2021 年将会有按小时计息的小微贷款产品出现。

对此,有从业人士认为这满足了很多小微企业主短期资金周转的需求,而一些行业分析人士却持有不同的观点。按小时计息的小微贷款产品,究竟是服务小微企业的利器还是用来割韭菜的噱头?网络小贷严监管趋势下,布局信贷的互联网公司们还能安心躺着赚钱吗?

1. 技术门槛较高

2020 年初,很多银行出台了疫情下小微企业延期还款的优惠政策。2020 年 7 月,国内经济恢复的时候,企业也展现了极强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朱光认为,科技要让金融变得更有温度。随着技术进步的发展,金融会从锦上添花渐渐转变为雪中送炭。
北京看懂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金天认为,按小时计息的小微信贷产品的推出背后至少有两点考虑。

一是体现了 “以客户为中心” 而不是 “以产品为中心”、“以销定产” 而不是 “以产定销” 的产品设计思路。过去,一些银行往往希望 “一鱼多吃”,比如实际上推行 “存贷挂钩”、将小微企业主的贷款和支付结算资金沉淀为存款等等,这些都与客户需求、体验存在着明显冲突,而信贷精准滴灌、资金高效周转才是从客户需求出发的银行差异化经营方向。

二是,按小时计息对银行产品、运营特别是金融科技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些自身金融科技能力很强或者与金融科技机构合作顺畅的银行有望脱颖而出,取得更加明显的差异化竞争优势,这也是度小满希望促动的行业理想生态。

消费金融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冯建鑫也认为这种新型信贷产品的推出将有利于小微企业主和工商个体户。因其从事小本买卖,通常有紧急的短期资金周转需求:比如根据新订单购进原材料、或订购货物需要临时垫付资金等,有时当天就有资金可以回笼。对于这类人群,这种按小时计息的贷款产品十分适用。

但与此同时,对于以往按天计息的核算、结算逻辑以及相关系统来讲,要实现按小时计息必然会面临一些挑战,这对平台的技术、服务等综合能力有较高要求。

有大数据平台产品人士指出,敢于推出按小时计息贷款产品且能从中盈利的公司,必然在数据等技术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通过精细化管理降低风控成本是这类产品的门槛,也是这类产品的生存之本。

2. 违规概率增加

据动点科技记者了解,银行贷款利率一般都以用月利率和年利率来表示。2014 年,建设银行推出了按日计息按月结息的循环贷款产品。但迄今为止,日利率仍多是网络贷款的特色:我们所熟知的蚂蚁借呗、京东金条、百度有钱花等信贷产品都是按日计息。

2015 年起,主打 “无抵押无担保、低利率高额度” 的现金贷产品在我国快速发展,其特点是小额短期,以超高的利率覆盖高风险。这种贷款产品通常以看似很低的日利率来迷惑用户的眼球,而实际年化利率则高得惊人。

可以想象,当利率被用小时计算,其迷惑指数更是成倍上升,一些急需借款的用户更容易一叶障目。

上述产品人士指出,信贷产品周期从年到月、从月到日、从日到时,表面上降低了用户的借款门槛,其实从心理学角度来看,是通过降低用户对借款成本的敏感度来提高用户的使用频率,也就是贷款的结算频率。利用用户对借款周期灵活可控随借随还的盲目自信,图的是用户高频次逾期后的罚息收入。“最厉害的是,用户潜意识中觉得下次不会再逾期,即时逾期费用也不高。当抱有这种想法的用户增多,平台的罚息收入就十分可观了。”

因现金贷平台普遍存在利率畸高、暴力催收等问题,监管部门曾在 2017 年底下发了《关于规范整顿 “现金贷” 业务的通知》,2019 年的 3·15 晚会也曝光了快易借、速贷宝、小肥羊、天天花等 20 多家 “714 高炮” 平台 “要钱更要命” 的现象。

而随着最新的民间借贷司法保护上限的确定,高利贷也被重新界定。按年化最高 15.4% 推算,民间借贷的日利率高于 0.042% 的部分将不受司法保护,若按小时计息,每小时利率高于 0.00176% 也不受司法保护。

红线划得更低,意味着平台违规的可能性更大了。

麻袋研究院院长王诗强认为,按天计息的贷款产品已经可以很好的满足客户需求,按小时计息有点画蛇添足,更多的是噱头。金融创新更应该从用户角度思考,通过大数手段,降低客户融资利率,让更多的客户得到实惠,这样才能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践行普惠金融。“如果能很好的控制逾期率,将贷款利率降到房贷利率水平或者平均年化利率降低到 10% 以下,这才能显示其技术实力。

3. 也存合规风险

蚂蚁因贷款业务违规而中止 IPO 的前车之鉴并未影响互联网公司加码信贷的布局:除花呗、借呗以外,目前主流互联网公司的 20 多款借贷产品大多宣称易通过、放款快、新手免息等,额度从 5000 到 20 万不等,日息低至万分之二,宣传的年化利率为 7.2%~18.25%,其中有钱花·满易贷的宣传年化利率为 7.3%,也处于低位。

究其原因,可能是自认体量较小还不足以引起监管的重视。根据 2019 年易观发布的调查报告,蚂蚁金服市场份额达 50% 以上,百度市场份额占比为 16%。

自 2018 年 4 月百度拆分金融业务至今,度小满独立运营不到 3 年。阿里长于数据,百度长于技术。虽然数据规模无法与蚂蚁集团相提并论,但 AI 是度小满的核心竞争力。度小满的战略,就是在擅长的科技领域,用 AI、大数据、算法等联合金融机构,一起为用户提供金融服务,其业务逻辑基本围绕借贷平台有钱花展开。

和蚂蚁的微贷技术平台类似,度小满在联合贷款业务中主要发挥技术和流量优势,而资金的短板则由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解决。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 15 日,“有钱花” 信贷业务已累计为小微企业主提供 3000 亿元无抵押信用贷款。度小满金融 CEO 朱光表示,度小满金融有钱花用户中超 7 成是小微企业主。据此推算,有钱花整体放贷规模约为 4285 亿元。

若以小额贷款公司单笔联合贷款出资比例不得低于 30% 要求,度小满的资本金需达到 1285 亿元。而根据企查查数据,度小满旗下与小额贷款相关的子公司注册资本仅 72 亿元。

众所周知,蚂蚁的问题出在联合放贷业务资本金不足、通过 ABS 超杠杆放贷等方面。也就是说,度小满和蚂蚁一样面临着要么补足资本金要么降低放贷规模的现状。

在互联网贷款领域,国内金融科技领域正呈现头部平台 “剩者为王” 的新格局,截至 2019 年,蚂蚁集团、陆金所、微众银行、新网银行、度小满、360 数科、京东数科、乐信等八家头部平台拥有的市场份额达到约 92%。

当下的确是度小满抢占市场份额的好时机,根据用户需求开发新产品获利诚然也是上策。但若为了规模走偏门罔顾合规风险,只怕积重难返,步了蚂蚁的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