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8 日,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京东旗下京东科技子集团可能放弃于科创板上市的计划,但未来有可能再次提交申请。对此,京东科技方面回应称:不予置评。

受此影响,京东股票大跌。截至当天收盘,京东港股跌幅 5.93%;京东美股跌幅 5.8%。临近京东四季报前夕,股价有小幅回升。

距最初申请上市已经过去 5 个月,京东数科是否真要半途而废?犹豫不决的背后还有哪些隐情?去年底以来,公司三不五时的人员和业务调整又为哪般?

两度改名,上市计划停滞不前

知情人士称,京东科技认为撤回 IPO 计划是合适的,因为自首次提交上市计划以来,其公司名称、业务和高管团队都发生了变化。

申请上市前后,京东数科曾两度改名。

2013 年,京东金融从京东集团拆分出来独立运营,成立初期主要为京东电商的商家及消费者提供普惠金融服务。随着公司数字科技能力不断提升,京东金融服务的客户群也不断向外扩展。

2018 年,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致力于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由京东集团首任 CFO 陈生强担任 CEO。

2020 年 9 月 11 日,京东数科以数字科技公司身份在上交所科创板递交上市招股书,拟融资 200 亿元。在 2020 年 10 月 16 日的首轮问询中,京东数科回复了上交所上市委对于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京东白条业务、与京东集团的关联交易、合规经营、商誉等问题。

随着蚂蚁集团上市触礁,京东数科内部也发生多次调整。

2020 年 12 月,京东金融借贷广告 “翻车” 事件后,京东数科 CEO 陈生强走入幕后,改任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由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接任 CEO。

2021 年 1 月 11 日,京东数科与京东旗下原先的云业务、AI 业务进行整合,成立京东科技子集团,作为整个京东集团对外提供技术服务的核心输出平台,由京东数科 CEO 李娅云继续出任子集团 CEO。

彼时,这两步操作被解读为适应监管环境变化,对公司业务和战略做出进一步调整,增加公司科技属性、提高合规性,为后续进一步上市做准备。

京东数科的上市曾被认为有望冲击国内数字科技第一股,但截至目前,京东数科在上交所科创板的上市状态仍停留在 “已问询” 阶段。

未雨绸缪,谨防估值下降

对于京东科技放弃上市的传闻,业内人士表示并不意外。监管对蚂蚁集团 IPO 的强烈关注和干预调查足以说明金融属性较强、金融业务占比较大的公司难以在科创板上市。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分析称,蚂蚁集团上市中止标志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走向正轨。而随着平台经济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陆续出台,市场对主业为互联网金融的公司重新估值,在丧失优势之后,这类公司的估值将对标传统金融大打折扣。

京东科技的前身是京东金融,其业务类别和蚂蚁、微信支付可以划为一类。王赤坤认为,相比于蚂蚁集团和微信支付的市场基数,京东科技的业务还在京东集团内循环的小生态中,三者市场体量差别非常明显。

招股书显示,2017 年~2020 年上半年,京东数科各期营收分别为 90.70 亿元、136.16 亿元、182.03 亿元及 103.27 亿元,保持高速增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20 亿元、1.30 亿元、7.90 亿元及-6.70 亿元,存在较大幅度波动。

同期,蚂蚁集团各期营收分别为 653.96 亿元、857.22 亿元、1206.18 亿元和 725.28 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 69.5 亿元、6.67 亿元、169.57 亿元和 212.34 亿元。

二者差距一目了然。“如同蚂蚁拿了一个 10000 分的考卷,及格了,能考 6000 分,而京东科技拿了一个 100 分的考卷,满分也才 100 分。因此在经营业绩上,京东科技差强人意属意料之中。”

2020 年 9 月,京东数科估值一度达到 2000 亿元,比当今科创板市值第一的金山办公还要高出 579 亿元。但在经历了监管风暴和业务重组之后,京东科技的总体估值是升是降尚且无从知晓。此前惨遭监管暴打的蚂蚁集团估值的确有所流失,京东科技不能不防。

2016 年以来,京东数科完成 6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中国太平、嘉实投资、红杉资本、中信建投等机构,已知的融资额累计达 344.3 亿元。专家分析,估值下降或将触发京东数科与某些投资方的对赌条款,京东科技选择放弃科创板上市计划,应该是想减少其估值下降的风险。

战略调整,为科技上市铺路

此前,京东集团各板块业务的发展曾严重依赖京东购物的流量,而如今传统电商已成存量市场。从达达集团到京东健康再到京东物流…… 京东集团把各板块上市,目的是建立战略防线,并通过资本市场解决经营市场战略升级问题。

理论上,整合了云和 AI 两块新业务之后的京东科技确实不适合再以京东数科为主体上市了。未来,京东科技极有可能以新的主体上市。一个明显的迹象是,继换帅、业务重组后,京东科技的又一轮人事大调整。

据报道,京东科技子集团日前首现核心高管轮岗:京东白条掌舵人——金融科技群机构负责人许凌将任职京东集团战略规划部负责人,原岗位将由金融业务部机构负责人李波接任。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曾分析指出,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的不断深化,科技的概念也不断拓展,覆盖了产业科技等外延领域,科技为金融赋能,金融又为实体经济服务,“科技+金融+产业” 具有广阔前景,通过实体产业,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新型科技产生金融生态,进而达成协同发展状态。

此前的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还保留了少量的自营金融业务,包括小贷、保理、融资租赁等,主要目的是 “用于小微普惠金融创新试点,测试风险模型,加速金融科技迭代,为更好地向金融机构输出数字化解决方案奠定基础”,看得出其自营金融业务也是为科技这条主线服务的,科技业务才是京东数科的主业。而今京东科技也有意继续发力技术研发,赶上这波产业互联网的红利。

企查查显示,3 月 9 日,京东科技公开一项 “信贷回款数据的处理方法、装置、系统、介质及电子设备” 专利,提升了信贷回款数据的处理精度。2019 年 5 月,京东数科曾首次对外披露专利申请情况,其已申请的区块链专利数量近 200 件,相关技术的创新应用已经在品质溯源、数字存证、信用网络、价值创新等场景实际落地。

和蚂蚁一样,京东作为大型科技公司中力争合规的先行者,其一举一动具有风向标意义。与之前改名和重组的思路一样,最近的人员调整可能还是为了助推京东科技的 IPO 计划:在监管的重锤落到身上之前,先夯实自身科技实力,理顺公司框架及业务条线,进一步提升科技业务占比,为未来的科技上市铺平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