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8 月份,TikTok 表示将在爱尔兰投资 5 亿美元建立一个欧洲数据中心。该中心计划于 2022 年初投入运营,届时将被用于储存此前存储在美国的 TikTok 欧洲用户的数据。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据中心也将是 TikTok 在欧洲的首个数据中心。当然,如果把时间线拉长,可以看到不仅仅是 TikTok,爱尔兰一直以来都深受国际巨头企业及新兴科技公司的青睐。从苹果到辉瑞再到 Facebook、从微软到亚马逊以及 LinkedIn,爱尔兰正在愈发成为企业国际化布局时的主要选择。

毋庸置疑,有着 “凯尔特之虎” 之称的爱尔兰拥有着全欧洲第二的人均 GDP,其经济增长率一度高居欧盟榜首。另一方面,“欧洲硅谷” 的称号也意味着这里的科技水平和企业质量达到了世界前列地位。再加上全欧盟最低的企业所得税税率等其它营商友好政策和环境因素,爱尔兰自然成为了企业投资发展的热土。

中国企业出海新趋势

爱尔兰投资发展局(IDA Ireland,以下简写为 “IDA”)中国区总监张哲伟告诉动点出海,2020 年初,爱尔兰投资发展局客户企业的就业水平已达到 245096,跨国公司员工人数创下了历史新高,超过了此前爱尔兰投资发展局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五年战略(Winning 2015–2019)中的所有目标。而尽管过去一年中疫情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爱尔兰在吸引外商投资方面仍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根据统计,2020 年 IDA 客户企业的就业水平呈现逆势增长,上升至了 257394。

张哲伟,爱尔兰投资发展局(IDA Ireland)中国区总监

值得一提的是,在近年来到爱尔兰投资发展的企业中,中国企业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常见,并且更加向着产业链的两端深入进行。体现在具体方面,张哲伟指出,“IDA 是 2005 年在中国设立办公室的。早期时候吸引去爱尔兰投资的产业主要是以航空租赁为主,还有包括一些和软件服务、外包相关的业务。因为上世纪 80 年代,爱尔兰凭借国际航空租赁业务的兴起,逐步晋升为欧洲金融服务业的代表之一。所以当时很多中国的大银行机构将租赁业务,特别是飞机租赁业务的中心都放在了爱尔兰,比如工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交通银行。”

如今,这一局面正在不断改变,“从近年来的趋势来看,现在很多中国科技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也陆续选择在爱尔兰进行投资。去年,TikTok 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建立了 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信任与安全中心(Trust and Safety Hub),成为包括美国和新加坡在内的全球三个区域中心之一。华为则早在 2004 年就在都柏林设立了办事处。十多年来,华为在爱尔兰业务持续壮大。今年二月份,华为宣布未来两年将在爱尔兰投资 8000 万欧元用于研发,并计划到 2022 年底在爱尔兰再创造 110 个新就业岗位,以支持其在爱尔兰的业务增长。

此外,这两年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医药产业中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也在开展出海业务,药明生物在 2019 年在爱尔兰投资建立了首个海外生产基地,投资 3.25 亿欧元,是爱尔兰当年最大的绿地投资项目。此外,药明生物子公司药明海德近日也宣布其位于爱尔兰园区内的疫苗生产基地如期完成主体建筑建设,预计于 2022 年投入运营。”

他表示,现在,注重品牌和研发正在成为中国企业 “走出去” 时的一大象征,体现的是从早期的以贸易为主,到当下关注服务、品牌、研发、提供更符合当地需求的产品的转变。以华为为例,华为最早去爱尔兰的时候主要的经营范围为销售业务,即将其家庭网络设备以及企业级设备卖给爱尔兰本地的消费者或者是企业级的客户。后面则慢慢增加了研发活动,包括人工智能、视频技术,再到后面华为将其 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总部也放在爱尔兰,通过爱尔兰来管理国际的业务。于此,可以看到华为在爱尔兰的发展从以本地销售为主,到更多的研发,再到通过爱尔兰提供国际性客户服务与支持,这样一个不断发展成熟的过程。

从 IDA 走进爱尔兰

当然,不只是对于进入爱尔兰而言,在企业出海的过程中,张哲伟看到,很多中国投资者对海外的市场并不是特别了解,即使有些企业的业务已颇具规模,且其海外收入已经占很大比例,但他们对海外的市场还是缺乏全面的认识。他们了解的信息可能是碎片化的,没有形成一个非常系统的判断。“换句话说,他们在 ‘走出去’ 的时候缺少一个战略规划。”

另一方面,很多时候,业务、生意都是围绕着人。如何能培养一个比较好的人才梯队,如何吸引好的人才为公司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在跟一些企业的沟通过程中,很多时候企业会问 ‘你能介绍一家当地企业,我可以去收购吗?’ 因为大家会觉得收购可以很快解决人、技术、客户的问题。事实上,买是容易的,但挑战在于整合。”

他表示,“在我工作的 15 年间,我看到很多非常优秀的中国公司去爱尔兰发展,从早期在本地销售产品,到如今很多中国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已经进入主流的国际市场,甚至已经成为头部企业,这个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变化。中国企业的 ‘走出去’ 也代表了真正的中国实力的 ‘走出去’。作为他们的合作伙伴,我们也很高兴能够帮助这样的一些优秀的中国企业去爱尔兰发展。同时,我们希望中国企业 ‘走出去’ 的时候也可以多跟 IDA 多交流,因为 IDA 实际上是一个现有的可以利用的资源。大家都可以享受到我们提供的服务,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当地市场,让企业更好地融入进当地的社区。”

作为爱尔兰政府吸引外来投资的机构,IDA 成立至今已经有 71 年的历史。张哲伟介绍,为了帮助国外的非爱尔兰公司更好的到爱尔兰投资和发展,IDA 提供的是全投资周期的一对一伙伴式服务。“所谓的全投资周期是指从我们最初去接触了解这个公司,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爱尔兰及欧洲的状况,到过程中协助他们解决一些在初期选址时所希望了解的一些目的地的信息,再到他们做一些实地考察、访问,与爱尔兰的利益相关方进行交流,最后到他们决定去投资,我们协助他们落地,以及提供相应的政府投资奖励或者补助,比如研发补助、雇佣补助。IDA 致力于在整个投资周期的每一步为投资者提供帮助。投资之后,我们也有专门的客户服务经理为他们提供后续对接服务。”

此外,IDA 也是一个政府下设的部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IDA 跟客户企业的一些交流以及对后者经营活动进行了解,也是代表了爱尔兰政府。“这其实对于去海外投资的公司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一个与原来本土市场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在当地有人对你想要去那边做什么有一个比较好的了解,我们可以帮助提供很好的支持。 ”

展望后疫情时代

过去的一年中,挑战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加剧烈。不过,虽然出现了疫情的 “黑天鹅” 事件,爱尔兰的经济在危机面前展现出了很好的韧性。张哲伟指出,2020 年,爱尔兰是欧盟国家里面唯一一个 GDP 实现正增长的国家,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爱尔兰医药和科技这两大支柱产业的出口增长。而为了帮助企业应对新冠危机,爱尔兰政府也提供了一系列的资助和补贴政策。在爱尔兰政府的 2021 年预算方案中,将有 3900 万欧元用于企业持续获得低成本贷款;3000 万欧元用于制药和医疗保健行业的应用研究;1000 万欧元用于通过 “在线零售计划” 帮助企业进行线上发展。

同时,疫情期间,爱尔兰也很好地实施了在家工作、远程办公的工作方式。他举例称,“之前工作中,我们会帮助中国企业去爱尔兰进行实地考察,现在没办法做实地考察。我们从去年 6 月份开始,就帮助很多企业进行线上考察(e-visit/e-itinerary),通过 ZOOM、Teams 这样的平台,对爱尔兰进行更好地了解。”

接下来,重建和恢复成为了后疫情时代下的一大主题。张哲伟透露,在今年年初 IDA 发布的《推动复苏与可持续增长,2021-2024 四年战略》中,明确了其新战略的五大支柱:增长(Growth)、转型(Transformation)、区域发展(Regions)、可持续发展(Sustainability)和影响力(Impact)。体现在投资发展方面,IDA 计划与客户企业合作,通过 170 项研发创新以及 130 笔培训投资,以实现未来增长;并通过 60 项可持续发展投资,全力把握绿色复苏的机遇,并致力于实现客户支出增长 20%的目标,以实现外商直接投资影响的最大化。

他强调,“IDA 志在把握机遇,为跨国公司提供解决方案,以助力跨国公司有力应对如今艰难的全球环境,以及即将重塑商业模式的新兴趋势加速发展所带来的挑战。我们将寻求发展,以满足当下需求,同时不损害子孙后代利益,让他们也能满足自身的需求,构建具有包容性、可持续性和韧性的经济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