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中国在线辅导平台作业帮最早将于今年下半年赴美 IPO,计划最少募集资金 5 亿美元。

今年 3 月,作业帮聘请了美股上市公司欢聚集团的高管金秉担任 CFO,有知情人士表示,作业帮对其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的经验很感兴趣。

2019 年 7 月,作业帮创始人、CEO 侯建彬曾表示不着急上市,要抓住窗口期将公司业务做大做扎实。如今过去了不到两年时间,作业帮的业务成色几何,准备好面对资本市场的审视了吗?

资本或将退潮

成立于北京的作业帮作为百度的内部创业项目,自诞生起就一直是资本的宠儿。至今,作业帮已历经 8 轮融资,单轮融资额从 2500 万美元一路水涨船高至超 16 亿美元。历任投资方包括红杉、君联等知名风投机构;互联网巨头阿里;更有软银、高盛等国际财团参与其中。在以烧钱著称的在线教育赛道,作业帮可以说从不知道缺钱是什么滋味。

在从百度拆分出来独立运营的前一年,作业帮 ios 版就已登上 App Store 教育分区的第一名;2015 年 8 月,作业帮开始从单纯的拍题检索工具向综合高效学习平台转型。之后,作业帮一步步上线了直播功能,提供线上教学服务。

借助百度的流量优势,作业帮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去年 2 月底,作业帮宣布累计激活用户突破 8 亿,月活用户约 1.7 亿 (目前市面上唯一月活过亿的教育类工具),日活用户突破 5000 万。虽然累计激活用户的统计口径和含金量收到质疑,但作业帮的活跃用户数确实在 K12 赛道遥遥领先。

但和其他在线教育企业一样,作业帮的发展也在很大程度上收到监管环境的影响。

在政策红利期,作业帮曾在中宣部主管的学习强国官网上开设专栏,展示基于自身超强题库的学科知识,同年更一举通过教育部备案。

但随着营销大战令监管侧目、用户投诉量日渐增多,对于在线教育回归本质的呼声也越发高涨。各种限制、整顿措施陆续出台,众多在线教育机构也感觉到阴风阵阵。原本因疫情期间的网课而被广泛看好的在线教育随着监管的收紧,也即将面临资本的退潮。

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业帮的上市计划不能排除是投资方要求套现和平台方为囤积粮草过冬双重考虑之下的选择。

PK 猿辅导

经多年摸索,在线教育行业衍生出了 1 对 1、小班课、大班课几种主流模式。其中,大班直播课因其设备、场地的便捷性、集合全国各地名师资源等特点在疫情期间火速出圈。

对于学员来说,大班课价格相对较低,课程性价比较高;对机构来说,不仅节约了场地租赁费、装修费以及水电费等固定费用,讲师录制的直播课程还可以用来营销或售卖,学员易成规模,利润也较高。数据显示,扣除产品成本之后,大班直播课的利润率可达 60%~80%。

2017 年,跟谁学上线高途课堂,宣布 all in 大班直播课业务,在短短几个月就爆炸式增长并快速实现了单月盈利。2019 年,跟谁学在纽交所上市,招股书显示,自跟谁学聚焦在线直播大班课业务后,营收持续保持高增长并产生了巨大规模效益。

或是受此鼓舞,2019 年,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也从一对一模式中转身,投入大班直播课的浪潮。

作为大班课四巨头中硕果仅存的尚未上市的两家,作业帮和猿辅导的发展之路有许多相似性,二者都以拍照搜题工具起家,都在众多在线教育机构的角逐中备受资本青睐。

去年 12 月底,两家相继宣布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其中,作业帮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超 16 亿美元 E+轮融资,最新估值约 110 亿美元;猿辅导获得云峰基金 3 亿美元战略投资,投后估值 155 亿美元,二者的估值即使在已上市的在线教育中概股中也能排在头部。

产品方面,两家几乎都形成了以大班课为核心,工具产品为支撑的矩阵:作业帮旗下有工具类产品作业帮 APP 和作业帮口算,直播课产品作业帮直播课,低幼产品鸭鸭 AI 课、小鹿写字、成人产品不凡课堂和大学搜题酱、以及硬件产品智能错题学习机(喵喵机);猿辅导公司旗下拥有猿辅导、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斑马 AI 课等多款在线教育产品,为用户提供网课、智能练习、难题解析等多元化的智能教育服务。

截至去年 10 月,猿辅导公司旗下的两大网课平台 “猿辅导” 和 “斑马 AI 课” 正价在读学生人次共计约 370 万;2020 年,作业帮春季直播课正价课学员超过 130 万人次、暑期正价班学员就读人次超过 171 万。

尽管在流量方面拔得头筹,但很显然作业帮的变现能力还不如猿辅导。

个性化与转化率成破局关键

和整个大的在线教育赛道一样,大班直播课也进入了下半场:马太效应下,腰部及以下选手因资金劣势遗憾离场,强者恒强,K12 大班课成为了头部机构的战场。

成功的大班直播课离不开名师、互动、营销、设备几大要素,其中,主讲老师是大班课的核心,而当在线教育竞争趋于同质化,动辄 “清北名师” 已很难成为吸引家长的噱头。此外,相对于小班课与一对一模式,大班课的学员较多,导师无法照顾到每个学员的需求,也很难因材施教,赢了规模却很难赢口碑。

对此,跟谁学提出了主讲老师+辅导老师的双师模式,由主讲老师互动直播激发孩子学习兴趣,确保教学质量,辅导老师进行督学辅导,提高对学生的关注度。

从今年 2 月起,猿辅导开始从深圳、上海等地的小学切入,进行本地化课程的尝试,主要措施包括招聘教研教师、创新体系诊断等。此外,学而思和有道也在今年开始推出了本地化课程。

在营销获客方面,提升转化率成为在线教育下一阶段的重点。当一二线城市的红利逐步消耗殆尽,作业帮、猿辅导们将目光对准了下沉市场。数据显示,作业帮 70% 的用户来自三线城市及以下地区。但下沉市场的家长们对教育的焦虑程度远不及一二线城市那么高,这也意味着被免费体验课吸引来的下沉市场用户们为正价课程付费的比例也相对较低。

在已上市的在线教育机构中,市值最高的是好未来,目前市值为 366 亿美元。不过资本们坚信,在线教育赛道最终能跑出市值千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且这家公司终将在作业帮与猿辅导中间产生。虽然不知道资本的信心来自哪里,但就二者当前的规模来看,不论是猿辅导还是作业帮,离这个目标的差距都还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