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势,分久必合。

近日,一则重磅消息传来:两大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或将互相开放生态。

要知道早在 2013 年,微信先封杀了有关阿里来往的链接,淘宝 App 随后正式关闭了微信跳转至淘宝页面的通道。之后,双方连带其子公司、孙公司,甚至参股公司之间都一律互相屏蔽。

而最近,双方被爆在分别指定放松限制的计划。其中,阿里巴巴的初步举措可能包括将微信支付引入淘宝和天猫;而腾讯可能将允许阿里巴巴的电商信息在微信分享,或者允许微信用户通过小程序使用阿里巴巴的一些服务。

这对彼此屏蔽了许久的冤家居然会向对方敞开怀抱,着实令众多看客惊叹不已。尽管消息尚未被官方证实,但一周前还备受打击的阿里巴巴与腾讯控股的美港股股价,在两家互相开放的消息传出后已初步显示出久违的上涨迹象。

顺应反垄断与商业考虑并存

作为辐射整个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具有强势领导地位的双寡头,阿里巴巴具有电商网络效应,腾讯具有社交网络效应,二者的用户量使其都具备了通过定价权获得超额利润的垄断倾向。

自去年 11 月到来的这股反垄断大潮,已对国内多家平台经济企业形成合围之势。

受此影响,港股科技股近半年来持续杀跌。其中,作为港股第一权重股的腾讯控股,如今总市值已经较今年 2 月的高点跌去 2.4 万亿港元(约合人民币 2 万亿元),相当于两个五粮液的市值;而蚂蚁集团上市泡汤的阿里巴巴战况同样凄惨,市值蒸发了 19000 多亿。

反垄断压力巨大,或许是两大巨头愿意联手的原因。

而二者互相开放生态系统也早就有迹可循,此前,飞猪、1688、饿了么、盒马集市等阿里旗下应用已经进驻微信小程序。今年 3 月,也有知情人士爆料称,淘宝特价版也在申请开通微信微信小程序,将支持微信支付,但目前尚未正式上线。

若二者真的让渡了之前死守的战场,将对双方的业务拓展大有裨益。生态闸口打开将有利于阿里、腾讯跳出二者各自的领地,对市场上各种资源进行调动与配置;也有利于配合国家反垄断政策,形成头部公司的示范效应。

一方面,尽管支付宝长期独霸支付入口使用户支付习惯固化,微信支付在阿里电商端的增长空间可能有限,但微信支付接入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将毫无疑问提升其原本以下线支付为主的手续费;若微信允许接入阿里的流量,也可从阿里的增量流量中获得广告分成,提高微信广告收入;若淘宝特价版等小程序在微信上线,也有助于增加微信交易类小程序的活跃度,丰富其交易数据。

另一方面,阿里的外部链接被允许进入微信也将使阿里获得外部庞大微信流量的支持,可降低阿里电商平台本身及商户的流量成本;也降低了淘宝特价版的获客成本,更有助于阿里社区团购业务淘宝买菜的推广。

有分析人士担忧,双方生态的互相开放,恐将造成更大的垄断,压榨其他互联网公司的生存空间。两个绝对头部公司的握手言和,将对于队列中部、后部的选手将造成怎样的影响,京东与拼多多最近下调的股价也给出了答案。

互联网风向转了?

今年 4 月,阿里巴巴因 “二选一” 被处以行政处罚 180 亿元。这一记重拳威势之大,令所有平台经济经营主体瑟瑟发抖。

当月晚些时候,腾讯因涉及 “经营者集中” 被罚 50 万元。虽然逃过了外媒预测的百亿罚金,但腾讯酝酿已久的斗鱼、虎牙合并案也在最近被监管公开叫停。

在拿下两大反垄断经典案例的重要战果后,国家监管部门依然没有停下反垄断的脚步。

7 月初,滴滴被网信办进行网络安全审查,很快被实锤查出存在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并遭到下架;7 月 9 日,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所运营的 “滴滴企业版” 等 25 款 App 因涉嫌严重违法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全部被下架。次日,网信办发布《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出,掌握超过 100 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监管反垄断的雷霆手段也在众多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中引起反内卷的蝴蝶效应。

5 月,三胎政策正式出台。此后,腾讯(光子实验室)强制准时下班;快手、美团、字节跳动宣布取消大小周;京东更宣布用两年时间将员工的平均工资从 14 薪变为 16 薪……

7 月 13 日,人民政协报刊文称,要坚决防止和避免平台经济无休无限地榨取剩余劳动里及其高额剩余价值。

大小周、996…… 被行业内卷裹挟的国内大企业的加班文化由来已久,甚至就在几个月前还爆出拼多多等公司员工猝死等极端事件,而今多家互联网公司主动为员工减负的举措似乎证明国家的平台经济反垄断工作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有序正规的互联网环境的营造必定不是一朝一夕之争。

当下,部分互联网平台企业为员工减负、涨薪,一方面是意识到大小周或单休、加班等简单粗暴的制度并不能很直观地提高工作效率,另一方面仍是畏惧监管的处罚。

一言以蔽之,不论是开放生态寻求垄断之外的价值,还是让利(薪资/假期)于员工,都是平台企业短期应付反垄断监管的对策,甚至背后很有可能就是由监管部门直接促成。

下一阶段,国家必将继续坚定实行互联网垄断平台等行业让利于实体经济的政策。类似于阿里、腾讯这样深耕不同领域的平台经济主体的场景互通,或将迸发出更多的商业机会与商业创新,形成不同维度上的适度竞争,使行业资源与创新活力充分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