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了个体业务合规性的范畴,网络安全问题正成为横亘在所有拟赴美上市中国企业面前的一座大山。而在网络安全审查的门槛被抬高之后,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通道也被正式关闭。

7 月 30 日,路透社报道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暂停处理中国企业的 IPO 申请及其他证券销售。与此同时,SEC 正在制定新的指南,要求在美上市的中企披露北京方面 “监管打压” 的风险;SEC 将确保寻求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在 “获得中国政府许可” 的前提下,才能在美申请上市。

中国证监会回应称,两国监管部门应当继续秉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就中概股监管问题加强沟通,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为市场营造良好的政策预期和制度环境。

中概股稳定性遭质疑

一切始于一场资本盛宴。

历时 9 年,国内网约车行业的赢家滴滴终于在今年一季度拿下了盈利的好彩头。

6 月 10 日,滴滴正式递交了赴美 IPO 招股书,20 天后,滴滴正式登陆纽交所。上市速度与募资金额双双刷新中概股记录,其 44 亿美元的融资额在今年上半年 39 家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中拔得头筹。

但就在上市后的第 4 天,鲜花和掌声还未停歇之时,滴滴却从突击上市的高光时刻骤然跌落到惨遭下架的低谷:因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滴滴出行 App 被勒令下架;几天后,滴滴旗下 25 款 App 惨遭团灭。

如今上市刚足月,滴滴的市值却已跌去 183.6 亿美元,受其影响,一众中概股普遍下跌。被众多国外投资者集体诉讼后,滴滴还面临超过自身 IPO 规模的巨额赔偿。

随后,多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向 SEC 施压,要求其采取行动,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 “缺乏透明度问题” 进行彻查。除滴滴数据安全问题外,因 “双减” 政策导致的教育股暴跌,也让华尔街对中概股当下和未来的稳定性产生了质疑。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告诉动点科技,针对境外上市企业的网络安全审查发生在中美两国特殊关系变化后的背景下,作为经营主体在中国大陆+IPO 在美国的互联网平台,势必受到两国法律的约束和两国关系的影响。

7 月 30 日,SEC 主席 Gary Gensler 发布声明称,SEC 将要求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提供更多信息,包括公司的法律架构、中国政府的许可以及许可可能被撤销的风险。Gensler 表示,这些信息对进行知情决策投资非常重要,也是监管保护美国证券投资者的核心,监管部门有权在 3 年内对中企的审计记录进行审查。

继去年 5 月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加强中概股的审计管控,美国证券监管部门的新规也象征着美方在资本市场再度向中国公司发起攻击。专家预测,美方将在正制定的指南中大幅提高上市门槛,除了对各种财务指标要求更严格之外,对于行业也会加以限制,特别是对半导体、5G 等国家重点战略行业,并逐步为中美脱钩做准备。

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也强调了,要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这在此前要求加强中概股监管的基础上,重申了推进中概股监管制度体系建设。

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蔺东升认为,待相关草案形成正式的法规后,境内外监管层面有望重新和企业方面达成默契,中企赴美 IPO 的通道有望再次开启。

港交所迎来成长契机

尽管境内外赴美上市政策都在收紧,但截至目前,中概股在数据层面的成绩依然可以称得上优秀。

据彭博社统计,2021 年前 7 个月,中国企业在美资本市场募资总额已达 158 亿美元,超过去年全年的 122 亿美元。

不过,从 7 月开始,在国内监管收紧企业境外上市的压力之下,中企赴美上市的步伐已经开始放缓。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货拉拉、福佑卡车、天鹅到家、Keep、喜马拉雅、小红书、零氪科技、哈啰出行、七牛云、Soul 等中国企业暂停、推迟或撤回了赴美 IPO 计划。其中,多数企业均在今年 4 月底提交了第一轮赴美 IPO 招股书。

有分析人士称,未来 5~10 年内,除少数大型企业可能在美二次上市之外,将很少再有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也有人认为,赴美 IPO 渠道被堵,将利好港交所。事实上,上述取消赴美 IPO 计划的企业中已有多家筹谋转道香港上市。

分析人士指出,港股已经高度市场化,投资人多是成熟的机构投资者。从国际投资角度看,国际资本看好中国大陆的发展,如果这些中概股无法继续在美国上市,在看好大陆市场的情况下,从港股入手,配置经营主体在中国大陆的港股企业不失为一种快速高效的选择;从企业角度看,国资资本和国内资本双重看好的情况下,选择赴港 IPO,可充分享受国内国际两个资本市场带来的便利。

IPG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目前,在中美贸易冲突与中国国内反垄断、信息安全审查、教培行业整顿等多重因素作用下,中概股的再融资与上述企业赴美上市已经失去了实际意义。此时,美国证监会暂停中概股的上市注册与审核,在短期内不会对拟赴美上市的企业造成新的实质性伤害。但长期而言,这对于中国科技创新与新兴企业的发展与成长是十分不利的。

柏文喜认为,在等待中概股恢复正常注册与审核的同时,作为替代措施和风险对冲方案,中国应该在港交所和 A 股积极培育和扶持科技创新与新兴企业上市与发展成长的环境与氛围,积极引导相关投资机构与投资者的聚集、投资文化、投资理念的建设与成长。这对于中国的 A 股与港交所而言,也是一个培育科技创新板块成长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