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元宇宙开始走俏。

随着远程办公、在线娱乐等线上生活场景用户暴增,市场也被激发出对虚拟现实的更深一层遐想。在强大的云计算技术支撑下,内容制作不断突破限制,借助 AI 算法、5G、AR、VR、虚拟形象等技术,使元宇宙的容量无限拓展。

铺天盖地的报道之下,元宇宙的起源与概念已不再新鲜,传说中天花乱坠的元宇宙如何落地才是人们更关心的问题。在云栖大会 D3 展厅,我们或许能透过多家相关企业的探索与实践一窥元宇宙的雏形。

如今,虚拟形象已经是 VR 技术最广泛的表现形式。虚拟源于现实,最终也要服务于现实。除了遍地的虚拟主播和虚拟偶像之外,虚拟人/物还能做什么?

在阿里达摩院 XR 实验室,TA 是能与聋哑人交流的数字人员工;在相芯科技,TA 是虚拟客服、虚拟销售人员。

在虎牙旗下的准心直播,TA 还被应用于有隐私需求的线上会议等诸多场景中。

而华金曲全息成像仓则利用透明屏及相关技术形成的舱体设备,实现 4K 裸眼 3D 的立体效果,使你可以与 “数字孪生” 的 TA 合拍。

疫情期间看不了货,跨境贸易订单下滑怎么办?VR Showroom 来解围。阿里巴巴国际站通过全景扫描对店铺、工厂、客房等进行空间重建,结合 AI 导购帮助客户看货、看房,促成客户远程下单。

不同于国外向纯粹终端发展的路径,国内 VR 产业仍在向智能硬件的路上发足狂奔。在 5G 基础上,云端渲染的 VR、AR 眼镜不断降低着用户的使用门槛。

例如戴上 Rokid AR 眼镜无需任何操作,系统便自动识别触发,进行语音与图像智能导览。据了解,这一产品已投入良渚博物院、苏州博物馆、云南省博物馆的日常展览中;而另一家业内领先企业诠视科技的 AR 眼镜也已应用于文娱、教育乃至精确度要求更高的医疗场景中。

在《元宇宙技术创新与实践分论坛》上,阿里巴巴达摩院 XR 实验室负责人谭平教授解构了元宇宙的概念,并解析了以上元宇宙的多种应用。

谭平教授认为,元宇宙是整个互联网在 AR、VR 眼镜等新型计算平台上的一种呈现方式。“从这个角度来看,元宇宙的范畴非常的广泛,从社交、电商、到游戏、教育,甚至是支付等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应用,都会在元宇宙时代有新的演变。”

PC 时代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二维显示界面中,应用程序是一个个窗口,我们只能在窗口中进行点击、拖拽等二维操作。

互联网 3.0 时期,新一代计算平台的本质是新显示和新交互在 VR、AR 眼镜下,人们沉浸在一个由三维显示界面所构建的三维信息世界中,人们可以通过肢体动作和这个三维世界进行交互,显示和交互都将发生在这个三维世界中。

真实世界与元宇宙之间隔着四个不同的技术层面。而显示和交互是应用的最底层,这两者的聚变将会引发上层互联网应用的革命。

元宇宙的第一层是全息构建,我们需要构建出整个虚拟世界的几何模型,这是元宇宙的最浅层。目前,VR 看房看店应用就处于全息构建层。

第二层是全息仿真,我们需要构建出虚拟世界的动态过程,让虚拟世界无限逼近真实世界。比如,虚拟世界里面的水要能往低处流,扔一块石头要能打碎玻璃,虚拟世界里的角色要能够对外界环境作出合理的反应,如同最近的电影《失控玩家》中一样。游戏电影以及很多数字孪生的应用就停留在全息仿真

解决了第一层和第二层的问题,我们就能够构建出一个完美的 VR 世界。

第三层是虚实融合,就是要让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融合起来。要实现这一点,在技术上,我们需要建立整个真实世界的高清三维地图,并在地图上做到高精准的定位定制以及准确叠加相关虚拟信息。做到这一层,我们就可以构建出一个 AR 世界,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边界将从此打破。而在这一层构建出来的高精地图和高精定位,也可以用于下一个技术层面。

第四层是虚实联动,即通过改变虚拟世界来改造真实世界,这一层的根本问题机器人的精准操控虽然这一层通常不在元宇宙的概念之中,但如果没有这一层,一切的美好将只能停留在虚拟世界,而真实世界可能一塌糊涂。电影《头号玩家》中以 “高科技低生活” 为显著特点的赛博朋克世界正是如此。

克服以上四个层面的所有难点一个全新的互联网时代就将到来。

那时,我们就可以通过第二层的仿真寻找现实生活中疑难问题的最优方案,然后通过第三层的虚实融合将方案映射到真实世界,最后再通过第四层的机器人技术在真实世界执行这些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