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2-4 日, BEYOND Expo 2021 于中国澳门威尼斯人金光会展中心重磅举行。作为 2021 年度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博览会之一,本次大会邀请到了众多行业专家学者与意见领袖畅谈创新未来。大会同期举办多场主题论坛,涵盖元宇宙、绿色经济、智慧医疗、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为企业、产品、资本和产业提供全方位融合互动的平台,促进亚太地区甚至全球科技创新行业的发展。智慧医疗论坛是 BEYOND Expo 2021 的重点活动之一。深圳市人民医院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陈荣昌教授,东南大学医学院院长刘必成院长,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何旺教授,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内分泌科主任、主任医师薛耀明教授和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皮肤病医院院长张福仁院长在论坛中表达了对智慧医疗的意见和专业观点。

薛耀明教授认为,AI 对慢性疾病的管理是非常有意义的,例如对糖尿病病人的视网膜病变对于各种并发症的诊断是非常有意义的。同时他也请教了张康教授,有没有对糖尿病其他相关并发症进行研究?

张康教授表示,糖尿病本身要产生很多并发症,最常见的并发症就是视网膜病变,诊断是比较成熟的。但是比较难的是,当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还没有任何病变特征的情况下,诊断其他疾病是我们今后应该努力的方向,眼睛确实有很多信息可以综合判断,有点像中医看舌苔一样。

刘必成教授表示,现在是数字时代,医疗工作中每天产生大量的多方面这些数据,怎么能够收集这些数据,整理这些数据,提高医疗工作效率,更好的为病人服务,能够做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课题。光靠医生,不能够很好地去适应数据的时代。“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更多的产学研互相联动,义工结合。我们国家正在倡导新医科建设,新医科建设就是在医学生刚开始入学的时候,我们就要重视他们医工医理的基础的学习,没有基础不能适应智慧医疗未来的到来。” 他同时他也向张康教授请教了一个问题,因为糖尿病肾病的病人,有些确诊要肾穿刺,我们不能做肾穿刺的时候,可以看眼底,能够间接判断是不是糖尿病肾病,但是用 AI 来预测 eGFR,目前预测的效果怎么样?eGFR 的改变,有的时候不一定是糖尿病肾病,还可能是合并高血压,合并动脉硬化,它有许多干扰因素,怎么能够精准的从眼底来判断 eGFR,原理是什么?

张康回答道,“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够判别糖尿病肾病,或者是其他肾病,因为样本量不多,只有几万个肾病病例,比较严重的肾病还是不多。我们现在已经做了一个能够装到手机上面的镜头,直接用手机拍照,就能够把眼底照出来,所以这也是希望能够把早期诊断能够推到 C 端。我觉得就是说从起码从视网膜的角度来说,它对诊断很多疾病有很大潜力,我也觉得很神奇,他为什么能够把 eGFR 算出来,eGFR 和病人的年龄、性别、肌酐水平有关,所以它也把肌酐很好的算出来,所以局部的解释了为什么它能把 eGFR 算得很准确,我们能肯定是绝对是正确的。 ”

张福仁教授从皮肤科医生的角度谈论了他的想法。他表示,AI 在医学领域应用中皮肤科应该是最佳的。皮肤病理在皮肤病的诊断当中发挥一个质量控制的作用,但皮肤病理科医生是最稀缺的资源,大部分病理科医生看不了皮肤病理,要成为一个成熟的皮肤病理科医生,要往往到 5 年甚至 10 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人工智能在皮肤病理这方面的应用前景应该是巨大的。但是如果要把它开发出一个成熟的产品,单纯靠皮肤科医生,病理科医生不够,这就需要国家战略,或者更高的政府战略来组织这件事情。所以在皮肤病理领域,人工智能可以说大有前景。第二个,我们现在生活在人工智能时代,大数据时代,同时也是新冠流行的时代,全民接种疫苗的时代。接种疫苗可以预防新冠肺炎,但是接种疫苗也会发生一些副作用,有些副作用是轻微的,有些副作用可能是致命的,但它发生概率非常低。但是在大样本当中,能够及时把一些副作用收集起来,发生副作用的人的生物标本,这就是非常稀缺的资源。通过对这些资源的研究,可以进入到精准医学时代。精准医学时代是每一个人利益最大化,副作用最小化,需要收集资源,这种资源的收集是要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甚至全人类的合作,才能够往前去推进。

陈荣昌教授表示,很多新的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融入到医疗,我们现在有 5G 的新的技术,我们希望路打得很宽很通,但如果有很多屏障,我们面临研究案例不足等问题,但如果我们通过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联动几千家医院,数据怎么不够,希望未来可以把医院的信息安全像做个保险一样,通过保险把风险承担起来,这样医院管理部门就能够把信息真正敞开,这样才能够促进大数据真的融入。

何旺教授比较关心人工智能在外科的领域的发展能不能取代外科医生的一些操作,人工智能现在在病理影像这方面发展得相对比较成熟了。他同样提问张康教授,“在外科方面,我们把膀胱切掉以后,我们会用一段肠子来做膀胱。这个过程它是一些比较机械的操作,本身没有太大的风险,我们人做比较累,也缝的不好。人工智能在外科这方面以后发展的前景和它可能的技术路线,能不能分享一下?”

张康教授简单表明,达芬奇机器人有很多应用,AI 代替人做机械性工作的时代肯定会到来,并且会为很多边远地区赋能,例如这种机器人到了边远地区以后,医生可以在广州直接远程操控,就也可以做出世界一流的手术,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很精细的手术,AI 它能够在几毫米里把针准确的放进去,也期待有很多创新性的工作能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