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2-4 日, BEYOND Expo 2021 于中国澳门威尼斯人金光会展中心重磅举行。作为 2021 年度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博览会之一,本次大会邀请到了众多行业专家学者与意见领袖畅谈创新未来。大会同期举办多场主题论坛,涵盖元宇宙、绿色经济、智慧医疗、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为企业、产品、资本和产业提供全方位融合互动的平台,促进亚太地区甚至全球科技创新行业的发展。医药医疗技术设备创新论坛是 BEYOND Expo 2021 的重点活动之一。BEYOND 组委会荣幸邀请到迈瑞医疗董事会秘书兼办公室主任李文楣,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总监樊琳,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伍旻锋,CPE 源峰医疗与健康投资团队执行董事吴晶和中国科学院院士、广东省智能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张旭院士围绕医药医疗前沿技术及投资发表对行业的看法。

迈瑞在美国上市之后持续做了加强型的收购,迈瑞医疗董事会秘书兼办公室主任李文楣和我们分享了迈瑞在海外的发展策略。

李文楣介绍,迈瑞以 2000 年进入英国市场为标志,目前海外营收大概占迈瑞整体营收的接近一半,其中 16% 来自欧美发达地区,剩下超过百分之 20% 来自发展中国家。在 90 年代中期到 2008 年,迈瑞主要是自己探索,2008 年在美国上市之后跨境并购了 Datascope,由此有了海外尤其是欧美国家的运营平台,奠定了迈瑞的海外业务的基础。2013 年在硅谷收购了高端成像公司 Zonare,补强了迈瑞在超声方向的技术,2016 年之后,迈瑞在高端超声领域有了长足发展,如今占到整个超声业务将近一半的营收。2021 年对芬兰的 HyTest Invest Oy 的收购补强了体外诊断领域的原材料,填补国内空白。这是迈瑞过去 20 年国际化征程上做过三次比较大的并购。迈瑞在海外的发展策略简单来讲就是缺啥买啥,国内空白的核心的技术,去海外看是否有合适的把它并购过来,当然这里面也有迈瑞独特的思考。

生物医药作为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以下简称 “深合区”)的重要产业,各方面都有积极的政策吸引,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总监樊琳从几个方面分享了在深合区创新药的政策制度等创新上可以探索的方向。

樊琳表示,医药行业如何真正地实现成果转换,这是最主要的问题。从医药领域的角度来说,中国一直积极地追赶全球医药的制造强国。对于中国创新药领域来说,首先就是研发,研发的产品如何做到强基础,强临床的研发实验,如何能够使研发的速度加快,如何使产品获得的更大优势,这些问题对未来的成果转换是非常重要的。从制药的领域角度来说,希望深合区未来能够成为中国创新药出海的非常重要的政策和出海口。目前恒瑞已经把南方的基地设在广州,恒瑞在全球的研发以及投融资目前正是大步前进。最后是医保准入,近年来,恒瑞准入的创新药也已经进入了市场,未来是否能够在大湾区或者深合区吸引到更多国际医疗、健康产业,未来是否能够让更多的人在这里落地,希望未来不仅仅只是中国创新药、更好的创新药,服务于深合区的患者,也希望创新药通过深合区走向全球。

鼎晖在医疗行业的布局已经超过 15 年,作为投资机构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面对不断出现的新情况,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伍旻锋介绍了应该怎样找到优质的投资目标。

伍旻锋表示,“医药大健康是一个永远不会过时的朝阳产业,本质上讲,大家在物质满足之后还是要追求生命的质量和生命的长度,理想都是很美好的,但是我们落到实处的时候,集采对于各个创新药企业或是器械设备企业都造成比较大的压力。我们看待未来中国医疗健康的格局,应该是我们要尽快的,在像深合区域这样特色区域能够迅速地推出一些第三方的支付手段。今天我国的支付都是基于两类,一类是国家的医保,国家的医保是保基础,保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一个公民所应得的基础的保障,但是除了基础以外,在鼓励创新上,现在主要是靠自费,应该进一步推出以大病险、重疾险为特色,对中产阶级人群,以商业化、鼓励创新的形式来提供保障。

鼎晖投资聚焦在三方面,一方面是要鼓励创新,我们每年还是希望能拿出 10% 左右的资金,能够投入到创新型的,开拓性的,颠覆性的一些技术;第二剩下的更多资金要和行业内领先的企业合作,去创造稳定的持续回报;第三支付上,除了国家医保的覆盖范围以外,我们更加强调对于高质量生活品质有要求的人群,围绕他们的需求,有相应的医疗服务的投资,有相应的器械、创新药的投资,促进医疗产业的健康发展。“

体外监测细分行业在政策人口多重驱动下,不管是投资方还是产业方都比较关注。CPE 源峰医疗与健康投资团队执行董事吴晶从 CPE 的角度谈论了体外诊断行业所看重的投资企业的核心的优势。

吴晶表示,CPE 看体外诊断行业会主要关注三点,第一是研发能力,第二是产品化的能力,第三是执行力。首先研发能力是驱动医疗行业的终极能力, 对于体外诊断来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所有的公司都是从一个技术平台开始,对于体外诊断行业来说,如何基于起家的平台去开发出更多的适应症的产品,这是非常关键的能力,一定要持续性的去开发出新的产品才能够持续性的获得收入。第二就是产品化,体外诊断行业来说,去照抄海外的产品开发的思路不太实用,体外诊断只是治疗前端的检测的工具,患者对于体外诊断的支付意愿是非常敏感的,对于体外诊断产品要去关注它到底解决了临床的什么需求,大家的支付能力是怎么样的,不能做到因地制宜,产品就比较难在临床端推广。第三就是临床试验和销售的执行力。因为体外诊断的行业技术的迭代非常快,如果不能很快的推进临床试验,并且产品上市后很快进行销售,就会失去快速发展的时间,所以执行力非常的重要。

智能科技投入时间、资本都是巨大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广东省智能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张旭院士表示,产业资本科技创新、产业发展中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投资的类型各有千秋,投入阶段也不一样。在中国现状下大部分人都投中后期为主,从资本的安全来讲可能会更高一些,但从赚钱角度来讲并不那么赚钱。中国未来的高科技产业会发生一些巨变,现在还在积累和营造生态环境,资本的介入会在这里面发挥越来越大作用。如果没有投资人来识别创新产品和高技术企业,指导他前进,就没有办法走的更远,社会的投入、资本的投入是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推进科技和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要的因素。

在嘉宾问答环节中,李文楣回答了迈瑞对中国的医疗器械市场的竞争格局是什么看法。

她表示,30 年前迈瑞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是 100% 外资,现在以迈瑞已经进入 1000 亿的市场容量的产品领域为例,外资和中资各占一半。所以过去 30 年外资的绝对主导地位在下降,民族品牌在崛起。迈瑞在已有的生命信息与支持,体外诊断和以超声为主的医学影像这三个产品领域里面,例如在监护仪领域迈瑞在中国是第一名,飞利浦在监护仪领域,市占率不到迈瑞的一半了,下降是比较明显的。未来格局就是外资份额下降,中资份额上升,这是一个长期且不可逆的趋势。这背后有很多的因素,首先是中国公司都是非常勤奋的在追赶,所以差距是不断在缩小。第二点就是产品力和品牌力厚积薄发,迈瑞已经跻身于一流品牌的这些产品,监护、麻醉、呼吸、血球、超声在中国市场突然加速,这里面有产品力和品牌力厚积薄发,中国企业经过 30 年在医疗技术的领域,快速增长刚刚开始。第三个就是中国医疗最大的支付方是医保,医保现在控费降本的力道很大,诉求非常强烈,各种方式都在加剧采购的集中度的上升,医疗机构的控费降本的意识在增强,助推了进口替代的趋势。现在我们又进入了这样一轮周期,所以国产企业现在站在非常好的时间点上,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

随后伍旻锋回答了在和银行的合作过程中最关心的是什么?

他认为,金融体系和产业的结合是必然的事情,如果按照人体来看的话,金融就是血脉,银行是金融体系里面核心的主干,怎么样给集体提供充足的养分,把最好的养分提供到最需要的地方。“我们在跟企业家团队和优秀的企业共同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更愿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在这辆车在前进的道路上,能够不断的给他赋能,我们可以拿着一张地图,大家一起讨论下一步应该去哪,在整个旅程的中,银行是加油站,在很多重要的节点,需要银行给我们重要的支撑。第一有合适的网点布局,今天我们整个时代在虚拟化,但是至少是我们去的地方,能够有效的得到银行的支撑跟服务。中银集团是在全球化的布局上面,是走在了比较领先的一个位置。第二点我们期待在加油站的能够购买到合适的服务,除了买到汽油以外还能买到食品,饮料,还有急需的一些用品。所以我们希望到了银行这个加油站的时候有一个一站式的服务。第三个是在和企业共同走出去的过程中,银行基础设施的布局是否有一个超前的安排,中资的银行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强大最坚强的后盾,能够适度超前的在海外有一个更好的布局。”

现在集采正在全国范围得如火如荼地进行,樊琳从以下几个方面分享了恒瑞医药作为创新药行业的龙头企业的应对策略。

第一个方面是顶层设计,新一轮医改一直在强调,新的医改未来要促进各个医疗领域、健康领域的发展,所以说国家在顶层设计的方面就已经在深化医疗改革,不断促进创新领域的发展以及国内的产品。“其中提到的集采其实是国内的原研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在我们有一定的实力的阶段的情况下,通过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的重大的新药创制,让我们国内的创新热情是大大的增长,让中国的资本愿意投到健康领域产业,才会促使我们这个领域现在目前大踏步的增长。国家要做的顶层设计就是调结构,如何能够让现在的创新药有更多的可获得的空间,如何让目前这么多的仿制药能够把空间腾出来,服务于中国人民这就是调结构的事情。我们看到国家每年在做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创新药的谈判,我们创新药每年上百个产品进入到医保目录,让我们更多的中国的患者享受在中国实现更好的报销体系。通过调结构,让更多的创新药能够快速获得国家的医保支付,这是目前非常重要的方向。

集采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让我们更有集团化的优势的企业,质量有保障的这些企业,能够全面供应的企业,为中国的老百姓服务,真正的去除一些只是做低端仿制,在质量上面没有获得更好的一致性评价的企业。所以未来国家是集中化集团化的方式去培养这个领域。恒瑞现在有 8 款的创新药上市,2020 年恒瑞的创新药和仿制药在结构上是 30% 和 70% 的占比。但是到 2021 年上半年,创新药和仿制药已经是占到了各 50%,创新药目前的大力发展,促使恒瑞未来走得更健康,走得更好。调结构也呼吁中国的制药企业一定要做好自身的定位。如果定位是创新药的公司,就要要坚定不移去做创新药,去做强创新,要把增量做大,包括国内增量和国际增量。对于仿制药的企业,要做到覆盖全球的仿制药,更多的这样大的企业才能够走得更长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