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无界,但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进程。这里,动点出海将和大家一起回顾上周(2022.09.12-2022.09.18)我们都见证了哪些海外科技创业事件发生。

标题的这句评论来自印度生物制药公司 Biocon 的 CEO Kiran Mazumdar-Shaw。不过先让我们把这句话和这位老哥放在一边,把焦点转回这次的主角 Byju’s 身上。

尽管烧钱在创业领域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剧本,但发生在 Byju’s 身上的这段显然会让人感觉到相当的不真实。近期,这家印度教育科技独角兽终于公布了其已经延期了 18 个月提交的财报报表。根据报表,在 21 年财年内,Byju’s 的亏损额提升了足足 17 倍。相比之下,它的营收甚至比上年还要低。而作为这两者的背景,如我们所见,在过去的一年中,Byju’s 的估值一路奔向新高,通过 20 亿美元左右的融资一路从 120 亿美元增长到了 210 亿美元,甚至有消息表示,这家公司还有可能将以超 480 亿美元估值在美国 SPAC 上市···

在简单回顾了这些背景信息之后,让我们再次回到标题的这句评论。结合上周的文章,相信这时也就不难理解 Kiran 对 Byju’s 的这句话会有着怎样的含义了,“now you see it now you don’t/看得见却摸不着···估值并不应该让真正有价值的企业被低估了。”

事实上,Byju’s 所要面对的声音并不单一地来自于某一个方向。随着它所经历的剧本大纲被外界不断真实了解,不少业界人士已经对这种估值不降反升的情节提出了质疑。而就算按照 Byju’s 创始人 Byju Raveendran 给到的计算方法,在加上 40% 被延迟到下一财年计算的营收后,这家公司所正经历的事情也很难给到外界一种合理的解释。诚然,在印度,教育科技领域已经展现出了足够长的风口期。然而这段红利时期终将会向另一阶段走去——事实上,随着融资寒冬的到来,我们已经看到了浪潮开始褪去。根据一份来自今年 5 月份的数据,在印度的裁员潮中,教育科技和电商成为了其主要构成部分。并且有媒体曾指出,Byju’s 已从其核心团队和子公司处解雇了 2500 多名全职和合同员工。

此外,也有当地媒体表示,因为缺少智能手机、多个同胞之间共享一部智能手机、在线学习 Apps 上手难等原因,近 60%的印度学生无法正常使用在线教育的方式上课。但 Byju’s 的全球化发展策略——包括对包含印、美、奥等地区的线下&线上学习机构进行了积极收购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这一问题的回答,尽管 Raveendran 承认,在可预见的未来内,其国际市场的主要业务部门 WhiteHat Jr 将继续成为烧钱业务。而根据报告,在 21 年财年内,WhiteHat Jr 带来的亏损占据了 Byju’s 总亏损额的近 27%。

接下来,如果按照之前的剧情走向(来自今年 7 月份的消息),Byju’s 将斥资 22 亿美元收购美国教育科技上市公司 2U,为其在过去一年中所书写的近 12 笔、总额超 26 亿美元的收购计划继续写下续集。但在此之后,不管这段剧情会走向怎样的结束,对那些关注 Byju’s 或者这种现象的人来说,与其说希望看到 Byju’s 还能带来怎样的历史新高的估值或者类似的事件,它为何能呈现出这些估值/价值或许会更加重要。毕竟,对一家(足够大)企业来说,估值应当是它的结果而非存在原因。

好了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本次正题。

新加坡财富科技行业投资规模 4 年增长近 700%,远超亚洲同期水平:据外媒援引 Endowus 与毕马威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21 年间,新加坡财富科技(wealthtech)行业中的投资规模已从 2017 年时的 2300 万美元增长到了超 1.61 亿美元,增幅近 700%。作为对比,整个亚洲行业的同期增幅仅为 100%(11 亿美元至 22 亿美元),全球范围的增幅则为超 200%(26.3 亿美元至 88 亿美元)。

根据报告,新加坡呈现出如此增幅的主要推力在于当地提供线上投资工具和数字化咨询服务企业的不断兴起,而这也是对快速增长的高净值人士(HNWI)和超高净值人士(UHNWI)群体的一种体现。据悉,2016 年至 2021 年期间,两者在当地分别增长了 126% 和 158%。

VinFast 向越南客户交付首批 VF 8 电动汽车:据了解,本次交付规模为 100 辆。VinFast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也正计划从 11 月开始向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出口下一批约 5000 辆规模的该车型汽车,其首批国际客户预计最早将于今年 12 月份时收到其订购的车辆。

据介绍,VF 8 是一款面向全球市场的 5 座型电动 SUV,共分为 VF 8 Eco 和 VF 8 Plus 两个版本。其中,VF 8 Eco 版本配备最大功率为 260 kW 的电动发动机,最大扭矩为 500N·m,每次充满电后可维持 260 英里的续航里程(约合 418 公里)。VF 8 Plus 配备的则是最大功率为 300 kW 的电动发动机,其最大扭矩为 620N·m,单次满电续航为 248 英里(约合 400 公里)。

Yulu 获得 8200 万美元融资:Yulu 成立于 2017 年,其基于电单车(共有 3 款车型)的共享出行服务目前已经覆盖到了班加罗尔、孟买以及德里首都圈。据介绍,Yulu 以为上百万的用户提供了共享出行服务,并已完成超 350 万次的电池更换服务。

目前,就印度的电动出行交通工具领域而言,今年以来已有超 40 家初创公司获得了相应融资,总规模达 6.3 亿美元。而凭借近 1.1 亿美元的融资规模,Yulu 成为了其中融资规模第三大的公司,仅次于Ola Electric(2 亿美元)和 Ather Energy(1.28 亿美元)。

458 亿卢比亏损后,印度教育科技 “MVP”Byju’s 的增长神话还能继续么?:根据 Byju’s 于近日发布的财报,在截至 21 年 3 月份的 21 年财年内,该公司的营收为 228 亿卢比,较其母公司(Think & Learn)此前预期的 440 亿卢比未审计营收呈现出了 48% 的降幅,且低于上年 238 亿卢比的水平。此外,财报也显示,较上一财年 26.2 亿卢比的亏损额相比,Byju’s 在 21 年财年内的亏损规模呈现出了巨幅提升,达到 458.8 亿卢比。

值得一提的是,就 Byju’s 的 21 年财报而言,除了反映出其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之外,本次财报的审计提交也延迟了近 18 个月,而这也一度引起了当地政府机构和政界人士的重视。

针对这一状况,有知情人士在当时表示,这是由于 Byju’s 在该财年期间进行了多笔收购,影响了其账目统计。Byju’s 创始人 Byju Raveendran 则回应称,“尽管存在审计延迟的状况,但关于(公司)欺诈的宣称是错误的···这其中没有所谓的误报···我已经跟许多投资者进行了联系,没有人在意这件事情(延迟审计),他们关心的是 22 年财年和 23 年财报的表现,而不是 21 年的数字···”

DotPe 获得 5500 万美元融资:成立于 2019 年的 DotPe 是一家一站式电商解决方案提供商(其联合创始人中也有一位的身份为 PayU 的联合创始人),主要向当地的线下中小零售商家提供快速建站、支付解决方案、营销管理等服务。据 DotPe 介绍,公司已经同超 750 万家的相关企业展开了合作伙伴关系。

去年 9 月份时,DotPe 曾以未公布数目的金额收购了当地 POS 初创公司 Rishta。在此次收购中,DotPe 透露,自成立以来,公司处理订单的月增长率保持在了 25% 的增速,并已处理了 1500 万份的订单。

值得一提的是,在于去年 3 月份进行的 A 轮融资中,DotPe 得到了谷歌的领投。而作为背景,2020 年 7 月份,谷歌在当时表示,“计划在未来五到七年内在印度投资 100 亿美元”。谷歌称,将通过股权投资、合作伙伴关系以及在运营、基础设施和生态系统方面的投资组合来实现这一目标,而这反映了 “谷歌对印度及其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的信心。”

直播预告|对话 Twitter:在出海发展的道路上,为什么 Twitter 正在成为企业的主流选择?:提到 Twitter,相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都会是它之于生活中的点滴或者社会热点进行分享交流的社交功能。然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公众对话平台,Twitter 在媒体的传播属性层面却也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存在。

本次,动点出海有幸邀请到了 Twitter 大中华区电商和金融科技行业总经理 Erika Wang 做客《出海时刻》的第六期直播对话节目。并从这场对话中一同领略在企业出海的道路上,Twitter 都见证了怎样的 “What’s happening(此刻正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