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的未来在于软硬结合:拜访 Haxlr8r 创始人西里尔·艾博斯韦勒

member_104911452

第一次联系西里尔·艾博斯韦勒(Cyril Ebersweiler)的时候,我们还闹了一个小误会。因为他邮件的落款是大连“中国加速”(China Accelerator)的地址,我差一点以为他在大连。

好在最后我还是摸爬滚打的找到了华强北一栋商业办公楼的 10 层。上了楼以后,跟窗外鳞次栉比的大型电子市场比起来,颇有闹中取静的味道。办公室上下跃层,楼下是三张办公桌,3 个孵化出来的项目团队就围坐在这些桌子上办公。要开会,只能绕到狭小的门厅去对着 Skype 讲话。在墙角的高脚桌上摆放着一些用 3D 打印出来的乳黄色和黑色的小动物。墙角当中一台机器正在工作,一只探针样的物件在一个画成网格的平面上快速移动。

正确地拼写 Haxlr8r 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它的读音(和意思)是“Haccelerator”。“Ha”词头应该包含“Hardware”和“Hack”的意思在里面。好了,此刻我距离硬件极客又近了一步。

今天有三个从 Haxlr8r 第三期孵化器毕业的“校友”项目一起接受了采访。“今天屋子里人比较少,”西里尔跟我说,“昨天晚上我们的一个项目在 Kickstarter 正式发布,所有屋子里的人都忙到凌晨 4:00。所以现在他们在休息。”

自述职业为“幻想朋克”(Visionary Punk)的西里尔似乎从未像现在这么忙过。除了创业导师、投资合伙人等头衔,他一手建立的两个平行的孵化器让他的忙碌程度是几年前的两倍。“我现在一年中呆在大连和深圳的时间是一半一半。”他说,“四年前创造的‘中国加速’现在已经基本可以 100%的自己运行,所以我平时大约拿出 90%的精力在 Haxlr8r,10%的精力在中国加速。那边也有帮我管理的负责人。”

Haxlr8r 的第三期学员有 10 个团队,3 个来自中国。其中一个来自贵阳,还有一个来自青岛。西里尔主要看重这些团队具有良好的执行力,能够在市场目标需要的时候快速做出转化。

中国想弄潮,缺的是设计和品牌

西里尔认为,中国的一些大的硬件企业有可能会影响下一轮硬件发展潮流。尽管中国并不是最初孕育这股硬件风潮的国家,但是在这一轮的硬件真正普及到大众之后,中国可能会产生一些优秀的硬件企业。他认为,华为和小米都是备选。

不过,在 5-6 年前,仍是在深圳,我们就看到过现在流行的各种硬件设备的原型,就比如各种山寨手表手机。现在美国人也是到中国来完成制造过程。所以为什么这一次硬件创业潮依然不能由中国人自己引领?对于这个问题,西里尔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答案。

“我认为时间还是太早。对于中国的硬件厂商来说,一些新技术那时还没有出现,或者造价太高。比如说给设备添加一个蓝牙模块,在 3-4 年前,不仅价格昂贵,实际上你根本就买不到。但现在,这个模块每只只要 2 美元。”

“这带来了两个重要的区别。首先是他们做的东西不够时尚。硬件设备的外观和操作体验比软件更重要。其次是标准和品牌。中国企业在树立品牌形象方面一向具有劣势,当然品牌的建立,对于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企业来说,都是很困难的。”他说,“品牌会帮助第一个做的企业去树立一个行业标准——类似苹果那样,而标准的确立可以推动一些关键元件的价格大幅下降。”

80%看设计,20%看技术

有时候,产品的外观和性能不可兼得。有一些硬件设备会为了好看而牺牲性能和稳定性。比如 Jawbone 运动手环因为做成了柔性材料,很容易造成元件穿戴过程中磨损,有些用户用了三个月就发现坏掉。在西里尔自己的哲学当中,设计和技术以及稳定性占的比例是多少?

“我认为 80%应该放在设计上——工业设计和形象设计。至于你提的核心技术,我觉得应该指的是处理器。”他晃了晃手中的 iPhone。“当然可能有一些注重技术和品质的设备,在外观上不是那么好看。但是想要做的好看,不仅受到设计的约束,也受到实际制作时候客观条件的约束。供应链有可能在各种方面不满足我们之前的预想。这就会使得设计稿的效果大打折扣。”

“我不喜欢和笨拙的人浪费时间”

“我们目前所投的项目还没有看到有失败的——大家都在通往成功的路上。”当我问西里尔,他的投资中如果有走向量产失败的项目可能是什么原因时,他这样回答。

此前他也说过,“我的投资并非一种慈善,因为我投资的人,都是非常努力地进行创造。这些项目中,总会有做成、做大,甚至改变世界。到时你的钱自然会回来。”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他的眼光应该说非常精准。什么样的项目会让他心动呢?

“团队的成员本身是最重要的因素。当然也跟他们与硬件相搭配的软件和商业模式有关。商业模式有很多种。在产品设计、工业设计方面,也应该有独到的见解。”Haxlr8r 的项目审核要看一个送上门来的项目是否具备发展潜力,然后会监督其执行。

“一个好的团队必须具有独到的远见,对于产品的发展要比较有扩展性,准备好应付一切可能的后果。”西里尔说,“当然人也要有趣。过去我就曾经因为有团队的成员无法沟通,而直接拒绝了与他们的后续往来。我不喜欢和笨拙的人浪费时间。”

对于无法一眼判断其价值的东西,中国消费者不大愿意出钱

Haxlr8r 帮助其基于中国的团队实现了走向硅谷的目标。他们通过 Kickstarter 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融资喜讯。不过在中国国内,类似的众筹模式却显得步履维艰。

“其实我觉得中国的项目在本国筹不到很多钱,原因倒不是因为中国人小气,不够大方,而是因为他们喜欢购买实物——也就是能够直接放在货架上的东西。对于软件,或者无法一眼判断其价值的东西,他们就不太愿意出钱。”西里尔说道。

另外渠道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也是一个难题。“在美国,电商网站本身都是一个创业机会。因为除了那些巨头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小的空白,等着一些中小型的电商网站来弥补。这样他们就可以照顾不同层面的需求,可以让各种各样的创业者把他们的产品卖出去。但是在中国,小的电商不多,一些比较细微的市场需求无人顾及。”

就算是在与硬件相关的问题上,中国人也很善于寻找“付费漏洞”。他们或者是寻求一次性完成的购物体验,或者是想办法把付费服务绕过,寻求替代的免费服务。比如,比起需要不断投入的 3D 打印设备,他们更钟情直接获得 3D 模型成品,并尽可能寻找低价方案。再比如,手环会为人们提供诸如血压心跳频率等实时数据。但这些数据一旦被解析出来,就有可能被输入另一个免费的网站获知结果,或者干脆就凭自己经验分析这些数据。而这类手环增值服务的突破点就是解析数据生成健身方案。

这就好像在实体店记下货号去淘宝买衣服一样。西里尔笑着说,“的确,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我们需要更多地研究这个市场的消费者。”

硬件应该成为软件的延伸

西里尔本人也希望增加自己的孵化器中最终留下来的中国本土团队的比例。那么怎么增加呢?“我之前确实接到众多的中国团队申请,但不少都令人失望。”

未来在什么地方可能会更多的出现他所需要的创业者,是在大学里吗?“不一定啊,而且我认为这些人的出处并不重要。关于大学,”他说,“我在北京等地的大学都看过,但是还没有特别吸引我的例子。我希望深圳本地的大学能好一点。”

“至于什么样的硬件创业者最终能脱颖而出,我相信这一定不仅取决于硬件本身,而是在于软件。是软件能够实现某种功能,为了实现这种功能,需要一个硬件的传感器,这样的东西才有前途。之前我们所投的一个中国项目——Hex 是拿着智能手机来控制遥控的无人机。这个项目就很典型。”

“其实你可以看到,现在在硬件领域崭露头角的公司,之前都跟软件脱不了关系,比如微软和 Adobe。所以软件公司在现有的基础上,利用他们自己的服务或者 API,转做硬件,我相信这是很有前途的。”

“深圳是非常好玩的地方。我在这里作为一个制造者来说,可以非常近的买东西,而且价格极其低廉。”西里尔说着,旁边的电脑上面,Haxlr8r 毕业生们正跟他们的中文秘书看一个淘宝付款页面,问她该点击什么。

一个小时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他们开始了新一天的远程会议。看着这些身影,我深深感谢他们把我们所在的这片土地,同全球最新的趋势联系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