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起诉了知乎

Untitled-1

今天下午知乎收到了 来自北京海淀法院的起诉状 ,起诉方是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

事情并不复杂 :有匿名知乎用户发帖说摩拜单车管理层有贪腐行为,胡玮炜认为这是对她以及管理层的人身攻击,并第一时间跟知乎做了举报。根据摩拜声明,知乎方面有“及时受理和处理”该举报。然而胡玮炜希望知乎能够提供消息来源的匿名用户身份信息,这个请求却是知乎难以做到的。

如果单从案情陈述来看,这像是一场(同样获得腾讯投资的两家独角兽之间的)撕逼大战的前奏,但实际上双方的你来我往却彬彬有礼。事实上网友们早就发现了摩拜跟知乎之间的关系其实是比较友好的。

在今年的知乎盐 club 活动当中胡玮炜 有主题演讲环节 ,而 摩拜高层又参加了 知乎最近花大力气宣传的一场系列知乎 live 活动,用来寻找下一个共享经济的风口到底在哪里。相对 ofo,摩拜和知乎之间确实走得更近。也许,如果像 ofo 同期冒出的贪腐传闻那样,爆料者把平台选在脉脉上面的话,执行的过程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

知乎在今天晚间 发表了关于此事的声明 ,同时胡玮炜 也给予了一个积极的回应 。知乎声明表示:“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保护用户的隐私信息是知乎平台的义务。因此在未接到司法机关要求前,知乎无权将用户个人的隐私信息转交他人。如后续司法机关基于案件案情提出明确要求,配合司法机关工作也是知乎的应尽义务。”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摩拜尽管跟知乎关系尚好,事情也没多大,却必须走一趟法律程序的原因。

即将在 2017 年 6 月 1 日施行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 其中有这么几条与本案有关。

第 24 条规定,“网络运营者为用户办理网络接入域名注册服务,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或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即时通讯等服务,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络运营者不得为提供相关服务。”

第 40 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对其收集的用户信息严格保密,并建立健全用户信息保护制度。”

第 28 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为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依法维护国家安全和侦查犯罪的活动提供技术支持和协助。”

组合起来,这也就说明任何网络连接提供商(ICP)和服务提供商(ISP)6 月 1 日开始要实行全网范围内的实名制,也就是实行“前台匿名(可选),后台实名”的制度。《网络安全法》第 61 条规定,如果不严格执行实名制,需要被责令改正,情节严重者罚款,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等。

实名制下,网站拥有双重责任:既要收集、存储用户的个人信息,同时又必须负起保护个人信息的责任。这就是知乎目前所做的方式:先收集用户实名信息,同时又禁止随意公开用户信息。

如果非国家机关的机构或个人想要得知匿名用户的个人资料,唯有向法院起诉,走一遍法律程序,知乎再应法院的要求来公开。所以我们在这一次起诉过程当中看到的,并不是两家腾讯系的公司兵戎相向,而是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之下,双方开开心心的互换了证据,并且等待着法院向知乎提出要求,然后知乎公开该用户证据和资料的那一天。

历史上,知乎曾经是一些大公司的员工跑来申冤的一个避风港,特别是针对某某系和某巨头的负面新闻,不少都出自知乎。但是随着这个案例的顺利进展,可能标志着这样的历史将可能终结。

今后,厂商面对知乎“ 匿名用户啥都干 ”的情况,不必束手无策,只需要向法院起诉,并且法院受理,走一套非常简单的法律程序,即可以让当事用户的身份大白。

对于爆料者来说,知乎现在是一个不再安全的地方。假如一名爆料者选择了国外网站或者是暗网等平台,那么,把这些消息第一个从其他地方转到知乎平台的那个人,可能会第一时间被查验或者问话,被询问到这个信息到底他是从哪里看到的。就算他跟信息发布者素不相识,他也可能会因为看到和帮助传播信息而受到波及。

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不要成为第一个在知乎传播某条可能会被大公司盯上的消息的人,当然你可以做第二个,第三个或者第 100 个。还有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虽然有这么多新实行的法律,但是之前的那些像是转发 500 次什么的,仍然没有失效,依旧还是很好用的哦。


初创公司报道

“脉灯”创始人Marine Mallinsonui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