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很重要,观感很重要,实事求是很重要,就事论事也很重要

HTS Title Arts

创新很重要

至少在中文里,小米 MIX 发明了“全面屏”这个概念,这到现在应该成为一个公认的事实了吧?

小米最先采用“全面屏”的宣传说法,这跟它有没有最先造出这一型的手机,是两码事。

到现在,MIX 一代发布过去了一年,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说自己是全面屏,尽管它们定义各不相同,我觉得 兴许也会有 ID 全面屏这样的说法出来 ,但终归都用了这个词。

就连 iPhone X 也用了这个词

所以,MIX 一代会得设计奖,会被博物馆收藏。至少带领 Android 以至 iOS 设计规范修改,带领手机厂商砍掉 Home 键,进一步提升屏占比,这都是它的功劳。

在我记忆当中,小米从被 OV 打得满地找牙,到风评低谷回升,也就是在 MIX 一代发布前后的事。

它坚持继续做手机之外的边角料,做插线板,台灯,电池,平衡车,还有雷军开放地对待 Are You OK 的恶搞,都是让舆论不批评它的基础和起点;而 MIX 的发布,真正意味着小米和米粉“站起来了”。

要想持续发展下去,唯有真正做点成绩出来一条道路。你可以在某一时刻欺骗所有人,可以始终欺骗某一群人,却不能始终欺骗所有人。

观感很重要

MIX 2 相对一年前的一代产品,似乎多了很多争议。它确实现货了,更好买了,然而它也妥协了太多。

17 号,我特意挤出一天时间,去珠江新城的小米之家看 MIX 2。然后,挺失望的。

是,我知道从参数上来讲,确实比上一代边框绝对值更窄,或者屏占比在所有同代机型里也是最高什么的。但我就是不能忘记发布会后第一次打开小米官网看到的图片,和我真正看到的机器之间的区别。

别人都拍了实拍图,我拍了也是一样,所以没拍。有人说实际去看真机会好很多,然后我就去看了,还是不能释怀。

不是陶瓷版的黑边大,说是视觉误差,那视觉误差难道就不影响消费心理么?MIUI 9 号称就是因为优化了切换屏幕分页的方式,而大大改善了在用户心中卡顿的感觉。你哪怕真实边框宽,但因为撞色或别的技术让边框看起来窄,也可以啊。

相关例子也有,iMac 的屏幕和 MacBook 的机身就是边缘比肚子细很多,厚度没有最小,但视觉效果上简直可以切菜。

当然,视觉优化只限于硬件的工业设计才能让人信服,所谓 ID 无边框那种扯淡,我作为用户是不想接受的。

MIX 2 弄成这样,往好了想可能是故意“露怯”,为下一个大版本发布蓄力。例如逼死强迫症的 iPhone X 齐刘海,无疑是在为去掉刘海的后续版本做准备。

若是这种策略上的妥协,我觉得 OK。但大可以改叫 MIX 1S 或者做不那么显眼的传播,来降低大家的心理预期啊。

实事求是很重要

有人说小米现在操控舆论,知乎已经沦陷变成米乎。

作为一枚知乎重度用户,我不认同。

我基本能看到知乎对小米评论风向改变的过程。知乎用户是一群特别可爱的人,他们对于自己认为是对的,正义的,真理的事情,愿意付出不混知乎的人难以想象的热情,在一个虚拟的社区上跟人不断的理论,不断的争执。(这也是头条挖角短时间内难以奏效的原因。)

所以,要在知乎“带节奏”,说难说不难,都对。只要你能让大多数知乎用户感觉你说的对,就行了。小米若是具有隔空取物的现实扭曲力场,那只要安插几个 KOL,让米粉永远占领舆论阵地,似乎也是探囊取物。

只是,若真的这么容易,那现在对比小米被骂成翔的华为,因为 Note7 落魄了好一阵至今没回过魂的三星,因为怼全面屏遍体鳞伤的魅族,还有也因为蹭全面屏热度被喷的蓝绿大厂——它们为啥不都效仿一下,给自己在知乎挣个好名声?

还有,因为对 MIX2 黑边、笔记本厚度的夸大宣传,还有就业歧视的飞来横锅,现在不也很有些人对小米粉转黑了吗?当初受到多大的赞美,现在就得承担多少诋毁,自来水真的没有那么好喝的。

就事论事也很重要

有媒体最近针对小米的新款发布,做了很负面的连续报道。在我看来,“负面”是一个中性词,是对报道取态的客观描述。但对于媒体公关行业来说,“负面”这个词简直意味深远,包罗万有。

看完这一连串报道,我的感受也比较复杂,最主要的是觉得,作为媒体而言,报道的立场过于鲜明了,这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我自己就希望更持平一点。

这样不行啊,我总是这么告诫自己,我写的东西太温吞水了,没人想看。大家就喜欢怼天怼地怼空气那种的,篇篇 10 万+。

然而,把自己放置在一个预设的立场里面,就很容易失去冷静,写的急了,会出现一些基本的事实或逻辑错误。而如果预设立场是不喜欢某个企业,那么这个企业的某个错误,就会被放大为长期的,严重的,根本性的,不可逆转的过错。

其实推而广之,有些人会因为某明星,某品牌一个举动不符合其三观,一下子就说抵制这抵制那。关键是,一下子就把自己对它的能量用到尽,形容词都用到尽。

这样不知能不能伤敌一千,但自损八百是肯定的。很多事情都说明,抵制某个企业或个人,大都不会有什么实际效果。

就比如小米,它确实在 MIX2 和笔记本图片里虚假宣传了,它也确实有一个不尊重日语专业学生的高管。它以前还弄过十核双茎头的荤段子。但小米电源就是好用,插线板就是小巧精致,扫地机器人就是做得性价比高,MIX 拿出去也就是有人会好奇过来问。

那它做得不好的部分,跟它做得好的是两码事啊,得分开来讨论。

就算你真的恨之深责之切,希望它快点儿改,你站在一个逢 X 必反的立场上,也会削弱你自身批判的分量。

若在小米看来,有人平时对它评价都很好,某天突然批评它了,它会很在意。有人对它自始至终就没有好眼色,它又怎能真把这人的批评放在心上呢?

陈寅恪说,研究历史要“抱有同情之理解,理解之同情的态度”,以己喻人,将心比心。我个人认为,评价非自己同行和本行的事物,也是同样道理,并且会用这样的态度来自我要求。

就像老罗,他一开始也是对很多手机厂商的很多事看不过眼,苹果他都不太服气,——直到他自己去做了手机为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