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现场直击】无人商店的现在和未来?缤果盒子和深兰科技是这么看的

Unmanned convenience store

无人零售看起来是共享之后又一个风口,不完全的统计是,目前已经有 20 多个项目,诸多资本入局。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风口上的感觉是什么,核心竞争力和门槛在哪,如何应对巨头的竞争。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 上海站 现场,深兰科技创始人兼 CEO 陈海波,缤果盒子创始人兼 CEO 陈子林聊了聊他们的看法。

风口、速度和资本

风口之上是什么感觉,从业者可能体会最深。陈海波表示,在零售这个领域,少人、无人化肯定是一个趋势,对这个市场充满信心。陈子林表示,无人零售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这是一个未来的趋势。

陈海波并不觉得零售少人、无人化的火热是资本推动的,“我不认为无人店这么热是资本驱动的,应该说他是零售企业内在的痛点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造成的。我们知道零售的痛点“两高一低”,人工高、房租高,价格低,实体零售基要能够盈利才能够活下来,否则硬性成本、刚性上涨,毛利下降,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陈海波表示,无人零售的火热是内因推动,外因助力,“资本不傻的,资本有很高的洞察力,他们看到了机会很大,再来助力,所以造成了无人商店这个行业这么火,我认为是时候了。”

陈子林也认为,这个赛道是值得投入的,才会有这么多人进来做,“毫无疑问这个事情是因为传统线下的生意变的越来越不性感,越来越难做的,所以大家才会求这个变化,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

资本追捧之下,不仅是创业者多了起来,而且赛道上的速度也一再提升,对各个创业者的融资能力也提出很大的挑战。

陈子林此前提过一年要铺 5000 个网点的计划,不过他在这次对话中强调:“一年的时间目标是 5000 个,这是我说过的话,但不是今年是 5000 个。我澄清一下,我们没有打算年内 5000 个,就算是一年 5000 个也是很艰巨的任务,所以我们把它才设定成我们内部的目标。”陈子林透露,目前缤果盒子布点的计划在顺利推进,已经完成了整个供应链生产方面的规模化准备,“所以到目前为止这个目标还是有可能实现的,当然需要花很多的钱。资金这一块目前来说我们算是比较健康的。”

shenlan

流派、技术和市场

陈海波此前把现有的无人零售技术分为四个流派:物联网流派,RFID 射频标签贴贴贴,前台没有人,后台却增加了人;第二,互联网流派,手机扫扫扫,本来去商店拿着钱可以买,现在不带手机好像什么事儿都不能做,扫码才能进门,自己靠信用扫码结算,;第三,物联网和互联网流派的结合。比如说淘咖啡,把普通实体店三四步购物流程扩大到十几步,是不是消费者喜欢的值得商榷;第四,人工智能流派,代表公司就是深兰科技。

不过,这次大会上陈海波表示,在零售升级事情上,什么样的技术实际上对 C 端来讲并不重要,做无人店首先要想到你的技术能不能给 C 端客户带来好处。:“这个好处包括什么呢?第一、是不是真的让用户能够买到便宜货?第二、是不是让他买东西更方便?在这一点上,不管是 2B 方案的提供商,还是 2C 行业,想的都是一样的。所以从这点来讲我觉得技术不重要,实现手段不重要,目的最重要。”

陈子林对所谓的无人零售流派并不感兴趣,“不同的团队会有不同的方案,在我看来三年之后往回看,最终大家的方法技术都会趋同,比如说现在的共享单车都用电子锁一样,现在还是很早嘛,大家有自己的理解很正常。”他认为,最核心的是把“无人便利”这个场景带持续带给消费者,所以是什么流派现在其实不重要。

无人便利市场上不乏 2B 和 2C 的创业者,而深兰科技和缤果盒子分别代表了这两个方向。对于各自不同的选择,陈子林解释说,2B 肯定没有 2C 那么大的空间,而且每个团队的基因也不一样。”陈海波表示,深兰科技实际上是没有 2C 这个基因的,他们做 2B 希望能为夫妻店、连锁店以及新出现的无人店提供基于 AI 的技术解决方案。“实际上我们不是对手,缤果是我们的客户,所有 2C 端的都是我的客户,我是希望所有 2C 的企业做的越大越好的,这样我系统才卖的多嘛。”陈海波说。

binguo

壁垒、风险和综合实力

陈子林认为,虽然无人便利是个新行业,但技术层面的壁垒已经很高;此外,供应链不是现有的,是需要重新开发的,这样共享单车不一样,生产壁垒这一块也很高;还有场地,这又是一个全新的,链条很长,需要跟很多地方去打交道,所以对 BD 的团队能力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还有整个后端的供应链的运维,不是盒子放在那就可以了,需要有一个良好的运维;当然,融资能力也是一个考验。

“所以我说,这是一个综合能力的壁垒,从上到下的能力要求是多样的。”陈子林。

此外,不少人担心无人便利店的风险控制:无人值守偷盗风险如何解决?陈子林表示,无人便利店风险高实际上是一个误解:“事实上我们的风险控制,我们盗损率比传统的有人店还要低的多。”他认为,恶意偷盗是防不住的,就好比你要发明一块永远击不穿的玻璃一样,没有意义。他们的防损思路就是确的告诉所有人,你在里面任何的恶意偷盗都会立刻被发现,同时很精准的追讨。“

“我们现在用技术去赋能给我们的防损员,我们一个人可以看 40 家店,这就是效率的提升。我们通过技术,比如通过识别,我们发现有一些不合法的动作发生的时候,系统会自动把这段视频截取出来推到后端,后端马上让人工判断他。为什么我们用收银台的方式?我留一个收银台给你,因为 99% 的人都是正常的买东西的,所以我有一个收银台让你再去判断一下这些是不是你买的?这样去弥补我系统的一些出错率,因为无论是识别也好,或者用别的方法也好都不可能 100% 的,所以我们加入了消费者自己的判断,加入他自己的道德约束。道德是比法律上更高一层的约束,所以他看到了如果这个系统错了,我就调一下,调到对我再走,所以我们的思路是这样的。”

陈海波有着类似的看法,技术解决不了道德问题,道德问题只有法律来解决。“我们在测试门店的时候,一开始遇到了大量的极端测试,但是那些人不是正常的客户,有各种手段可以偷走东西,但是第二次来的时候发现他进不了门了,显示他有违规行为,或者有未付账单。”他表示,当一个人在遍布机器视觉的环境下,他是不会乱来的。“现在我们经过测试也是这样的,99% 的人都是正常购买,所以我觉得防盗的安全,在零售升级方向上不值得太多的关注。”

陈子林补充说,之所以敢开无人店,是因为所有的行为都是有记录的,任何的犯罪行为以及偷盗行为都会被记录下来,所以在无人店里偷盗成本确实是比在传统的大商超里面要高得多。

陈海波还表示,以后各家无人店可以数据共享:“客户的恶意行为数据、黑名单我们可以共享的,你做过意见违规的事情,以后所有的无人店都进不了,你想还会有那么多人铤而走险吗?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