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张路(面孔联合创始人)


Kik/Whatsapp 类移动应用,曾是移动互联网浪潮中的一个核心代表,最有望成为一个 Killer App(杀手级应用)。我多个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曾经试图杀入,但这一大战役却迅速变成了局部战场。

国内最早一个涉足的是和信,当时 Kik 尚未流行,和信试图以 IP 短信来干掉短信,但独木难支,最终被联发科收并。Kik 流行前后一段时间,国内继续有团队涉足,基本与国际思维同步。国外 Kik 爆发流行之后,国内 Copycat 忽地增多。至今曾缠绵不绝,大家伙们一个个挤进来。但以私下的眼光看,第一阶段的较量已经嘎然而止。

一个最简单的比喻,如果说微博就是公开的短信,那么 Kik 就是发短信不要钱。按照纯粹移动互联网的观点,这在理论上完全成立,基于 IP 的消息和内容推送,实际上跨越了运营商的围墙花园,可以横跨各个智能终端。Kik 的成功更证明了这一点,它不仅仅使得发消息不要钱,还带来了实时状态反馈等传统短信服务没有提供的功能。但是,这个理想中的 “永远在线” 的时机真的到来了吗?

用户体验说明一切。如果将 Kik/Whatsapp 类应用作为短信的替代品,绝大部分人都最后转回了短信。原因自明,现阶段大部分需要沟通的人物,仍然只有短信和电话才能够得着他。同时短信的可靠性大大高于 Kik,如果别人不回短信你可以责怪,但是无法责怪别人不回你 Kik 消息。作为替代短信的第一回合,国内众多的 Kik 产品完败,而且短时间看不到可解决的希望。这给了创业者第一个教训,企图以智能手机的某个应用,去取代功能手机的某个应用,会受制于木桶原理,因为手机最重要的功能仍然是通讯,一环不通,整盘皆输。

于是只能开辟第二战场。各家以不同的功能来取胜,比如 Talkbox 以语音,米聊更是推出了发送手写和涂鸦体。但既然第一战场的 “消息推送,使命必达” 并未全部实现,这些花里胡哨的功能反而变得更加沉重。即使你把通讯录都导入了进来,大部分也只是说了上句没了下句,真正的用户活跃度得先线下打好招呼:“哥们,咱先商量好,以后咱们联系就用某某了”。热乎了半个月,能够坚持下来还真不容易,因为你还得用短信和大多数人联系,用某某和这哥们一小撮联系,来来回回切换。基于熟人之间的个性化通讯工具,又败在人性的基本层面:懒。

最后只剩下一个战场了:陌生人交友的娱乐战场。进入这个战场就没有悬念了,谁的用户陌生人多,谁就能够获胜。这就是目前的市场状况:腾讯的微信依靠 “查看附近的人” 成为约会或约炮利器一骑绝尘(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此需求暂且不论),至于其它各家,当用户新鲜感一过,发现无法忍受后台驻留那么多 IP 短信而且费电之后,逐一删除之,只留下沙滩上注册用户的僵尸。

那么众多创业者或者大公司投身于此,是不是变得毫无意义或者成为烈士?对于大公司来讲,的确如此,Kik 类产品既不能替代短信成为普适性应用,也很难依靠简单的技术招数赢得强关系的熟人市场;一旦新业务达不到规模效应或者弄虚作假活跃度不够,就变得如同鸡肋徒占资源,大部分的类似产品就会寿终正寝。

而对于创业者而言,直接想依靠单一的 Kik 成为下一个 XX 自然不可行,Killer App 倒是做成了 Killer AD:对于许多普通的用户,自此知道了移动互联网居然有这般好处,这股潜流还会进一步演变。Kik 因为横跨智能手机的开放性,取得了局部胜利;在国内却因为产品、用户的分裂,给我们展示了一个不完整的移动互联网图景。这又给我们留下了几分悬念:移动互联网上到底有没有 Killer App?或者靠一个应用能否包打天下?目前是做服务于大部分人的应用,还是做服务于小部分人的应用?Kik 之战是否还有第二阶段?

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