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张路(面孔联合创始人)

Killer App(杀手应用)或者 Star App(明星应用)是个光芒耀眼的词汇。十五年前互联网大潮涌来,大部分人想到的第一个创业点子仅仅只是做网页,就像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外包做一个 App 首先能赚到钱。

这时候有一些先知先觉者说,我们要做一个暂时没有盈利模式的 Killer App,吸引住用户足够的眼球,这才是未来。于是,爱特信开始学 Yahoo 折腾出一个搜狐;一家叫四通立方的软件公司开始捣鼓门户;百度也不好好卖企业搜索了,要打造自己的入口;腾讯则受到了 ICQ 和传呼机生意的启发,做了一个很长时间叫好不叫座又烧钱的 OICQ。

后来的结果自然都清楚,一直在做网页赚钱的 China.com 不存在了,而坚持做 Killer App 的公司都成了新的互联网的入口。没有盈利模式的,可以先烧风险投资的钱;烧完风险投资的钱,流量也足够多,可以再卖广告赚钱。做一个 Killer App 成为互联网创业和投资的金科玉律。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App 更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词汇,它就是手机桌面上的一个图标。这个图标里面放什么内容或者服务,只取决于创造者的技术和想像力,如果一不小心做成了 Killer App,那就是图标一亮黄金万两。这时候不仅仅是吸引住用户的眼球,简直是占据了用户的裤兜、手指、感官和全部零碎时间。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做什么呢?

这时候会碰到移动互联网 Killer App 的第一个难题,所有的 App 本质上只分为游戏和应用两大类,做游戏自不必说,你可以打造一只愤怒的小鸟,却很难打造第二只小鸟;而做应用,不管做哪类应用,都会遭遇到同一个对手:用户的好奇心和时间。

手机应用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占据的都是桌面上同样一块大小的图标,还因为他们可以调用的都是同样的传感器、同样的通讯录,他们的内容无外乎也是文字、图片、声音和视频;为了增加用户的粘性,于是引入了人和地点,投资商也包装了一个更好卖股票的词汇:“SoLoMo”,也就是人、地点和移动。于是所有手机应用都摇身一变,成为了手机社交应用。

真正的问题来了:你如何以一个应用的躯壳,满足所有人的社交需求?或者平衡大多数用户的社交需求?拿如日中天的微信来说,为了不停满足人的好奇心和欲望,就得加上各种陌生人的好友功能;而为了提高粘性和价值,就得强化熟人之间的通讯功能。这两个方向的诉求毫无疑问是矛盾的。大家在互联网或者 PC 桌面上能够忍受弹开几个 QQ 窗口,一个和客户聊天,一个和陌生网友调情,只是因为桌面足够大,后台可以驻留,十个手指能应付过来。一旦搬到了手机上,你很难想像一个单一的社交应用,能够承载 5000 万用户的不同社交需求?还是仅仅为了和 PC 端的 QQ 好友联系和消息互通?

因此 Path 的理论是,限制好友数量。好友数越多,互动的粘性和欲望也就随之减少。本来,自家闺女的照片你只会发给几个亲朋好友看,而不会发给 50 个互联网好友看。但是这个理论也带来了一个问题,虽然交互频率增多,但是用户网络的规模却难以扩张。于是 Path2 的新版本,又做了一个修正,把 50 个好友的限制扩充到了 150 人,把图片分享变成了更广义的生活状态分享。但这个修正,并没有本质上解决 “更多人看、更少交互” 和 “更少人看,更多交互” 之间的矛盾。

Killer App 之所以成为一门生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创业公司可以先以一个 Killer App 起家,吸引足够的初始用户,然后逐步再把这个 Killer App 变成一个平台。在互联网时代,这个生意模式可以存在的原因,是因为互联网平台已经趋于稳定,流量之间可以相互转化。而在移动互联网的 App 时代,你很难从一个 App 往另外一个 App 里导流量,一切又得从零开始。而用户的好奇心的长短,也就成了应用从手机桌面上被删去的生命周期,你得不停的去满足用户的好奇心,而使得一个 App 越来越臃肿。

于是现在移动互联网创业成了一个怪圈。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大家都在追求 Killer App 或者 Star App,在垂直领域,有一些 Star App 开始出现,因为垂直领域竞争不够充分,用户也没有太多 App 可选;而在通用的领域,是各领风骚三五月,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是有的,但是移动互联网各公司并没有找到好的入口,他们仅仅是为 Apple 或者 Google 两大入口增添一个或者几个图标而已,他们的用户缺乏耐心而多变,把 App 视为快速消费品。

在 PC 上,真正的 Killer App 是操作系统。Star App 有 4 个,浏览器将 PC 变成了能上网的机器;编辑软件将 PC 变成了能打字的机器;图形软件将 PC 变成了能画图的机器;而游戏则将 PC 变成了游戏机。而在手机上,真正的 Killer App 仍然是电话和短信,Star App 正在形成,而且必然会有几个特征:这个图标代表的是一种服务,这个服务足够简单明确适合大部分人的需要,它同时还是跨平台和跨终端的,无论从我的 PC、Android 手机或者 iPad 都能够获得,它不会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比如做过多的推送、或者加不需要的好友),也不会阻碍你做想做的事情(比如你可以在其它应用里使用这种服务),也就是说,需要足够的开放,既有开放的心态,又有开放的技术基础。

【编者注:本系列第 1、2 篇合并删减版,刊登在《创业家》杂志 2012 年 1 月刊封面故事栏目 “交友大爆炸”,P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