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221359asset

对于人们来说,在那些科幻小说和电影当中所呈现的产品和技术,几年之后来到现实生活当中似乎是很常见的事情,就像在海底两万里当中所说的潜水艇,以及少数派报告当中显示的触摸屏幕。对于我们来说,看着这些未来主义的技术和想法,由电影和小说做出来总是非常刺激的事情。

动点科技获得机会和概念艺术家斯科特·罗伯特森一同坐下来谈一谈。这是由创智天地以及欧特克公司联合举办的 “与大师对谈” 系列节目。在台上,斯科特跟我们分享了他作为设计师的事业经历,他的设计原则,以及他的创业体验。

斯科特·罗伯特森是一位美国概念艺术家,他因为在类似于星际迷航这类电影当中的交通运输设计,制作和建造而为人熟知,也参与了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少数派报告等电影的创作。作为一位连续创业者,斯科特跟他的朋友内维尔·佩奇,共同在大学毕业之后开设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他同时也是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娱乐设计领域的首席教师,同时也是设计工作室出版社的创始人,这是一家专门制作艺术和设计教育方面图书的出版公司。

在最开始,请告诉我们你目前做的事情的一些情况。

我现在正准备写完我的下一本书,这是讲述如何进行渲染,包括描边和反射的,这讲述了原则性的问题,涉及三个主题:光、影和反射。这本书马上就完成了,在六月的第一周就会付诸出版。我同样在做覆盖全世界范围之内的工作室,我正要开始一项最高机密的工业设计计划,顺利的话,在一年之内会讲述这个项目到底是什么。

作为一个汽车的设计师,你如何平衡汽车的功能和设计?

汽车设计是非常受到包装的困扰的,所以并没有太多的自由。你必须首先应对汽车的包装,然后如果你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品牌,那么你必须切合这个品牌的历史,因为人们总是有这样的期待。设计师试图寻找一种方式,尊重已经存在的包装,但要想在尊重和创新之间获得平衡点就很困难了。

从汽车到娱乐行业,你可以告诉我们,你怎样进入这个新的小众领域,而且为什么这样做吗?

如果你在做造型产业的话,很多人想要开始一些不管在什么时候都特别新颖的东西。但是这种特性,如果是你在跟一个拥有遗产的汽车品牌合作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展现了。可以理解,毕竟这些公司不想冒险。但是在娱乐行业,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总是喜欢成为娱乐行业当中创新的第一波人,在蓝天之下,任何的选项都是可能的,确实很有意思。我们可以看到在过程的前端的那一部分,因为这几乎都涉及概念的,你可以设计一个完全不属于我们自己的新的世界。如果你喜欢制作真实产品的细节工作,娱乐行业可能不那么令你满意,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的制作什么东西,只是维持在数码和想像的层面。但是如果你喜欢想像世界,这真是完美的,这就是我现在做的事情。

作为一名娱乐产业的概念艺术家需要大量的想象力。在这个世界当中,什么样的事情给你启发?

当我还是一个制作产品的工业设计师的时候,我曾经到电影当中去寻找灵感。但是,一旦你开始制作电影或者视频游戏的时候,你该看什么地方呢?我觉得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你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寻找到灵感,包括建筑物,艺术作品,照片,旅行和油画。我的同事同样也会感染我,我们会互相推进很多。

你最自豪的项目是哪一个?为什么?

我喜欢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制作的自行车,这并不是一个产品。可以真正的上街,然后被回收或者扔掉。它是一个人们真正喜欢的艺术品,而且很正常的,他们会把它展示给其他人看,或者把它放在家里面。这是一个充满功能的物品,而且在隐喻上来说非常吸引人。我仍然保留我设计的第一辆自行车,那是我 26 岁的时候在自己工作室里制作的,仍然拥有非常当代的外观,可能因为没有时间的痕迹。第二喜欢的,我想就是自己写的一些书。

bike1

站在设计的高度上,在(汽车和娱乐)这两个世界当中的主要的相似度和不同点在什么地方?

汽车设计师关乎真正的产品。他们的成果都必须被建造出来,而且真正的客户将会使用它们。在娱乐行业,我们确实也有某些类型的压力,但关键点是,通过这种设计。人们是会获得娱乐的。这种设计可以像玩具那样,可以异想天开,尽管这些是可以动的,而且是通过动画做出来的。我们不用考虑产品的安全问题。类似的是,汽车和娱乐领域的设计,都希望创造一个潜意识当中令人刺激的经验,但是他们是采用不同的方法达到同样目标。

概念艺术家怎样在展现这些科幻电影中未来技术方面,释放他们的创意?你会跟进不断变化的科技趋势吗?

我们是通过大型的插画来这样做的。这可以交流经验,而且分享科技领域的点子,甚至这些技术目前有可能并不存在。概念艺术家展示他们所想的东西,可能会是人们很想要的未来产品或者体验,然后科技会随之进化。有了插画,每个人可以看到图像,并且明白他们想要实现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实现它可能需要一些功夫。我们并不跟随最新的科技趋势。我们比今天的科技要领先很多年。

设计师可以设计某种产品特定的体验,这可能跟现在或者很近的将来所使用的技术都毫不相关。设计展现一个完全真实产品的插画,但是他们对于如何制作这种产品是一点心思也没有的。如果没有这种图片,你不可能把所有的决策者聚到一起,来决定科技发展的方向,以及研发团队应该真正把努力放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有一张图片,向汽车公司的总裁展示,他们会把这些带给自己的研发工程师。如果没有一张图片让他们可以达成一致的话,那么就很难指明方向。

(在演讲环节,斯科特展示了他 13 年前为宝马制作的一些插画。今年,根据这些插画所制作的产品将会发布出来。)

从很早的时期开始,你和内维尔·佩奇就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你们在工业设计,玩具设计,娱乐设计等不同的领域共同并肩工作。你能够谈谈你们的合作和友情吗?你们是如何影响对方的?

我们两个人同样是工业设计师。我们持续了几乎三十年的伟大友谊。我们有互补的技能,他可能更喜欢有机的界面,做了一大批的创意和人物形象,我可能更喜欢汽车和建筑的环境。我们具有一同工作的能力,这一方面因为我们太了解对方了,我们用相同的方法去工作,我们基于相同的设计思想工作。当我们到达一个问题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不管这个问题关于创意,科技,环境或者是一段脚本,我们都用同样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也非常享受彼此开创的公司,这让事情变得更容易。

内维尔有一次提到,不管在哪一个给定的领域,不管是创意和角色设计,或者是产品设计,设计的原则可以通用,那么你的设计原则是什么?

首先是好奇心,或者是你的好奇心是否足够让他成为我们的原则之一;其次就是激情和决心,这通常是两个一起过来的,因为需要大量的工作,甚至就算仅仅是娱乐的话,整个的想法都是需要改进的;最后是行动力,这不仅是关于思考的问题,这也是付诸实施,让事情实现的问题。

你在工业设计领域看到哪些趋势?

我并不跟踪趋势。我在自己的书中所做的事情,是远远的脱离现实的。人们买这些书,而不是我所设计的东西,所以我不用担心自己设计的原则底线或者工业需求。我非常幸运,因为我可以做大量的不切实际的概念设计,可能更多是存在于理论上而不跟踪趋势。我不会试着设计根据现有用户库的产品,所以我并不是很关注现在流行的趋势。

现代设计工具和技术在设计流程当中的角色是什么?

它可以改变我们真实地进行设计的方式,因为它允许我们进行同样的设计,但是在过去我们可能会或付出更多的劳动。假设如果我们要用笔墨来渲染一个二维的透明图形,那么将耗时巨大,而且我们会远离这样的设计,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在三维的程序当中去选,这让一个新的产品的制作可以有更多的可行性,而且有更多你可以通过三维去做的一些分项目。这是因为在绘画和涂色方面,你在过去可能永远完不成的劳力被大大的节省了,这允许我们发明和设计当初根本不可能画下来或者渲染的东西。

作为一位连续创业者,你对于拥有类似设计背景,想要自行创业的人们有什么建议?

他们最应该首先雇用的第一个人是管理账目的会计。因为想让商业成功的办法,的确要依赖让所有的数字都运转起来,但是如果没有对这个业务的正确的支持,那么富有创意的人们自我创业就会很困难。设计师拥有好的想法,激情和能量,但是他们对于商业并没有现实的理解。随着你进入业务的其他领域,这意味着你可能不再变得有创意,因为你花了太多的能量去做你并不擅长的事情。

你对于中国市场的理解和期待是什么?

在观察外部情况的时候,我觉得中国正变得非常令人激动,但是我对于中国的希望是它能够发出自己的设计声音。我必须说,我来到上海的时候稍微有一点压抑,看起来他就像是一个西方的或者是欧洲城市一样。中国正在快速成长,但是对我来说这一点也不中国。我喜欢看到中国设计师开始开发中国的隐喻,而且有一些公众可以接受的,逆反现在大量公众只看牌子来购买东西的潮流。但是我不知道在未来 20 年这是否会发生,因为从教育的角度上来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果你想有竞争力,你必须向前看,来看一看在世界其他地区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译:dio)

Working at the Intersection of Art and Technology: Interview with Concept Artist Scott Robert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