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face_2-720x350

我们的手机已经成为连接到互联网,并且具有触摸屏的智能设备。很多消费者都希望,把笨拙的设备变成智能设备的下一次进化,不是发生在我们的手心,而是发生在我们的房间当中。不管是小型初创公司,还是大型的巨头,都试图把随处可见的温度计,电灯泡以及烟雾探测器,转换成可以连接到应用程序,并且向我们提供数据的工具。尽管这些小部件还并没普及,投资者和创业者都在谷歌花费 32 亿美金投资了 Nest 恒温器之后受到了刺激。

台北公司 Kronosight 准备进入这个新兴市场,现在正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为他们的产品 Sentri 发起筹资

Sentri 是一个盘子大小的工具,使用地理围栏技术来判断房间主人是否进出。为了安全起见,设备装配有高清晰度视频摄像头,以及动作探测器,当动作探测器侦测到不规则的运动的时候,会向主人的手机发送一个通知。此外设备还带有感应器,可以记录空气温度,湿度以及光照条件。就像安保功能一样,用户可以在上述条件发生不规则变化的时候收到通知。

Sentri 自己并不是智能电灯泡或者烟雾探测器之类的东西,不过针对提供这类产品的厂商,发行了公开的 SDK,这样用户可以在其移动应用当中遥控恒温器或者电灯泡等。公司建议的发售价格是每款 350 美元。

Kronosight 的众筹活动发布后仅仅两天之内就达到了原本 20 万美元的筹资目标,当然,除了成功的融资之外,公司还有一段路要走。团队将会在 2015 年 4 月发布第一版的产品。

对于如此新兴的产业,一年之内可能发生的事情实在太难预料。也可能会被谷歌完全锁定。是否每一个家庭都会被锁定在由谷歌和 Nest 所设置的围墙花园当中?此外,因为不敢保证任何一家都会购买至少一款智能家用电器。如果大家购买的其他部件比较少,那么作为家庭智能中枢的东西要想普及就更加困难了。

Sentri 是 Kronosight 公司创始人 Yen Tung 第一次进入创业领域的尝试,不过这位 28 岁的台北本地人,已经有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自从 2009 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他回到台湾继续在宏达电获得一份职业。他是 HTC 旗舰安卓用户界面 Sense 的早期版本的开发者,但是他发现在软件层面和硬件层面之间的强烈不匹配。随着他对于公司的官僚失去耐心,一个辞职创业的想法在他的脑海当中萌生。

宏达电待我不薄。我的工资远在一般的台湾人平均工资之上。但是宏达电是一家庞大的公司。我只是其中的一颗小棋子。我管理着一个五到七人的团队,这就是我每天能看见的所有人。我想会见更多的人和分享自己的主意,但是在大公司这样做很困难。在宏达电一般经理会给我作业,我会在两周之内完成它们,但是就算我完成了这些作业,人们还必须做各种各样的测试。我做了两个星期就完成的作业,要想完成一个完整的测试,要花六个月时间。这真不是我的风格,我喜欢快速移动。

所以 Tung 在 2013 年 11 月离开了宏达电,开始建造自己的创业公司。经过一两个月的头脑风暴之后,他决定潜入新兴的智能家居领域。

在 2007 年我们发现移动电话统治市场,在 2010 年统治市场的是平板电脑。现在重心已经移动到了物联网,我们说物联网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把所有的家用电器设备都连接到互联网当中。我们可以将这些设备简单分成两组:一种是手表和手环一样的可穿戴设备,另外一种就是智能家用电器。我们发现谷歌 32 亿美元收购 Nest 之后,我们开始对智能家电产生兴趣。

Tung 随后招募了分别来自华硕,宏碁和宏达电的三名员工 Hunter Luo, Rical Hsieh, Ray Hsieh,作为联合创始人开始开发产品的原型。整个团队明白他们会面对激烈的竞争,但 Tung 希望他所在的地理位置——也就是台湾,可能会让他跟总部在美国的硬件创业公司相比,减少一些初始的障碍。

我们觉得我们的机会,就是我们知道相关的人。我们和所有台湾的代工厂商,都有很长时间的合作关系。在美国要做原型机比较困难,我曾经会见过智能手表 Pebble 的硬件总监,他们告诉我的是,在 2012 年开始的时候他们开始了众筹活动,他们的众筹目标只有十万美元,最终他们获得了一千万。然而,他们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做这个手表,在美国没有可以制作这种手表的工厂。

众筹活动官方的截止时间是在 7 月 11 日。(译:dio)

This Taiwan startup beasted its Kickstarter campaign to fund its smart hub for the smart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