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支援,汽车后服务平台

DSC_4502

【创始人朱珠说】

现在中国的车主已经突破 1.4 亿,97% 的服务商都非常松散,只有 3% 是有信用的连锁服务店,收费也非常高。我们平台以后的市场是会覆盖保险、洗车、美容方面,加起来都是兆级的市场。

产品

我们的口号是轻松用车, 云彩支援 。我们想成为中国第一的汽车售后服务品牌。我们会有一些工具和资讯方面的增值服务,我们可以让用户在手机上轻松精确地解决罚单的问题。

我们是一个 B2C 的 O2O 平台。以前这个行业的困扰是,对于 B 端来说客户量不够,客户不好管理,客户的返场率比较少。而 C 端的问题就是费用比较贵,会员卡不能全程使用,很难对车行的收费和服务的质量进行模式化、平台化的比较。

我们对 C 端的车主带来的好处是:第一我们平台价格很低。如果使用云彩支援的平台接受售后服务会便宜 20% 以上,而且会员卡在全程都可以使用。而且我们的点也非常密,在推广的城市一公里之内都是可以找到云彩的服务商。我们有健全的服务,从违章,到汽车资讯,汽车保养,在云彩的平台上都可以查到。

我们的大 B 端是保险和 4S 店,采用后台的数据管理模式,无死角帮他们掌握用户动向,让他们有效掌握用户信息。我们也和银行合作,采用了人性化的服务,帮助用户掌握服务的信息。

我们获得的资质包括:商务部备案、国有银行监管、平台支付认证。还直接帮助保险公司做一套管理体系,增加我们的客源;我们也和银行及其他行业有一些合作。

运营

在服务商方面,我们跟成都比较大的服务商合作,比如金典汽车服务商。与我们合作的光是成都的服务商已经有 150 多家。对服务商来说加入我们的品牌没有任何的门槛,而且我们提高了他们的品牌形象,为他们增加了客流。

我们的主要两个地点是成都和珠海,成都是全国私家车保有量第二的城市,而珠海是二线城市。在全国范围内跟我们合作的车行已经超过 500 多家,而且我觉得作为一个才推广不到一个月的互联网企业,我们已经盈利是非常不容易的。

优势

我们的劣势就是 C 端用户比较少,还在寻求快速拓展 C 端的方法。不过 B 端的联系已经很健全,已经深入进入汽车的服务业了。我们也在不停地更新我们微信端的版本,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

未来的云彩希望可能会从 OBD 的数据宽度,到保险,年审、救援等方面扩展。

核心团队

朱珠,北京邮电大学软件工程硕士,四川大学 EMBA,工信部高级软件架构师,从事计算机软件架构工作多年,曾架构搭建国家级开发平台,拥有多年专业的团队管理经验。

赵波,80 年代四川外语学院毕业,精通技术翻译、远洋运输货运代理、劳合社保险查勘检验,创办国内第一代电子门锁制造厂,6 年汽车智能防盗器制造及销售经验。

张庆智,电子科技大学双学士,从事计算机软件架构工作多年,曾担任金蝶 BOS 系统架构师。

 【投资人提问】

开罚单怎么解决的?

我们首先发展的城市是珠海,珠海车管所大厅有我们的座席。这个座席可以用在我们平台上的预充值费代缴罚单。

如果要拓展其它城市,同样需要人去?

对。在这个环节里,我们的违章信息可以精确到 GPS 信息,而不是像北京的违章信息由短信发过来。比如我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违章,我可以看到具体在哪一个红绿灯口。

我觉得你做的事是一个财团要做的事,我觉得难度非常大。

这是一个巨无霸。首先我们做 OBD 不是做 OBD 的研发,我们只做 OBD 的合作伙伴。对于车主来说,他们所有违章信息都在我们的系统当中,我们可以做深入的数据挖掘;同时利用我们的黏性,给 4S 店提供更多的信息。2015 年国家可能会打破对保险行业价格的管控,保险行业以后的竞争会特别强。

你的资源非常多,但为什么不选一个点,而要选那么大的?

回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目前脚踏实地做的事情一定是脚踏实地的。我们目前做的还是在于对服务端和对 C 端的挖掘。我们未来会做 OBD,但不是现在。

救援已经在做了吗?

在成都还没有,在珠海已经做了。

拓展的问题你打算怎么来解决?

对于我们的服务商来说,比如说在珠海,平均一公里之内就会有一到两家我们合作的服务商。我们的救援也会依托于服务商。

对于其它城市布点的方式我们有两种:针对一线城市,我们目前的计划是通过自己的能力去拓展;对于二线城市我们是采用代理的方式做,比如说下周一青海省的人就会到我们公司来考察,成都这个部分我们也在谈。

所以你更多的是用你的资源去做快速的铺,但是并不一定会做得非常深?

其实我们做得还蛮深的,现在有一些服务商的 CRM 都是用的我们的。

我们在珠海试运行了很久。珠海市场有一些特点,与我们合作后,中高端链发现它的客户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多。

比如赚不了多少钱的洗车受到影响,但真正赚钱的打蜡和抛光反而增加。像一辆特斯拉,它可以到全球很多地方去洗车,但是它的特殊服务只能在特定的地方进行,因此它的利益是不会受到侵害。我们是把高附加值的模式进行一个打包。

备注:此项目为 ChinaBang 2015 中国行成都站 展示项目。

 


初创公司报道

经过多次流转,我们很容易无法知道一些艺术品来自于谁,经历了什么?而艺术家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卖出去后到底在哪里,这就是当代艺术品的“工作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