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_169881647

「LAST DAY」是晓锋的一个新栏目。它以月度总结的形式呈现,重点介绍那些采访中的人或事。

窗外迎来了北京开春后的首场降雨。跑到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一包便当,做了壶热咖啡,打开笔记本,「LAST DAY」里的故事好像就伴着这淅沥的雨声自然而然地跃然纸上了。

LAST MAN

在这个月月初,动点科技编辑部策划并完成了一个名为 “90 后创业者” 的专题。我一共拜访了 4 位,发表了 《敢玩张婷:喜欢一切动的东西》《Keep 王宁:带着理想做健身应用》两篇文章。

相比于其他年龄段的创业者,90 后们好像要更 “忙” 一些:没有时间吃午饭,甚至坐下来都有些定力不足,聊天过程中时不时的被接电话、发微信打断。

追梦网的杜梦杰正是这样。

其实,杜梦杰的个人经历还是挺有趣的,大学期间曾周游 5 国,并在印度做起了艾滋病项目的义工。在阿富汗,他找到了一份 Helya 物流公司的实习工作,“那儿的物流业务很赚钱,包吃住一个月下来还能拿 400 美金,” 当地突然的一次 “空袭” 让他打了退堂鼓,“爆炸发生 5 天后,我就回国了。” 回国后他反思,不能当一个无名小卒,“你离开和没有离开是一样的,这是一件很悲催的事。”

此次出行前,从众筹平台筹得的 6 万块,也让杜梦杰产生了 “何不自己做一个平台” 的想法。最初追梦网只是他建立的一个简单网站,一次媒体举办的沙龙让这个小网站有了更大的机会。追梦网获得投资了。

我曾多次采写过点名时间。给我的感觉是,追梦网与前者的历程几乎是中国众筹业发展的缩影。二者都经历了频繁的转型。追梦网在 2011 年,从学生市场转向大众;在 2012 年,从较为单一的智能硬件、出版品类到覆盖农产品、影视众筹等在内的多品类扩张;甚至在 2013 年还曾动了推出股权产品众筹项目的想法。到了现在,其又开始做减法,砍掉音乐类、影视类以及硬件类项目。

追梦网现定义为 “做一个帮助年轻人发现生活方式的入口和平台”,想要 “帮助用户发现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体验”。这个平台上,将出现越来越多的 “约会场景”,比如组织看一场电影、观一出话剧。追梦网正在向兴趣社交属性靠近,而其也越来越像下一个微聚、爱活动,甚至陌陌。“我们其实是兴趣社交众筹应用,” 杜梦杰说。

紧贴众筹标签,可以说是追梦网的优势,也可以说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避开大佬们在众筹领域的步步紧逼,切入社交领域又不想让用户产生 “似曾相识” 的形象,提倡支付活动又面临教育用户的成本难题。

之前的众筹场景都适合做金融产品吗?或许,只有时间才可以给出答案。

LAST THING

在微信上,问卷网的 Chris 与我建立联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于 2 月份刚获得了 550 万美金融资。这笔融资除了部分用于推动用户增长外,大部分将用于产品升级和创新。

最近这段时间,Chris 想要我再报道一次,因为问卷网的专业版上线了。与此前的版本不同,专业版采取收费的策略,对于一家初创公司来说,找到盈利途径自然是一件好事。

wenjuanwang

但我以产品缺乏爆点、不久前刚刚报道过为理由拒绝了她。她发了一个状态,“作为一个小 PR,我容易么,你们怎么忍心拒绝我。心好累,我要去哭一会,人生太不美好了。” 我告诉她,可能现在这个点不好,我们未来可以找到更好的点来采写,比如人物特写或者其他的专题。

无意中的冒犯让一个女生心力憔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当一次专访结束后,发现成稿并未做到吸引读者、释放更多信息时,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LAST SONG

最后,趁着雨声还在,推荐你听一首歌曲吧,Winterpills《Broken 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