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151102200757

商业社会,任何一个业界的领域都有很多是走在前面的公司,但商业法则中的唯一保持常胜法决就是求变。面对互联网的滚滚大潮,很多的跨国大公司都在试图开拓传统商业思路,拥抱开放式的创新。比如说联合利华,最近就在做一个新的事情——他们把问题放在网站上,希望运用群众的智慧找到 “互联网方式” 的解答,然后通过公司运用创新资本来支持这些项目变现,这是一个跳脱传统科技创新的方法。

包括麦肯锡,包括 Twitter,微软也出了自己加速器,3 年当中无论转型还是成长的速度令人瞩目。所以我们本次 TC 峰会也找了几个传统的企业来谈居安思危中如何谋求创新转型的变数,以及未来之路将何去何从。

[iframe height=498 width=510 src=”http://player.youku.com/embed/XMTQwMTg2OTQ3Ng==”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为什么说大企业的开放式创新在中国有一席之地 ?

来自微软创投加速器 的 CEO 高欣欣认为——现在在中国做创新可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借助初创企业来做开放式创新再好不过了。比如说智能手机,中国智能手机的渗透率已经达到了一个技术爆发点,有很多初创企业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大数据、物联网、机械学习、AR、VR 这些结合起来,都创造出了很多的机会。看初创公司的人才储备,今年就有 200 万个公司刚刚注册成立,有 10 万家企业是在 TMT 领域的。

她还谈道:既然有这么多好的创新,这么多好的企业,对我们这样的大公司来说,我们既然进入了中国的市场,我们就要贴近中国的市场,来满足中国市场的具体的需求。所以我们追求的是开放创新之路,我们寻找的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和创新的机会,共同的合作为客户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

麦肯锡数字亚洲 高级合伙人 Alan Lau 认为——开放创新对中国非常的重要,因为要实现开放创新需要很多的合作方,中国有许多潜在的合作者,有 5 亿人上网,小米也是很好的例子,他们通过社交网络改进产品、更新产品。还有在中国最热门的 O2O,为什么 O2O 在中国增长的这么快,很多是 BAT 这种巨头的公司投资的,立刻就可以投入到 5 亿网民人群当中。所以市场的规模非常的重要,因为有这么多的客户和合作方。

来自联合利华中国 数字与电商业务发展总监 李新源表达了他的观点:政府的力量非常的大,中国的政府是大政府,各级政府都在推动创新、推动创业,所以他们对创新的承诺和支持是非常强的。联合利华现在和 EFG 在合作,EFG 是上海市政府出资建立的孵化器。比如说政府的公关资源或者在宣传方面都会给我们很多的支持。

另外一点和政府合作的好处是:在得到他们的支持之后,联合利华创想+的的计划,在获取融资方或者银行贷款方面都会方便很多。联合利华跟政府合作的另外一个优点是当看到一个非常好的公司,以后要进行开发的时候政府也会支持所选的公司,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公司可以成为未来的初创企业的模板和范例。

Twitter 大中华区商务总监 Alan Lan 认为——我在日本、台湾、新加坡都有工作过,我也看到过不同国家初创企业发展的模式。我注意到中国欣欣向荣的创业创新还是非常鼓舞人的,对于这些想要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比如说世界 500 强的公司他们都是本土的企业走出中国市场的时候你要有国际的战略,你的产品是不是有国际的认可度和接受度,Twiiter 在这方面就可以帮助大家。80% 的世界 500 强公司的 CEO 都在 Twiiter 上面,所以你有我们的 Twiiter,也可以跟世界 500 强的领袖们进行交流。

看未来 10—15 年中国的创新局势

微软加速器的高欣欣:我觉得会有很多十亿、百亿的大企业,也会有很多世界级的创新是来源于中国的。这是我非常肯定的一点,中国的初创企业不仅仅会聚焦于中国市场,而且还会 着眼于全球,走出去。

Alan Lau(麦肯锡):我非常同意这一点,因为这儿的用户群是最大的,对于创新来说是好消息,这儿的创新企业不仅仅着眼于中国市场,而是着眼于全球的。过去几年美国很多大的 VC 来到中国看一看这儿发生了什么,你会发现想法、技术、创新的流动越来越没有障碍,没有界限。

李新源:从联合利华的角度来看,未来 10 年—15 年开放式的创新,我们希望 50% 的联合利华的创新是能够来自于一些创新的企业的。其实我们是把来自于中国的创新理念出口到联合利华的各个角落,这是中国创新走向全球的一个最好的想法。